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014章 完整的地图

“神仙谷?你说地狱之门下面有神仙谷?”我盯着水生的父亲惊讶的问道。

没有想到,我们会通过花妖这一事件,扯到地狱之门,甚至还扯出了一个神仙谷,我们本就再找仙人冢,所以在水生父亲说出神仙谷三个字时,我心中一阵激动,那神仙谷跟仙人冢指的会不会是同一个地方呢?

水生父亲摇头道:“这个神仙谷之事,也只是我们村子里的一个传说,终究是没有人真正的进去过,不,应该说进去的人都没有再出来,不知道是死在了地狱之门内,还是穿越了那地下河,进入了神仙谷中。”

“不过,那地狱之门端的是邪异,这村子里的老人说,地狱之门,是神仙谷内的神仙,为了防止无干人等贸然进入谷中,扰其清修,捉了些小鬼在那儿看门,算是设置了一道关卡。开始之时,小鬼只管不让人进去,可后来,那些小鬼经年累月的吸收着月之精华,昆仑山之灵气,修炼出了些气候,便开始为非作歹,吸人与兽的精气,将所有进入地狱之门的生物全都害死了。”

听水生父亲说完,五爪金龙嗤之以鼻道:“我看这说法是瞎扯淡,既然是仙设置的关卡,仙又怎么会任由小鬼害人而不加以阻止呢?”

水生父亲道:“或许是神仙有他们的事情要做,并不知道此事吧,你们看西游记中写的,哪一个神仙的坐骑私自下凡,不是待碰到硬茬子,才能惊动神仙。”

五爪金龙又跟水生的父亲抬杠了几句,我没注意听,我只是在思索,地狱之门下有神仙谷这个传说,能有几成的可信度呢?

一般,每一方水土,甚至每一个村子,都有关于自己的传说,那些传说不是全真,但也不是全假,许多都是一代一代口耳相传下来,失了本质,多了一些神秘的色彩。

不过,既然有这么个传说,我打算去那地狱之门中走一遭,或许就阴差阳错被我们找到仙人冢了呢?

我又在脑中将这些信息捋了一遍,忽然,我有一事不明,我看着水生的父亲问道:“老伯,你从地图说到地狱之门,又说到神仙谷,您这究竟是想要表达什么?”

水生父亲道:“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即便是我画出了地图,你们初次进这昆仑山,也不一定就能按照当初我走的那条线路,一步不错的进入生着那株妖花的山谷。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你们若是走错了路,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而这个所谓的“错路”,并不是说你们在山中迷路了,走了岔道,而是你一脚踏出,说不定就会进入另一片地域。就比如说,曾有进入地狱之门的人,后来尸体出现在了昆仑山其他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们中间经历了什么,但是,他们似乎莫名的穿越了一段空间,还有的人,进了昆仑山就再也没走出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总之,这昆仑山深处的路不好走……你们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水生父亲尽量的组织语言,跟我们表达他想表达的事情,但说到后面,他自己似乎也有点懵。

我理解他的意思,我甚至比他理解得更为深刻。

以我们道家之人的眼光来看,他所说的就是,这昆仑山中被布下了势,或者布下了结界,而在这芒芒山中,就有进入结界的入口,没有人知道入口在哪里,但很可能你迈出一步,就正好巧了,踏上了那一条错的路,消失在昆仑山中。

然而那其实的进入了结界内,被封印的地方,只是这在普通人的眼中看来,人反正是没了,没了的最大可能就是死了,并且死的还连身体都找不到。

五爪金龙与我对视了一眼,眸中带着隐隐的激动,显然我想到的他也都想到了。他于是道:“老头,我们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我们贸然进昆仑山,或许一步迈出,就进了神仙谷对吧?”

水生父亲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点头道:“也可以说是这个意思,不过我更怕你们进的是地狱之门。其实,不管是神仙谷还是地狱之门,神仙所居之所,都不是凡人可轻易亵渎的,若真走了那一步,惹怒了神仙,也不一定有好果子吃。”

五爪金龙道:“大爷我是金龙,也算是神兽,可自我自出生以来,在这世间还从未见过仙,老头儿,你知道哪儿有迈出一步,人就会不知所踪的地方吗?如果你知道,告诉大爷,大爷还真就想去见识见识。”

五爪金龙说话一股子带着一股子江湖气,配上他那金龙身,听着、看着特别的别扭,水生父亲看他的眼神儿都挺纠结的,我心说,这老头现在估计在怀疑五爪金龙是不是一条假龙。

不过,五爪金龙那番话倒是说到了我的心坎里。我于是也说道:“我是修道者,修道之人无一例外,追求的就是得道成仙,修成正果,如果我们真的能走错路,进入人一片未知的空间,那与我们而言,或还是一场大的造化呢,老人家,你若知道何处可通那片地域,还请告知与我们。”

水生的父亲摇了摇头,说:“那我就真不清楚了。”随即他又道:“所以说,要想除掉花妖,还需我带着你们去呀。”

我想了想,说:“老伯,实不相瞒,我一个修道者,带着一条龙来这昆仑山,实则就是为了找昆仑山隐藏的那一部分,来撞仙缘,希望找到昆仑山中的神仙对我们指教一二,让我们能修有所成,所以你尽管把地图画来,我们走不错,可将那花妖除去,我们若真走岔了,也正好如我们所愿啊。”

水生父亲听了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儿,道:“既然先生将话说到了这份儿上,那我就将当日我所去之处的地图画给你们,只是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说罢,他吩咐水生去找了纸笔,附在床上给我们画了起来。

水生父亲不愧是做了一辈子的采药人,对自己所走过的路线记忆清晰,勾勾画画间,很快就画了出来,我拿起来看了看,画的简洁明快,一目了然。

看到这幅地图,我忽然想起了仙人冢的地图,水生父亲对昆仑山外围的地形比较了解,那他会不会看得懂那张葬仙图呢?

原版的地图被秃老头拿走了,后来我倒是从他复印的一摞图中拿过一张,但是太古炼狱时,也不知丢哪儿去了,好在那张图我看过许多遍,在我脑中有个大概的轮廓,我想了想,提笔将葬仙图画了出来,递到水生父亲眼前,问道:“你看这幅图,可是这昆仑山的地形。”

水生父亲接过图,认真的看了起来,看着,他的眉头慢慢的缩紧,好大一会儿没吱声。

五爪金龙在一边看得着急,忍不住问他:“老头,你这是看出什么来了?”

水生父亲指着地图的开端,微皱着眉头道:“你们看这座山,以及从这里往内的几座山,这看起来与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山脉非常相似,但是,继续往下走,山势却又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水生父亲抬头看着我道:“先生,你这张图可是一张古图?”

我点头道:“正是。”

水生父亲长长的“哦”了一身,道:“那我大胆猜测,你这张地图,画的是整座昆仑山的图。”

“你的意思是说,这幅图所画,包括凡人不可见的那一部分昆仑山?”五爪金龙略微惊讶的问道。

水生父亲道:“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幅图的初始,画的就是昆仑山,可它中途却忽然变了……这似乎如我猜测的那般,不过我也不敢百分百保证,毕竟那只是一个传说。”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