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105章 二龙相绕

仙魂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丝毫的动作,那处有金光冒出的地域,虽然没有什么东西冲出来与黑龙对抗,却也没有因为黑龙对其的攻击,金色光芒有所收敛,反而更加的强盛了,更多的金光激射出来。

黑龙盘旋苍穹,金光通天彻地,巨大的能量波动汹涌澎湃,天穹颤动,大地被劈裂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景象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众人瞪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持续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在黑龙的肆虐下,大山裂开了一道道巨大的口子,树倒了,草掩埋在了崩起又落下的乱石堆里,放眼望去,漫山遍野千疮百孔,满目苍夷。

黑龙的破坏力着实是惊人,可它所做的这一切,却似乎毫无意义,反而适得其反了,开始之时,金光只固定在一片地域,黑龙这一闹腾倒好,山上许多被劈裂开的裂缝中,也有金光冒了出来,开始时是一簇簇,一道道,后来逐渐连成了片,八花九裂的山整个儿被笼罩在了金光中,映衬的四周,凡在视线范围内的地方,皆是一片金黄,我们仿若置身在了一片金色的海洋里。金光似乎达到了鼎盛的状态,这一刻,我的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种错觉,觉得下一刻,那金光中将会冲出神仙来。

“嗷吼……”巨大的黑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冲九霄,那声吼叫听的我心下疑惑。

我虽然不知道黑龙与金光的底细,但在我看来,它们该是敌对的,黑色巨龙对着金光一通狂轰滥炸,不仅没挫其锋芒,反道让其更加泛滥,这黑龙该是及其愤怒的,可黑龙那声巨吼声势虽大,听在我耳中却没有愤怒的感觉,反而带着明显的激动与振奋,似乎为自己将一座山轰平,整出这漫天金光而兴奋的不得了。叫声中,它一头扎进了那无尽的金光中,如蛟龙入海般在金光中盘旋,畅游,发出一声又一声亢奋的吼叫,很欢快的样子。

“这黑龙~似乎也是仙魂召唤出来的东西。”掌柜的看着这一幕说道。

现在,我也如掌柜的所想的一般,觉得这黑龙不是恶天道派来,在诸仙出世的空档将其扼杀,而是仙魂召唤来轰开结界,破开仙人冢,助诸仙出世的了。

“这般看来,似乎不需要我等进仙人冢救诸仙了。”幽坛老祖说道,听其话意,我们想到的他也都想到了。

“破开仙人冢有那么简单吗?”幽坛老祖话音刚落,圣战使接口说道,似乎觉得想要进仙人冢,还要经过更大,更惊天动地的一番周折。

随着圣战使话音落下,他竟然一步跨出,要往那金光的中心点而去。

幽坛老祖一把拉住了圣战使的小臂,叫道:“你干什么?”他的动作非常的快,声音中也带着一丝不悦,似乎不想圣战使过去。

圣战使扭头望了一眼自己被幽坛老祖拉住的手臂,又看了一眼幽坛老祖。

幽坛老祖似乎这才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撒开手,略微尴尬道:“现在过去很危险。”

“我就过去看看。”圣战使并没打算听幽坛老祖的话,轻声丢下一句“过去看看”扭头又走。

我觉得圣战使似乎并不想诸仙出世,而幽坛老祖又似乎不想让他过去,就在幽坛老祖又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见那大片金光忽然发生了变化!

之前,我将那片金光比喻成金色的汪洋 ,这一刻,就像汪洋大海上忽然刮起了狂风一般,金色的浪涛在汹涌、翻滚,竟然还爆发出了阵阵如海啸般的呼啸声,这整一片地域,都在这股莫名的气机中动荡着,有狂风平地而起,我们的眼前飞沙走石,几乎看不清东西,但是我们每一个人又都努力的睁着眼睛,不甘放过这诡谲的一幕。

本去意已决的圣战使,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戛然止住了脚步,这莫名的变动,让他不敢再贸然上前。

金色席卷上高空,往八方汹涌,如怒海狂啸,似火山喷发,无尽的神辉令天地间一片炽烈,到处都是璀璨的金色,异常夺目!

