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一骗成婚:小甜妻,放肆宠

第一章 中看不中用

盛夏。绿树成荫的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顾温晚把单车往车棚一扔,拎着保温盒“咚咚咚”的上楼,直奔泌尿科而去。

上了三楼,就看见整个男科被清了场,空无一人,叶萌萌办公室外面站着两个黑衣墨镜保镖。

叶萌萌是江城有名的男科圣手,来找他解决难言之隐的“贵人”数不胜数,所以这种场面顾温晚见怪不怪。

她跑去护士站,直接坐在办公桌上对着空调口吹风,好容易才从酷热中晃过劲来,立刻八卦的问:“这次是谁?是生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

护士长鄙视的看她一眼,“你一小姑娘天天就知道打听这个,要不要脸?”

“这有什么,不就是男人的那什么吗,我见的多了……”

陆司爵从叶医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坐在办公桌上的顾温晚正讲的眉飞色舞,“有的人啊,大是大,但就是个摆设,中看不中用,比如说……”

她回头指叶萌萌办公室,本想说上次那个病例,却忽地对上了一双眼。

那双眼深不见底,像是冰凉澄澈的湖水,直将她深深的吸了进去,周身不能动弹。

妈呀!是陆司爵!传说中资产可以买下半个米国的陆氏财团唯一继承人,神祇一般的存在,本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陆司爵!

怪不得气场这么强!

第一次见到传说本人,还是比照片帅了一百倍的传说本人,顾温晚完全懵逼,进入当机状态。

……

顾温晚的手一直愣愣的指着陆司爵,陆司爵便朝着她的方向走过去。

“中看不中用”这话,甚是耳熟。

越走近一步,眼里的惊喜就越多一分。

是她,真的是她。

他海角天边找了她那么久,没想到竟然就在眼皮子底下。

……

叶萌萌吓了一跳,以为顾温晚冒犯了陆司爵惹得他不高兴了,连忙闪身到他两中间,隔开两人视线,然后对陆司爵说:“陆先生,我送送您。”

陆司爵顿住了脚步,越过叶萌萌的头顶,看了顾温晚一眼。

顾温晚已经意识到自己闯了祸,溜下了桌,速度很快的朝着病房那边跑去,两根蓬松的马尾在空中伶俐的飘荡,几秒便失去了踪迹。

他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她在躲他?这是他找她这么久杳无音信的原因?

“陆先生?”

陆司爵低头,看见叶萌萌一头冷汗的在等他,便随着他往电梯那边走去。

到了车上,他交代助理,“去查查刚刚那女孩。”

……

不过一分钟,叶萌萌就回来了,顾温晚隔了好几分钟才探头探脑的出现在了他办公室门前。

他瞪了顾温晚一眼,“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来我们科吗!”每次来都要给他惹事!

顾温晚见危机解除,便大喇喇走进去,“还不是你家洛洛,看你连续值了三天夜班,心疼你,煮了排骨汤让我给你送过来。”

听到宁洛洛的名字,叶萌萌的脸色顿时温柔下来,接过保温盒,笑意拢都拢不住。

顾温晚于是又贱兮兮的八卦起来,“那个……陆司爵到底是什么方面的问题?他看起来真不像啊……啧啧,现在外强中干的男人真是越来越多了!怪不得他一直没什么绯闻……”

叶萌萌卷起一本病历敲她,“陆先生过来找我问点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没毛病,好的很,一晚七次没问题!”

“噗……”顾温晚护着脑袋,忍不住大笑,“一次一分钟吗?”当她傻呢,没事谁往男科跑啊。

叶萌萌拿起键盘,气势汹汹,“你再胡说八道试试。”

顾温晚见他真怒了,知道医院和病人之间有保密协议,背后议论病人隐私确实有违医德,便连连后退。

“行行行,陆司爵一晚七次,我记住了。我要去上班了,再见。”

她身手敏捷的转身拉开门,往儿科冲去。

顾温晚是江城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大四的学生,今年开始在第一人民医院实习,这个月刚轮科到儿科。

在儿科跟熊孩子们打了一下午交道之后,顾温晚筋疲力尽,正要回家,手机响了。

“顾温晚!有个导演看中我了,约我今晚见面,我需要经纪人。”

电话那头是顾温晚的死党兼房东宁洛洛,娱乐圈一百八十线小艺人。

宁洛洛入行资历浅,又性格耿直,不接受潜规则,所以22岁高龄还没有签公司,当经纪人充场面这事儿顾温晚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简明扼要的回答:“明白,我马上到。”

顾温晚回家换了衣服,打车去了若无。

若无是江城最有名的pub,一共三层,一楼是舞池和吧台,二楼三楼是两圈环状的包间,传说幕后老板是影后冉盈若,所以来来往往娱乐圈的人很多,闻风而动的小迷妹们更多。

宁洛洛还没有到,顾温晚便打算去卫生间补个妆,顺便等等她。

顾温晚刚刚拧开口红,就看见镜子里后面正对的隔间门被拉开了一条窄窄的缝,有个黑亮亮的小眼睛在左右张望,鬼鬼祟祟的样子。

大概是为了追星离家出走的小孩子吧,现在的粉丝真是越来越低龄化了。

她装作没有看见,补好妆就往外走去。

隔间里的人见外面没有人了,才推开门走了出来。

顾温晚背靠着卫生间的门,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一个一米左右的小屁孩被她吓得眼珠瞪圆惊魂失措。

不过,这小屁孩很快就看出顾温晚和追他的人不是一伙儿的,迅速冷静下来,想离开卫生间。

顾温晚挡在他的面前,义正言辞,“你是小男生,为什么要来女洗手间?你躲在洗手间干嘛?你爸爸妈妈呢?”

这么晚了,一个小屁孩在鱼龙混杂的pub晃荡hin不安全,顾温晚正义感发作,决定要拯救这只迷途的小羔羊。

小孩一开始表情还算淡定,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脸色骤然变了,举起手来指着她,“你……”正要说你少管我,却感觉到一阵刺痛。

顾温晚看到他的食指有一道很深的口子,正在往下滴着血,职业病作祟,忙快步走了过去,从包包里翻出小小的急救包,抓着他的手迅速处理起来。

“你开门怎么不小心一点呢,很疼吧,幸好你碰到了我……”卫生间隔间的门锁边角对于小孩的细皮嫩肉来说有点太锋利了。

上一章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