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133章 眼瞳中的黑线

那阴生子的魂魄,通过黄泉水渡进了我娘的肚子里,然后我娘便惨呼了起来,即将临盆的疼痛一阵痛过一阵儿,老太婆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趴在我娘的下身处,一个劲儿的让我娘使劲,再使劲。

我娘肚子里的胎,毕竟是怀了将近两年的时间,那肚子是非常大的,比正常产妇的肚子差不多大出一半儿,那孩子有多大可想而知。

我不太想以文字去描述一个女人生产有多么的痛苦,总之,这个孩子生得特别的慢,我娘使了好大一会儿的劲儿,他还是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我娘叫的那是鬼哭狼嚎啊,嗓子都喊破了,声音都不再是以往的那个调调,她身上的衣服、头发,全都被汗水给湿透了,痛苦的样子让人不忍直视。

老太婆的状况并不比我母亲好,她也急眼了,急出了满头大汗,不断的用那脏兮兮的灰布褂袖一把一把的抹着脸,口中嚷嚷着这怎么办?这怎么办呀?听她那话音儿,似乎事情非常的棘手,母亲难产了!

“啊……婆婆,疼!好疼啊……救我,求求你救我……”我母亲想是痛到了极致,一边哭着喊着,一边求老太婆救她。

老太婆着急道:“你~你这个孩子,他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他不是个孩子的样子,他的身外包着一层厚厚的胎衣,现在就是个圆肉球儿,这……这如何生?”

老太婆一边跺着脚,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看她那样儿,也是手足无措了。

母亲一听这话,哭得更厉害了,一边痛哭,一边惨叫,一边问老太婆怎么办?当怎么办……

母亲现在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分寸,想一个还未破身子的大姑娘,生孩子本就什么都不懂,现在产婆又告诉她,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个孩子,而是一个大圆球,这让她咋整?

我心里一边替母亲着急,一边奇怪,心说,之前母亲不确定肚子里是个孩子的时候,让十里坡的稳婆给她摸胎,那时候稳婆就跟她说,她的肚子里是个肉球儿,后来。母亲不再去找稳婆摸胎了,不知道通过了什么渠道,已经确定了自己腹中是个孩子,那孩子为什么还会是个肉球呢?难道她们之前就没有预料到这一点?没有提前做准备吗?一个是肉球的孩子什么样儿?难道真跟哪咤一样,从母亲体内出来的时候是个球,需要用刀剑将其剖开才能出来个孩子?

我真的非常非常的好奇,想去看一下那个肉球什么样子,可是道德礼数的束缚让我终究没有迈出那一步,我不敢去看母亲生孩子的情形。

“啊~婆婆,我不生了……我好疼……我真的好痛……”痛苦到极致的母亲,开始没有理智的大呼小叫了起来,声音之大,之惨,撕心裂肺!

母亲没有理智的大叫,倒是换回了老太婆的理智,她冲着母亲吼道:“别叫了,能不能省着点儿力气把孩子生下来!”

说罢,她挽了挽袖子,迅速转身,掀开帘子走了出去,少顷,端了一个盆,提了一壶热水回来,将热水放在了床尾,丢进去一块母亲事先准备好的棉布,然后又拿了一个枕头塞垫在了母亲的腰下,紧接着,她使了一把劲儿,将母亲的双腿使劲的分撑开来,喊道:“再用力!”

母亲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依旧在惨呼哀号,那声音都不着调儿了,似乎这一刻,疼痛占据了她所有的神经,除了痛呼之外,她已经听不进去,也做不出什么别的来了。

我看到我母亲的肚皮上下蠕动的很厉害,似乎她腹中的那个肉球在里面滚动,老太婆看着母亲的肚子眉头皱了起来,冲着母亲问道:“你自个儿还能使上劲儿吗?”

她一连问了好几次,母亲始终没吱声儿,母亲现在的状态已经处在半昏迷的状态,疼迷糊了。

老太婆见母亲那个状态,头上的冷汗直冒,她抹了一把又一把,后来,她的眼珠子转了两转,开始使劲儿去捋母亲的肚子,可一捋之下,那胎儿竟在腹内蹿动起来,我明显的看到老太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慌乱之色,他的衣裳已经全被冷汗给打湿了,我的手心里也是汗津津的,心中紧张的不得了,心说这一个还没出生的小娃娃,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在肚子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呢?这一刻,我都怀疑那肚中的娃娃到底是不是我了,父亲说,我出生的时候才四斤,半死不活的,能有那么大的劲儿吗?

老太婆虽然慌张,却也没放弃,继续揉捋,按压,一边捋一边往母亲的下身处瞅,越瞅那额头上的汗往外冒的越多,到最后,都吧嗒吧嗒的往下滴了,可见是没有什么成效,母亲似乎晕过去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似乎又疼醒了,她声音虚弱的问老太婆:“怎么办?怎么办……”

母亲正说话的空档,我忽然看到我娘的肚子上,突然透发出了一丝微弱的黄光来!

“啊!”

此时,老太婆的手正摁在我娘的肚子上,在那黄光透出的一刹那,老太婆发出了一声惊叫声,如同触电了一般,那手迅速的缩了回来,脚步连连后退到帘子外,一把捂在了胸口处,如同受到了天大的惊吓一般,骇得她的语调都变了,“这~这~这孩子,我接……接不了!我……我接不了!”