就在这时,我发现,自金光出现后,就一动没动的仙魂,此刻忽然降落在了地下,双膝一弯,对着金光跪拜了下去,以额触地,磕长头不起。

仙魂的头磕下来,顷刻间,无数的金光迅速的聚拢在了一起,慢慢的汇成了一条光芒万丈的金龙!

金龙之身神光万道,绚烂如虹,那气势,甚至比鼎盛时期的五爪金龙还要威风好多。金光所化的金龙,仰头对着天空发出一声通天彻地的吼声,而后一个甩尾,冲上了高空。

巨大的黑龙尾随在金龙的身后,也飞到了天空中,一金一黑两条巨龙同时飞起所搅动起来的能量气浪,似乎能绞碎虚空!

我不得不承认,这两条龙真的非常的强大,比鼎盛时期的五爪金龙,甚至比五爪金龙的父亲,龙族圣主的都强大的多的多。可就是这么两条威风凛凛,气势雄浑的巨龙,却又带着顽皮的心性,黑龙追在金龙的身后,欢快的甩着尾巴,那样子就像是找到了玩伴的孩子,非常开心的样子。那金龙对黑龙也不错,两条龙在虚空中一会儿你追我赶,一会儿摇头摆尾,相互盘绕,嬉戏着。

这时,我听见我怀中的五爪金龙嘀嘀咕咕了起来,声音很小,说的啥我也没整明白,估摸着是对那两条龙羡慕嫉妒恨,看人家玩儿的开心自己吃味儿了。

自然,大家都知道,那两条龙并非是真的龙,黑龙是天空中黑色的云朵所化,金龙是地下冒出来的金光所汇聚而成的,金光化成了金龙之后,地面上的金光一丝也没了,大山赤裸裸的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底。

山上纵横交错着一道道的裂纹,一个个的深坑,可谓千疮百孔,可是,却没有仙自劈裂开的裂缝中出来,一切并非如我们所想那般,黑龙一通忙乎,却没有破开仙人冢。

这种情况无疑让人失望,大家看了一会儿在虚空中戏耍的两条龙,又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番后,幽坛老祖问道小满:“姑娘,你可知那两条龙是怎么一回事儿?”

小满道:“具体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但大概可以肯定,与仙魂、仙人冢有关系,那条金龙有可能就是在黑龙一翻狂轰滥炸之后,此地结界有所松动,仙气外泄而形成的。不过要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咱们还当去那山上看上一看。”

小满话音刚落,立在前方的圣战使足尖一点,身形已经离地而起,往最初发出金光的那片地域飞去,小满跟在他的身后,幽坛老祖其次,我倒是没有这么着急,那圣战使虽然不知有何目的,但是他愿意当先锋,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与掌柜的落在最后,不急不慢的在虚空中飞行,一会儿看看天空中玩嗨了的两条龙,一会儿看看跪在地下的仙魂,心中的疑问已经多的无以复加,我也不再刻意的想知道如何了,只想尽力去寻找真相。

很快,我们就飞到了山上,我们落了下来,徒步往前走,黑龙攻击这座山的后来,金光是自这整座山中透发出来的,所以我们认为,这整座山我们都该仔细的看上一看。

近处看,那大山之上一道道的裂痕更是可怖,裂缝有宽有窄,有深有浅,大的裂开了有半米多宽,往下黑咕隆咚,深不见底儿,仿佛这座山被劈成了无数半,一直劈裂到了阴曹地府中。

小满在那道大裂缝前停顿了片刻,似乎在感受着大裂缝中的气机,如果有什么特殊的契机透发出来,那下面或有可能就是神仙冢的驻地。我也放出神识感受了一番,但是没有,那裂缝除了深一些、宽一些之外,看起来似乎很寻常。继续往前,大大小小的裂缝不计其数,草木也被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块掩埋,好好的一座山,就这么变的破落不堪。

