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一骗成婚:小甜妻,放肆宠

第二章 孩子

顾温晚的动作干净利落又温柔,小屁孩被她抓着手,呆呆的任她摆布。

她关心的神态让他心里暖暖的,太奶奶说他的妈妈是个医生,这个姐姐拿出来的急救包这么专业,会不会是医生呢?

等到顾温晚给他手上贴上了创可贴之后,他才装作委屈巴巴的样子说:“我迷路了。’

顾温晚不觉有诈,“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帮你报警。’

“星辰,我叫陆星辰,你可以叫我小星星。’陆星辰小朋友眼珠一转,“不用报警了,我家就在附近,你送我回家就行。’

“可是我还有事呢。’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呀。’陆星辰小朋友紧紧抓住顾温晚的手,“姐姐你这么漂亮,你肯定不会不管我的,对不对?’

顾温晚被夸得心花怒放,正义感爆棚,“行行行,姐姐待会送你回家,那你要听姐姐的话,乖乖的,知不知道?’

“嗯!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包扎的技术怎么这么好啊。’

“我叫晚晚,晚上好的晚。我是个医生。’

“晚晚……’小星星认真的读了一遍,甜甜笑了,“我喜欢这个名字。’

果然是个医生,会不会正好是他妈妈呢?他爸爸是个大坏蛋,每天就知道凶他,他真的好想找到妈妈啊……

……

m国第一高楼,118层的陆氏大楼顶层,宽阔无边的总裁办公室。

陆司爵正站在落地窗边,点着一支烟,对着脚下满城灯火发呆。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烟了,因为她不喜欢,以至于现在点燃了,都不知道怎么抽了。

他回过身,狠狠的将烟头熄灭在烟灰缸里。

烟灰缸旁边有几张薄薄的纸,那便是他找了一年的女人这五年来的所有经历。

他觉得高兴,又觉得失落。

他果然找到了她,却好像已经与他无关了。

分开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所以跟她说了很重的话,做了很绝情的事,他以为这是她躲着他的原因。

却没想到,四年前她得了很严重的脑膜炎,失去了此前一年的记忆。所以,她已经不记得他了。

不记得也好,重新来过,他只会让她笑,不会再让她掉一滴眼泪。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和她分开。

沉思之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助理在那边忐忑不安的说:“陆先生,小少爷又失踪了。’

“在哪失踪的?’

“繁华大道,今天放学路过冰激凌店的时候,他突然让司机去买冰激凌,司机买回来之后,他人就不见了。’助理急促的补了一句,“我已经派人在找了。’

“我马上过来。’

陆司爵叹了口气,拿了车钥匙下楼。

尽管这小崽子从他回来开始就没给过他好脸色,还隔三差五的离家出走,但毕竟是他的骨肉,真出事了奶奶也不会放过他。

……

顾温晚牵着小星星走出卫生间,宁洛洛正好也到了,告诉她包间号是212,顾温晚便往那边走过去。

刚上二楼楼梯,最外面包间的门忽然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她永远都不想见到的人——她的表姐,顾安宁。

顾安宁显然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见她,先是愣了愣,看到她手里牵着个孩子,嘴角立刻浮现出了一道讥讽,“顾温晚,你这是要带你的私生子来认亲戚吗?’

顾温晚冷冷的说:“这里有我亲戚吗?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

包厢里有个熟悉的男声传了出来,“安宁,碰见熟人了?’

顾安宁面上一喜,不由分说就把这一大一小推进了包厢,“是啊,我碰见温晚了,你说巧不巧?’还顺带关上了门,一副瓮中捉鳖的姿态。

说话的果然是沈嘉诚。

也对,沈嘉诚从当年那个法律系穷学生到现在江城赫赫有名的金牌大状,全靠顾安宁撒金铺路,他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她。

顾温晚勾唇冷笑。

一年前顾家意外失火,一夜化为灰烬,她在医院醒过来,得知父母惨死弟弟伤重,连伤心都来不及,就被告知家里的所有一切被大伯用一张欠条占了去,她求大伯,说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求他给弟弟付手术费,当时他怎么说的来着?

哦,他说“灿朝已经成那个样子了,救回来也是一个废人,倒不如让他痛痛快快的去了’。

她没有办法,只好去找沈嘉诚商量,怎么从大伯手上拿回公司,才发现他和顾安宁早就勾搭在一起了,顾安宁为了诋毁她,说她上高三就跟男人鬼混大着肚子从留学的s国回来待产。

真是笑话,她那年回来是因为得了病毒性脑膜炎,反反复复在医院治疗了半年多,哪有时间生孩子。

可沈嘉诚就是信顾安宁,甚至帮大伯出谋划策占了她爸的公司……到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她瞎了眼爱错了人,三年的感情喂了狗。

这些陈年往事她很少去记起,她只想好好上学,好好照顾弟弟,好好过好自己的日子。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又阴魂不散的出现了。

“嘉诚,你看我没骗你吧,温晚真的在十八岁生过一个孩子,你瞅瞅这孩子,是不是正好四岁的样子,跟温晚是不是长得很像?’

昏暗的光影里,沈嘉诚慢慢起身,逼近顾温晚。

“温晚,安宁说的是真的吗?这真的是你儿子吗?’

顾温晚懒得跟他废话,“是不是我儿子管你们p事,麻烦让开,我还有事。’

她没有看到,在顾安宁说她两长得像的时候,身旁的小星星眼睛突然亮了。

不说没注意,他和晚晚长的真的挺像的,甚至眼角都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小星星按压住自己砰砰跳的小心脏,兴奋不已。

……

沈嘉诚眼中的失落让顾安宁觉得很刺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沈嘉诚人是她的,可她知道,他的心从来不曾完完整整属于她。

怨恨之心一起,言语便越发恶毒,“这么着急干什么?又要去卖吗?当年五十万就把自己卖了,这次又能卖多少钱?’

顾温晚怒不可遏的转身,扬手一个巴掌劈过去,站在她两中间的沈嘉诚明明有机会接下她这一掌,可是他没有动。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