老太婆磕磕巴巴的说着,一副想夺门而逃的样子。

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看老太婆想走,当时就急了眼,差点从床上滚了下来,伸着手叫道:“婆婆,你不能走,婆婆,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太婆似乎非常非常的震惊,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道:“如月,我……我不能帮你了,你这肚中的孩子,我……我真的接不了,他~他实在是太邪异了~!”

母亲一听这话,挺着诺大的肚子从床上半坐了起来,披头散发的样子看起来极其的狼狈,她满眼希冀的看着老婆子道:“婆婆,这使不得,使不得啊,你走了我……我可怎么办,我们这一大一小两条命,可全都攥在婆婆的手上了呀,婆婆,你行行好吧,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

母亲看到老太婆想走,显得特别的无助。

试想这种情况之下,这老太婆若不给母亲接生,母亲的孩子是绝对生不下来的。

母亲虽然痛得死去活来,但是求生的欲望还是非常强烈的,她一遍一遍的求老太婆,但是无论母亲怎么求,那老太婆只是嘴唇紧咬,脸色煞白,拼命的摇头摆手,话都说不出来了,也不知道她在怕啥。

方才我也瞧见了,母亲腹部透发出的黄光,在我看来,似乎就是一些阳气,说起来,那小孩的出生与阳丹有着脱不开的干系,透些阳气出来也实属正常,这有啥可怕的?老太婆至于吓成这熊德行吗?

可老太婆真是要吓死了,在那儿慌乱的比划了一通之后,丢下我娘扭头跑了出去。

“婆婆,不要走,婆婆……”我娘声嘶力竭的在她的身后喊着,老太婆对我娘的哭声充耳不闻,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驻,被狗撵的兔子一样跑了出去。

我娘的声音越来越低,后来透出了浓浓的绝望,再之后,她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

老太婆走了,孩子总还得生,我娘不得要领,在床上痛得哇哇惨叫,也想自个儿使劲将孩子生下来,可试想,一个肉球似的孩子,又那么大的个儿,那是说生就生的下来的?

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母亲的口中喊出,那种痛似乎感染了我,听得一旁的我,心不自觉的抽搐成了一团,双手紧紧的攥着,心里边想着我要帮母亲,可是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了,这只不过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件重演罢了。

在一阵紧过一阵的惨叫声中,我看到母亲的下身处,被褥被鲜血染得一片狼藉,那么多的血,这般流下去,母亲当真就死在床上了。

但母亲终究不是死在床上的,或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她颤抖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弯腰,捂着肚子走到了外屋,口中虚弱的喊着“婆婆,婆婆救我……”

然而她刚喊了两声,便失力气,一个跟头栽倒在了地上,正撞上了屋子中的一把椅子,稀里哗啦的一阵响声之后,母亲静静的躺在地上再也没爬起来。

就这样,母亲痛晕了过去。

我往门外看了一眼,此时天已经上了黑影儿,照这个时间段来看,父亲该是快回来了,也就是说,剖出母亲腹中孩子的人应该快来了。

我心中紧张了起来,那个人会是谁呢?不会是老太婆吧?看刚才她走时吓得那个怂样,八成是八辈子都不敢再回来了,难道说,暗地里还有人在观察着母亲的生产?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阳丹在母亲的腹中,想得阳丹之人大有人在,说不定就在等待母亲临产的这一天呢。

我这正想着,忽见门外鬼鬼祟祟的探进来一个脑袋。定睛看去,不是旁人,正是那逃走的老太太,她又回来了。

我蹙眉看着她,心说,方才母亲那般求她,她头都不回,现在回来肯定不是为了救我的母亲,那么必然就是此处有什么利益在吸引着她,或许真就是这老太太剖开了母亲的肚子,真的是这老太太吗?这老太太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是人间界的人,还是魔界的人呢?

我盯着她仔细的瞅着,想从她的外在看出一些可以证明她身份的蛛丝马迹,这老太太的身上并没有阴气,也没有魔气,她的肩膀上有两盏阳火,有些虚弱。

我不会因为她身上的阳火就认定她是人间界的人,当初素素在我身边好几年,身上也有阳火,看来与常人无异,我在她的身上也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魔气,但她终究还是魔界之人,这老太太或许也隐藏了自己的真是身份。

老太太趴在门口,盯着倒在地上的我娘看了好几分钟,我也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着,看到后来,我忽然发现,这老太太的眼睛有些不太对劲,在她的眼瞳深处,似乎有一道黑线。

天有些黑,我以为我看错了,于是又凑近了一些,几乎贴上了老太太的脸,反正她也看不见我,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老太太的双眸映在了我的眼中。

大家都知道,婴儿的眼睛非常的清澈,黑白分明,而随着人年龄越长,眼瞳的颜色也会随之变化,到了老年之时,一对眼珠子会变得非常的浑浊,总之,不再如黑葡萄那样的黑色,总是有些发黄或者发灰等颜色,这老太太也不例外,她的一双眼瞳呈黄褐色,但是在她的瞳孔正中间,却有两道绣花针粗的黑线,黑的厉害,却因为眼睛本身的颜色显得不太明显,若不是我盯着她看了那么久,都不会发现这种情况。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