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021章 诡异之地

我想离开这里,不让小树吸纳雷电的力量,不想让他长大。

但我抬腿,却发现我竟然动不了了,我被禁锢在了强大的金行之力中。

这一发现让我心中一颤。

我踏上了一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路,通过自己的力量走通了那条道,在我将五行之力融合的那一刹那,我站在那人间界修者的巅峰,我有了足以傲视苍生的资本,我的修为胜过九重天的天尊,我以为我可以君临天下,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是这一刻,小树却轻而易举的将我禁锢了。

也是在这一刻,我才发现,小树不是我的小树,它与我心脉相通,不是因为它是我的,而是因为我是它的,它可以让我控制,是它不想与我反抗,它不想让我动的时候,我寸步难行。

说到底,终究是小树成全了我,我的五行之力是小树赋予我的,甚至我的生命,都来自那万物母树的种子,如果没有它,我程缺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是一具尸体,而今恐怕连白骨都已经化为了灰烬。

我忽然感觉,我站在今天这个高度,我还是一个傀儡,不,是自始至终,我都是一个傀儡,一个依附着万物母树而生的傀儡。

天道带着雷霆之怒不断的降下滚滚天雷,整片地域中那股强大的气机都被震荡了起来,能量波涛汹涌席卷至我的身前。

五行之力不愧为天地万物之根本,雷电与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骇人能量,竟不能伤它分毫。

雷电全部击打在金行之力凝聚成的漏斗之上,粗如山岳,如一道从天而降的金色匹练,被金行之力源源不断的汲取进我的身体,汇入丹田,小部分在我的丹田内散开,大部分被小树吸进体内。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雷电无休无止,小树就像个无底洞,它俩隔那儿耗着,最遭罪的是我,那汹涌进入我身体的金行之力,强横的让我感觉如利刀刮骨一般的疼痛,后来随着金行之力的不断增多,我的身体直接快被撑爆了。

这么下去,不用小树长出第五片叶子,我就会爆体而亡。

不得已,我运用了火行之力,以火刻金,将汹涌而至的金行之力不断的炼化。

在火行之力达到一定的强度之后,再用水行之力炼化,相融,如此保持五行平衡,以减轻我身体的不适。

这样下来,终于缓解了我爆体而亡的危机,可疼痛却没有丝毫缓解。

这是一个漫长又痛苦难耐的过程,是小树成长的过程,同时也是我成长的过程,因为在我将五行之力平衡的同时,也是在不断的淬炼着我的气海,使体内的内力更加精纯、强横。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要小树停下来,可我无法阻止他,眼睁睁的看着一片跟拇指盖大小,如羊脂白玉般的叶子,自小树的枝桠上生了出来,白的晃眼,晃得我心中苦涩,这下好了,五片叶子齐活了,这又距离它脱离我的丹田近了一步。

随着那片白色叶子的生出,天雷似乎没电了,竟然消停了下来。金行之力也心满意足的退回了我的体内。

谷中从光芒万道,一下子变成了一片黑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如同瞎了眼睛,眼前一下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程缺,程缺……你没事吧……”

五爪金龙着急的声音传来,火急火燎的拖着一道金色的光,如同一盏灯笼般停在了我的身前,围着我转了几圈。

这家伙终究是没有走,我就知道他不放心我一个人进去。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没事儿。”

他长舒了一口气,人模人样的拿爪子拍着胸口道:“刚才太吓人了,那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那么多道雷电,一股脑儿全往你的身体里钻?”

“是万物母树的金行之力,刚才他汲取了闪电内金气的力量,借此生出了第五片叶子。”我简单的给五爪金龙解释。

在掌柜的那地下宫殿时,我跟五爪金龙说起过万物母树,也与他说了我与万物母树的关系与状况,故而他知道,小树五片叶子齐生后,就会离我而去,届时我将会成为一个废人。

因此,五爪金龙听完我的解释后,倒抽了一口凉气,磕磕巴巴道:“那~那当如何是好?”

我摇头道:“没啥办法,听天由命吧。”

说了几句话的功夫,我的眼睛适应了谷中的光线,四下看去,整片谷地中一片狼藉,地面裂开了一道道的裂缝,一个个深坑,碎石乱七八糟的堆积着,周遭草木尽数化为灰烬,原本一地的枯骨此刻已不可见, 皆已经化成了骨粉。

我一边打量着,一边一步一步的往山谷深处走去。

五爪金龙飞到了我的身前,挡住了我的去路道:“你要干什么?你还要进去吗?”

我点了点头,语气坚定道:“要进去。”

我这句话直接激怒了五爪金龙,他冲着我吼道:“你他娘的是不是疯了?你自恃现在的修为高了,龙潭虎穴就可埋头往里闯?你以为你程缺能在这天地之间横行了吗?你忘了我们来这昆仑山是干什么的?你有必要去做那无谓的冒险吗?愚昧,顽固,蠢货……

认识五爪金龙那么久,一般做什么事情,都是他冲动,我拦着,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一本正经的拦着我去做某件事情,并且咱的大老粗龙大爷,为了骂我,竟挺贴切的想出了一串词儿。

我听他骂完,着着他道:“你说的在理,可我必须要进去,不是自持修为高,是有我的理由,我要在万物母树生出五片叶子之前,尽量除掉恶天道,或尽量做好除掉恶天道的准备。”

“而此地在天道的管制范围之内,天道管制之下的,无论是人,还是物,皆是与天道背道而驰的。有句话说的好,与敌人为敌,便是我之友,如果在我没有将七界之主的尸骸找齐,没有拼凑出完整的第七界,那我能多找到一些与天道为敌之人,让天道忌讳之物,到时或也能给恶天道致命的一击,也可能给六界带来一些希望。”