我们走的很慢,一边走一边仔细的观察着,一直走到了金光最初爆发出来的那个地方。

圣战使早就站在这儿了,这里是这片山中,受到轰击最严重之处,地下一道道裂痕如蜘蛛网,大大小小的深坑有十几个,但除了这些严重的破坏之外,我们并没有发现其它的异常。

如果说,方才我们还抱着一丝侥幸,那现在是彻底的失望了,仙人冢确定没有出现,莫说是仙人冢,就这座山上的结界都没有破开。

结界这玩意,类似于一些隐藏的大阵,布上结界之处,某一片地域便不会显化出来了。而今,这座山还是之前的样子,并没有多出哪儿,巨龙那一番惊天动地的折腾,最后却是这般。

我仰头望着黑色巨龙,看它现在那欢快的样子,我甚至怀疑它出现的目的,只是想找那金龙玩儿。

不光是我,这一刻,每个人的脸上都跃上了一抹失望,包括圣战史,他似乎很想找到仙人冢,但是就之前他的表现来看,他似乎不想让诸仙出来,那他找仙人冢是为了什么呢?

我甩甩头,不想咸池萝卜淡操心了,我看向小满。问她:“怎么办?”

小满沉默了片刻,扭头往跪在距离此地不远处的仙魂走去。

“如何能找到仙人冢,救出诸仙?”立定在仙魂身旁的小马,生硬着声音问道仙魂。其实也并非真的生硬,小满平日里与人较少,让她主动与旁人说话,她有些拿捏不准语气。

单就仙魂的眸子看,她似乎恢复了神志,可她却一句话都不说,依旧跪在那里,不过早已不再是之前以头触地的样子,而是仰着头,一瞬不瞬的望着天空之上两条盘旋的巨龙。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也是为了救出诸仙,我们既然有着相同的目的,又为什么不能共同合作呢?”小满继续说。

老实说,若不是这种气氛沉闷的节骨眼上,我觉得我忍不住要笑场,小满说的这些话,又何尝不是前几天时,我们所有人想对她说的话呢。人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小满怕是没有想到,某一天她能碰到一个跟她那般,无论你如何问,人家就是视你如无物的这么一个人吧?也不知道经此一事后,小满能不能改改她那个对人爱答不理的脾气。

仙魂还是不搭理她。小满终究是有自己的骄傲的,便也不问了,沉下了脸去,也不知道搁那想啥。

“那一黑一金两条巨龙还在,说明仙魂所要做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先别着急,再等一下看看,或许很快结界便破开了。”掌柜的许是怕小满尴尬,轻声对他说道。小满点了点头,未再说什么。

接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两条龙的身上,希望真如掌柜的所说,下一刻它们能合二龙之力,破开结界。

那两条龙一会儿相互交颈,一会儿双尾缠绕,一副非常亲热的样子,那感觉,就像他们为一公一母,正在天空中交媾,最后,他们俩个庞大的身躯,纵横盘错在了一起。

“这~这……这光天化日之下,成何体统!成何体统……”五爪金龙看着跟两条麻花一样拧在一起的龙,话都说不利索了,当然,以我对二大爷的了解,他才不会认为这不成体统,那不成体统,他多半是眼馋了。

一黑一金两条龙还在天空中飞翔,只不过它们已经紧紧的盘绕在了一起,金色的金光更盛,黑色的黑气滔天,随着它们在空中盘旋,飞舞,虚空似乎成了他们嬉戏的海洋,金、黑两种颜色。就如同两种不同的墨汁,落入海洋中,被它们搅动的混杂在了一起。

就在这时,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我的耳中响起,那声音似自空中传来,又似自地下响起,虚无缥缈,让人怀疑是一种错觉。

不过很快,我就知道那并非错觉了,那声音渐渐的大了,绝非错觉,是真实的响在这片山谷中。

大家全都竖着耳朵认真的听了起来,那声音并非是唱出来的,而是念出来的,抑扬顿挫,是我听不懂的词汇,可我自行与行,段与段之间,听出那似乎是道家的咒语,一种极其古老沧桑、晦涩难懂的咒语。

咒语越念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如同黄钟大吕一般缭绕着,庄严、浩大、玄妙,我们四处打量着,想确定这声音是从哪里而来的,但我们发现的是,那这声音听不出来处,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响彻在这整片天地间。

就在我们众人沉浸在,这不知是什么的声音中时,就听幽坛老祖突然声音惊讶的喊道:“快看天上!”

大家抬头看去,在看到天空中那幅奇怪的画面时,所有的人都呆滞了。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