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046章 下一处

我跟二大爷为了不与那白矖纠缠,迅速的往水下潜去。

白矖开始之时还跟着我们追,可是随着越往下,湖水越冰冷,一股莫名的压力越重,那白矖放弃了对我们的追逐。

白矖一走,二大爷在我怀里命令我停下,声音中带着紧张道:“小子,这里越来越不对劲儿了,下面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啊。”

我速度不减,一边下潜一边道:“就那气机而言,还在我的能力控制范围之内,别怕。”

我一句“别怕”似乎薄了二大爷的面子,他道:“我不是怕,只是觉得这里太古怪了,有缚仙锁,又有白矖,与我想象中的仙人冢不一样,你~你看,那是什么?”五爪金龙说到后来,话锋一转,伸爪子指着水下让我看。

随着下潜,我也看到水下隐约出现了一个黝黑的阴影,阴影还不小,我粗略估计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米长,十多米宽,一动不动的沉在下方,似乎是个死物。同时也说明我们终于到底了。

越来越近,我看清那个黑影是一个巨大的石棺,石棺通体黝黑,上面光秃秃没有任何琢刻,朴实无华,却又透出无尽神秘的气息。

黑色巨棺是打开的,盖子被掀翻在一旁,在那棺中还有一个小棺,长约三米,我感受到那股说不出是戾气还是煞气的气机,就是自那小棺材里透发出来的。如此看来,那小棺材是棺,外面那层大棺是椁,只不过与大棺一样,小棺材也是打开的,内里已是空无一物。

并且除了那棺椁之外,我还发现在棺椁的周围有不少的尸体,还有外层巨棺上下的八个角上,各自穿着一条铁链,看样子正是缚仙锁。

此时我们已经到了湖底,我站在棺材前与五爪金龙道:“那缚仙锁是锁这具棺材的,你不是说他只能锁神仙吗?”

五爪金龙道:“缚仙锁确实只能锁神仙,可你看这大棺材,他与这缚仙锁是一个材质。”

经五爪金龙提醒,我伸手往那黝黑的椁上摸去,一模之下,手掌轻而易举的自棺材上穿了过去,看来五爪金龙说的是对的。

发现此地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五爪金龙自我的怀中钻了出来,飞进椁中那口小棺材上方盘旋了一圈道:“这小棺不是缚仙锁的材质,看来这小棺材中,曾有一个仙,被以与缚仙锁一样材质所做成的椁囚在了其中,吊在了下潜途中咱们发现铁链的地方。”

我点点头,就我们现在所看,事情正如五爪金龙说的那般,难道这就是仙人冢? 传说中说得最多的,并不是仙人冢中有没有死去的仙,而是说其内有许多当年众仙离开昆仑山时未带走的仙界之物。我想过此地已经被人捷足先登,其内的物品已经被人取走了,但我没有想到这里只有一具透发着诡谲气机的棺椁,这太颠覆了我的想象。

我没顾得上研究那棺椁,脑中一边想着,我开始查看水中的尸体,一具具尸体在水中泡的鼓胀、惨白,裸露在外的面部,手、颈等地,泡的胀了一圈,不过却没有腐烂的迹象,就这些尸体的状况来看,死去并没有多久。

我认真仔细的查看着,害怕掌柜的、灰爷、二爷他们进来此地,发生什么意外。不过一圈检查下来,我发现还好,并没有与我熟识的人。

检查完地上的尸体,我松了一口气,再抬头看去,却发现五爪金龙不见了,而在水下远处,有一点金光如豆。

五爪金龙自带发光功能,那金光无疑就是他了,二大爷这会儿竟如此大胆,自个跑了。我意念传音,问他干嘛去。

“不是说仙人冢中有奇珍异宝,仙方仙药吗?这里怎么只有一口破棺材呢?是不是咱们没找对地方?”五爪金龙回应我的声音中带着极大的不甘,他原本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来的,希望在此找到可以助他恢复修为,恢复真身的仙药,这样的情况显然他比我还难以接受。

我追上他,随他一起在湖底转了一圈,却除了那口棺材之外,再没任何发现。

“什么狗屁的仙人冢?我看这就是一张假图!去他大爷的……”

黑水湖边,五爪金龙夺过我手中的葬仙图,一股脑的撕碎,丢进了湖中,而后没精打采的趴在了湖边,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

我望着黑黝黝的湖面,心中亦是不解。难道这葬仙图真是假的?这张图是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自炼尸派仙尸的手中所得,那仙尸想来不会拿一张假图忽悠我们,最有可能的是,他拿到的就是一张假图,可是,谁又会做一张假的葬仙图,将人引来这黑水湖呢?这湖底的棺材内,之前到底装的是什么……默立在黑水湖边,我脑中生出无数个疑问。

小歇了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我看着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头巴脑的五爪金龙道:“别垂头丧气了,走吧,去地图上的另外三处看看,这里曾为仙域,肯定有古代仙人留下的遗迹,你在这里找不到仙药,说不定去往别处就找到了呢。”

说罢,我迈步往地图中另一个标识处走去。五爪金龙怏怏不乐的跟在我的身后,喃喃道:“好吧,那就去撞撞运气,不过这里看起来是仙域,却给我一种阴阳怪气的感觉,弄不好大爷此来要空手而归了。”

这里无比的大,而那四个标识各据一方,中间有一段非常长的距离,我与爪金龙不停不歇的飞了将近三天,才渐渐接近了地图上所标示的位置,而在这里,我们竟然遇到了与黑水湖周遭一样的情况,灵气骤减,草木枯萎,越是往前,越是显得死气沉沉。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看着这一幕,五爪金龙眉头皱的死死,似能拧出水来。

我没说话,心里却想,不会这图中标示的四个地方,皆有一个黑水湖吧?若当真如此,就这四方四角的方位来看,那四处地方与此地地形,或许形成了某种风水关系。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