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狼性总裁:不做你的女人

第1015章 大结局(下)

三天后。

一大清早,古妍儿一醒来就开始整理着出行要带的行李。

自己的。

柯贺哲的。

还有六个孩子的。

八个人的东西,整理起来真的好累呢。

可是柯贺哲说他忙,她就只好一个人整理了。

大包小包,整理好了一个人的就放在一边。

于是,费时两个小时,她弄好了八个行李箱放在门口。

章启天已经到了,看到她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太太,可以出发了吗?”

古妍儿点点头,“好了。”然后起身,望着孩子们,“走,出发了。”

三个大的在前面飞奔,三个小的由保姆抱着分别上了三辆车。

没办法,孩子多呀。

等到三个小的长大了,再出门就不用这样的麻烦了,只需要带一个保姆就够了。

他们要去B国,去接伍少辰,这也是柯贺哲这次出国回来后带给她的好消息。

他找到伍少辰了。

不过,那小子有个要求,除非是他们全家去接他,否则,他就不回。

于是,被逼无奈一心想要卸了Y国青帮帮主之位的古妍儿只好勉强同意了。

再也不想当什么帮主了呀,听着挺威风的,可其实,每天都要累死N多个脑细胞,再那样继续下去,她不要活了。

然后等回来,她就与柯贺哲大婚了吧。

那家伙认认真真的弄了满屋子的勿忘我向她求婚,没想到她答应后他就没了下文,再也不提婚礼的事情了。

仿佛,他从来也没向她求婚过。

可她很想趁着现在还年轻身材还不错,也没有大肚子了好好的穿一次婚纱,再来一次象样的婚礼。

那是女人的梦。

她做过了一次梦,可那次大着肚子就觉得不过瘾,就想再做一次。

私人飞机,一家八口加上保姆,挤得满满的。

飞机起飞了,机舱里也热闹了起来。

古妍儿看着孩子们,就觉得这个家要是想清静下来,就只有睡觉的时候了,不过,她却极喜欢这样的热闹。

飞机在十几个小时后降落在了B国。

当抱起晓予走到舱门前,一眼看到飞机外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古妍儿是飞奔下去的。

“哥。”连着晓予一起扑进伍少辰的怀里,想了他几年了,终于再见,就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伍少辰轻拍了拍她的背,这才扶着她缓缓直起身形,看着她怀里的小人,“是晓予吗?”

“是滴,舅舅好。”晓予眨吧眨吧大眼睛,心情愉悦的也在审视着这个传说中的舅舅,果然很帅气呢,好看,不过比她爹地还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这话,她绝对不告诉伍少辰这个舅舅。

“来,这是舅妈,叫舅妈。”伍少辰微一侧身,一个漂亮的金发碧眼的混血就到了眼前,古妍儿有些激动的握住了她的手,“雪嘉妮是不是?”

“嗯嗯,我是。”女人搂住了古妍儿,左贴了一下脸,右贴了一下脸。

古妍儿知道,这是她的嫂子。

一不留神,再见伍少辰,就连嫂子都有了。

调皮的把视线向下再向下,结果,她很快就失望了,雪嘉妮的小腹平平坦坦,根本连孩子的影子都没有。

“我……我们还没结婚呢,就等在这里结了婚,我们就跟你们一起去Z国再去Y国,去很多很多的地方。”

古妍儿点头,这才了然为什么一定要她来这里了。

原来是来参加伍少辰和雪嘉妮的大婚。

一行人上了房车。

两辆房车,才能载满他们这一大家子的人。

道路两旁的秋色怡人,美的让人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古妍儿也不知道去哪里,反正,有柯贺哲在,她万事不用操心,只要时时的瞄着几个孩子是不是安全就好了。

车行大约一个多小时,视野里出现了一片原野,原里中一座城堡兀立在金色的秋意中,美轮美奂。

那样的美,让古妍儿兴奋了,“贺哲,我们住这里,是不是?”

“嗯。”

“这是嫂子的家吧?真不错。”古妍儿由衷赞叹,还没进去,只是这样远远的看着就喜欢上了。

于是,不等车子停稳,她一点做母亲的样子都没有的带着几个孩子就冲下去了。

神秘的城堡,美丽的秋色,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美的让她连来接人这事都给忘记了。

反正雪嘉妮这是板上钉钉是要嫁给伍少辰的了,她也懒着操心。

冲进了城堡,顿时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住了,“哥,你和嫂子今天结婚?”