五爪金龙听了我的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我自他身测绕过,大步往前走去。我背对着他说:“里面或许有危险,你去谷外等我,我不会鲁莽,会见机行事。”

是的,我现在不会鲁莽,我只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做着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会确保我自身的安全,因为我肩负着太多。

“算了,大爷还是陪着你吧。”

我的身后响起了五爪金龙略微无奈的声音,而后一道金光飞至我的身侧与我同行,耳边同时响起五爪金龙这个事妈絮絮叨叨的声音,他道:“虽然现在你小子道行上比你大爷厉害那么一点点儿,但是论起江湖经验,你还是不如本大爷,没有我在你身边照料,有点啥事儿你自己应对不过来。”

“我知道二大爷你是不放心我,又何必找这些个莫须有的借口呢?可是就凭你现在这点儿修为,跟着我进去,真要有点啥事,你是要白白送死呢?还是要拖我后腿呢?倒不如在外头等我来的实际。”

我笑着怼五爪金龙,心里却为有五爪金龙这样的兄弟感到温暖,无论在多么危险的情况之下,他都不会顾及自身的安危,陪我同行,又同时将一切说的那么云淡风轻。

五爪金龙自然是明白我的意思,却还是酸溜溜道:“算被你小子识破了,大爷我就是跟着你去拖你后腿的,谁让你越来越不听大爷的话,道行高了不起吗?”

看的出,他还在为自身修为低弱之事耿耿于怀。我心想,若我们进了被封印的那部分昆仑山,找到仙人冢,一定要帮五爪金龙找到仙药,让他恢复真身。

我们二人一边闲话,一边往谷内走着,并没御空飞行,我们边走边搜寻着,想找到天道禁锢在此地的东西。

这死亡谷非常的大,整个谷中都弥漫着那种可怕的气息,如此走了大概五六里地,深谷之内大树越发的茂密,一条条老藤粗如水缸,似一条条真龙蜿蜒,在夜里抛下一丛丛苍劲有力的影子。

影子多了,月光自然就少了,周围显得愈加黑暗,安静,四野安静的如同一片死地。

人在这种环境中行走,会感觉越来越压抑,我与五爪金龙不再说话,警惕前行。

“嗖”

又走了不多时,我忽然浑身一阵发颤,感觉体内一股力量自身体内被迅速的抽出!

我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蹬蹬”连退了数步,在十几米外驻足,心中凛然,面色苍白!

五爪金龙直接钻进了我的衣服中,战战兢兢的声音道:“好~好可怕的力量,竟然可以削掉人的修为,这~这里到底有什么强大的存在?”

我摇摇头,望着前方黑漆漆的深谷,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就在刚才,一股可怕的气息向我袭来,将我体内的五行之力消减去许多,这是怎样一股庞大又神异的力量?这深谷之内到底隐藏着什么?让天道如此忌讳有活物走进来?让这方圆几百里变成为了人们谈之色变的死亡之地?

“程缺……”

五爪金龙怯怯的叫了我一声,似是问我怎么办?是继续往前?还是就此离开?

这一刻,我也非常的难以抉择,往前去,很明显我的道行会被削减。可就这么离开,这深谷却留给我了太多的迷惑与遗憾。

我权衡了一番,对五爪金龙道:“老二,你去谷外等我,我单独进去一趟。”

“可是……”

五爪金龙张口欲劝说我,被我打断道:“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我不想轻易放弃,不过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我有万物母树扎根丹田,修为削减一些算不得什么,我要实在撑不下去,立刻出来。”

“那我在这里等你。”五爪金龙见我去意已决,说道。

我摇头道:“你离开这里,我进去之后,无人在你身边,这里或会生出其他未知的危险,那样,我进去心里还得惦记着你。”

五爪金龙也没坚持,一副颓然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成,大爷我现在成了拖油瓶了,那你小心一点儿,你要在里头出点啥事,那你爹,素素,甚至天下苍生,可能都会因此改变。”

说完,五爪金龙转身往回飞去,我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这才凌空而起,一头扎进了深谷之内。

刚一进去,那股可怕的气息又袭了上来,席卷上我的身体,无形中剥夺着我在修为。

像之前躲避天雷一样,我将五行之力运于体外,将我包裹其中,想阻止那股可怕的力量。

然而我不动则已,一动之下,内力流失的竟然更快了,吓得我赶紧收回,同时降落在了地下。

我发现,在这片地域之内,不能动用内力,你越是透露出内力,那内力削减的就越快,而收敛内力,单凭身体再此行走,内力削减的反而慢了下来。正所谓你强他则强,你弱它便弱。

这不仅让我想起我离开太古炼狱之时,七界之主与我说过的“修体”之事。他说我们这种修为虽然可借用天地之力,但天地之力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自己的身体强大了,那才是真正无敌的强大。这一刻,我真正领悟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较于普通人,我的身体也非常强横,我凭借着自身之力,健步如飞,急速前行。

我一口气奔行了大概二三十里,刚开始,内力的流失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后来就不行了,流失的虽然不算快,但也经不住这么长时间的消耗,我有些失望的想着,再往前行个三两里,若再没有什么发现,我也只能遗憾而归了。

这个念头刚落,我忽然毛骨悚然,我感觉,我被人或者是什么东西给盯上了,他没有现身,但我却能感受到他凌厉的目光,那种感觉让我从头凉到脚!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