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016章 疯子的话

一个好好的人,忽然之间出现疯、痴傻、精神分裂等症状,除却一部分受刺激过度等原因外,还有一部分人可能是因为撞客的原因引起的。

所谓的撞客,指的是撞见鬼魂,或祸祟邪气、秽毒邪气等被附体,被修仙的妖借体,被山河之脉夺体等情况,而突发昏迷、神志不清、言语错乱、悲喜无常、狂言惊恐、乍寒乍热或以死人的语气说话等,神志异常之病。

依照水生父亲的描述来看,这艾布拉疯了的原因,是当年受了什么刺激,但也并不排除他招惹了什么脏东西,见他没有醒来的迹象,我坐在床沿上,拉起他的手,手指搭上了他的阴脉,想确定他是不是生了阴病。

我先查了脉诀中寸关尺的尺脉,尺脉跳动正常,并非鬼神附体,我又摸向他的手心……

“嗯~~。”

就在这时,艾布拉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同时他睁开了眼睛。

屋子里的光线还是很足的,艾布拉使劲的合了合眼,像是不适应这光线一样,继而他转动着眼珠,四下打量着,眉头拧成了个川字,像是在思索自己在什么地方,而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一怔,下一秒,他如同见到了洪水猛兽般,头一缩钻进了被子里,瑟瑟发抖。

他的样子,确实像一个经历了什么吓破了胆的样子,但我捕捉到他目光停驻在我身上的那一瞬间,那一瞬间,他的眸中分明充满疑惑与惊讶,如同任何一个人,醒来看见自己床前有个陌生人的那种疑惑与惊讶。这一刻,我想起了五爪金龙之前的怀疑,他是真的疯了,还是在装疯卖傻?

虽然老太太说他不能受刺激,可我还是决定问一问他关于地图之事,我张了张嘴,才忽然意识到与他语言不通,想了想,我将葬仙图拿了出来,去掀他的被子。

艾布拉将被子拽的死死的,可终是拽不过我,我将被子掀开丢去一旁,他爬起来,爬到墙角蜷缩成一团,警惕又害怕的看着我。

我将那张图举在他的眼前,轻声问道:“你可认识这个?”

他该是听不懂我的话的,可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副图上的一刻,整个人一猛的愣住了,他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葬仙图,半天一动不动。

这一刻我笃定,他认识这张图,还有,他的疯很可能是假装的。

当年那队采药人经历了什么?为何所有人都死了,唯艾布拉一人活着,他又为什么要装疯呢……

我看着怔怔出神的艾布拉,心中生出了许多疑问,可我却没打扰他,我想看一下,他最终会是什么反应。

艾布拉开始时看着那张地图默默出神,后来,他如同魔怔了一般,目光虽然还是定格在地图之上,瞳孔却涣散了起来,没有了聚焦点,整个人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他保持着那种魔怔的姿态,差不多过了五分钟,而后,他像是突然发了疯一样,一把抢过了我手中的地图,疯狂的将其撕得粉碎,挥手一扬,在飘洒而下的碎纸屑中“哇哇……”的大叫了起来,他一边叫,一边摇着头,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他是真的扯,花白的头发被他扯下了一把又一把,那样子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正处在崩溃的边缘,这一刻我怀疑他或许不是装疯,应该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这时,在外面的老太太,水生,听到艾布拉大叫的声音后推开门,走了进来。

老太太趴到床上,安抚艾布拉的同时,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满眼苦楚的样子看着我说些什么,我虽然听不懂,但我知道,这种情形下,她不是在质问我就是让我走。

“她让你出去,艾布拉害怕你。”水生无奈的看着我说道。

我摇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或许知道如何去仙人冢的人,这么离开我着实不甘心。

我看着水生道:“你替我再问一下,去地图上所标注的那个地方怎么走?我只是问一下路线,不会对他有什么伤害,也不用他给我们带路,我真的非常需要去那个地方。”

水生看看我,又看看艾布拉和老太太的样子,挺为难,不过他还是将我的意思转达给了他们。

水生的话说完,简直深深的刺激到了艾布拉,他开始疯了一样推搡老太太,将老太太推出了半米远,自个儿则像个鸵鸟一样,把头使劲的往裤裆里埋,嘴里哇哇的大叫着,说着什么,简直是崩溃了。

“他说他不知道,让你立刻……立刻走。”水生将艾布拉的话翻译给我,不过看水生吞吞吐吐的样子,我知道艾布拉说的定然没那么客气。

“走啥走?这么轻易走了我们哪儿找仙人冢去。”旁边五爪金龙没好气的说着,随即一个摆尾,飞到了艾布拉身前,一尾巴抽在了艾布拉的后颈处,就见艾布拉整个人面条一样瘫软了下来,昏迷了过去。

看着昏迷的老头子,老太太不干了,她双目泛红的质问我们,怒气冲冲。

水生面上很是尴尬,拉着我叫上五爪金龙出了屋子,问道我们这是做什么?

“大爷只是把他打晕了,他需要安静一下。”五爪金龙淡淡的说着。

经过这一闹,气氛变的很是尴尬,老太太出来后看我们的眼神很不友善,要不是看水生父亲的面子,估计她都要出口撵人了。

水生父亲原本一片好意,弄成这样自觉不好意思,跟老太太解释了一通什么,又叫我们走。

“可不可以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如果这次问不出什么,我们就走。”我央求的眼神看着水生父亲,同时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大概有三万多,老太太家徒四壁,这些钱与她来说,该不是个小数目,我希望老太太能看在钱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实在不想这么错过,这一错过,我们寻找仙人冢怕是遥遥无期了。

水生父亲轻叹了一口气,再次跟老太太转达了我的意思。

老太太年纪大了,艾布拉还需要她来照顾,生活有多艰难可想而知,他们无儿无女,多些钱也算是老有所依,看在钱的份上,老太太最终轻点了点头。

我们一直没有离开老太太家,艾布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我跟五爪金龙带了水生进去做翻译。

艾布拉这次醒来后,破天荒地的没有闹,他扭头看了我们几个一眼,而后目光就移去了屋顶上,定格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水生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我一眼。

我道:“你先试着跟他沟通一下,别扯到那事,让他卸下心里防备。”

水生点了点头,轻轻的唤了艾布拉一声。

可艾布拉像是没有听见般,依旧眼神直直的望着屋顶。

水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又时断时续的好声说了一些啥。

那艾布拉却半点反应都没有,如同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将我们几个视若无物,对水生的话充耳不闻。

五爪金龙失去了耐心,对水生道:“你直接跟他说,我们要去葬仙地,仙人冢,看他啥反应。”

“这……”

水生看了我一眼,征求我的意见。

我点了点头。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水生于是小心翼翼的将那话翻译给了艾布拉。

这一次,艾布拉终于有了反应,在水生话落的那一刻,他浑身不自然的哆嗦了一下,这说明他清楚水生在说什么。不过除了那一哆嗦,他未再有其它的动作,也没有大吵大闹,这似乎表示话题可以继续下去。

“你告诉他,我们找不到进去的路,需要他的帮助。”我跟水生说。

水生又将我的话转达给了艾布拉。

这次艾布拉终于说话了,他说了一大堆,说的很急,声音带着颤抖,额头上青筋暴露,情绪很是激动。说到后来,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可两行浊泪却顺着他的眼角流出,他又哭又笑,状若痴傻。

“他说什么?”五爪金龙迫不及待问道水生。

水生的眼神有些古怪,他道:“艾布拉说,那个地方不是什么仙地,是魔土,是鬼窟,是人不该去的地方,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都得死在那里……他还说,他后悔……”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