“来来来,你这个妹妹先化妆吧。”被人拉进了化妆间,刷刷点点,漂亮的妆容就有了,她呆呆的任凭化妆师化妆,想着要是伍鸿达还活着,一定会来参加伍少辰的婚礼的。

淌过时光,对伍鸿达所有的怨,如今,已经算是彻底的散去了。

白色的礼服在身,她左看右看怎么就觉得除了缺少头顶的白色婚纱,自己分明就是新娘子的装扮嘛,正好奇的要问化妆师,化妆室的门开了。

伍少辰一袭暗红色的燕尾服笔挺的站在那里,“妍儿,恭喜你。”

古妍儿愣怔的将手交在伍少辰递过来的手中,不等她反应过来,化妆师已经在她的头顶罩上了婚纱,被拉出去的时候,当一眼看到迎面站在那里此时正静静等待她的柯贺哲的时候,她才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这根本不是伍少辰和雪嘉妮的婚礼,分明就是柯贺哲与她的。

“哥,怎么不是你?”

“傻,我的婚礼要回Z国在青帮那些老家伙们的见证下举行,现在,乖,哥哥代替父亲把你交到他的手中,以后,好好的与柯贺哲过日子。”

古妍儿鼻子一酸,才知道她被柯贺哲算计了。

却被算计的半点脾气都没有,她喜欢这城堡里的婚礼。

还有,此时突然间出现在眼中的亲人们。

原以为只有自己的一大家子的人来了。

却没有想到,连老爷子都来了,更别说是柯贺臣和柯贺熙,还有大肚子的伍嫣然和薄酒了。

她再一次的婚礼,只有她与柯贺哲两个人的婚礼,却收到了所有的亲人们的祝福。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离婚了,她会陪着柯贺哲一起,一辈子。

满目的玫瑰,花语无限,人生最美。

*

一年多后。

柯家老宅。

满客厅里都是小小的身影,跑来跑去,就没有一个老实的。

梓墨梓涵梓琪早都会跑了,跟着晓予和景旭跑个不停。

“哇”的一声,那边伍嫣然的孩子被吵醒了,大哭了一嗓,示意所有的现场观众赶紧看向她,她才是今天的小主角,今天她过生日。

不过,过生日的可不止她一个,还有薄酒的女儿,两个小家伙的出生也没差几天,于是就相约每一年一起过生日,这样子才热闹。

两个小女娃,还不会走路,不过扶着墙壁扶着人手可以走,只要再给她们些日子,就一定能走了。

古妍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越看越好看,她走过去,掏出两个红包递过去,没想到,两个小宝宝一下子就都抢了过去,根本不用她们妈咪操心。

“小财迷。”古妍儿眼看着自己手里的红包没了,心疼的看着两个小家伙。

“送就快点送,婆婆妈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送两个生日礼物就倾家荡产了呢。”伍嫣然低低笑,从女儿手上抢过来就打开了红包。

然后,认真看再认真看。

那表情,搞得整个大厅的人都朝着伍嫣然看了过去,就连几个调皮的孩子也好奇的停了下来。

终于,老爷子忍不住了,“什么礼物呀?”

“钥匙,我怎么看都是钥匙,姐,你这什么意思嘛?”

那边,薄酒也打开了红包,掏出了一把钥匙左看右看,“嗯,我的也是一把钥匙。”

“礼物在保险箱里锁着呢,十八岁后开启,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呸呸呸,你这不是吊人的胃口吗?吊也就吊了,居然还要吊十八年,你也太缺德了吧?”伍嫣然一拳砸向古妍儿,控诉。

古妍儿理也不理她,抢过她怀里的小人,亲了一亲,“你是你妈咪的小宝贝,等你十八岁了,再拆姨姨送你的周岁生日礼物哟,你同意吗?”

小家伙用力的点点头,那一瞬间,伍嫣然崩溃的倒在了沙发上,再也不起来了,她不要被吊胃口呀。

于是,几个小的冲过去扮起了医生护士又是捏鼻子又是掐人中的抢救上了……

老宅里,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

那一晚,古妍儿睡在老宅里属于柯贺哲的房间里,地下,再也没有那奇怪的声音了。

她却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伍鸿达,伍鸿达正陪在柯清语和慕容青的身边,边走边说笑着,原来走过经年,所有的恩怨都已经消散,他们,竟是成了朋友,永远的天国里的朋友。

醒来,偎在柯贺哲的怀里,想起昨日收到的馥亦寄过来的照片,洗正南一手创立的独属于他自己的如意公司后继有人了。

望着照片里的小子,那肉乎乎的小脸,俨然就是洗正南的再版,好看的让她想要掐一把。

“贺哲,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妻。”

“嗯。”

“贺哲,如果再有来生,我会遇见洗正南。”

“嗯。”

窗外,艳阳天下的园子里,木棉花开得正艳,拾一朵在手,轻嗅,满是芬芳,一如人生,花期常在,知足长乐。

(全文完,感谢亲们陪着涩涩一路走过这本书,喜欢请支持涩涩新书《辣妻乖乖,叫老公》,一百万字,可以看了,么么哒!!)

离线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