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154章 群起攻之

“那老道是一个修行非常高的高人,千载长寿,在那千百年间,因为夜孙特殊的繁殖方式,也从最初的两只,渐渐繁衍成了几十只。”

“老道也将夜孙当成了他的陪伴者,一直饲养着他们,而在老道的管制之下,夜孙也一直非常的乖巧,除了体型大点,肉体强悍些外,与普通的鸟没啥不一样。”

“如此,时间一直到了老道大限将至的日子,修道者,对自我生死都有感知,老道知道自己要死了,他无惧生死,可是他担心那些夜孙怎么办?虽然这么些年来,叶孙在他的管制之下,并未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来,但归根究底,夜孙终究是邪人养出来的邪异产物,且因为它们繁衍能力特殊的原因,一只夜孙的浴火消亡,或会换来两三只,甚至四五只夜孙崽出生,如果老道死了,那些夜孙没有了管制,再随着繁衍的越来越多,那它们会不会又像之前一般,在人间界引起一场血雨腥风呢?”

如果要杜绝老道所想的这种事情发生,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夜孙杀掉。

此时再说那夜孙,与老道多年相处下来,它们早已经把老道当成了它们的至亲之人,它们也是有灵智的,似乎意识到老道离大去之日不远矣,所有的夜孙围在老道的身边悲鸣,哀嚎,对其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如同孩子看着与自己相依为命的父母,要离自己而去的那种悲伤,这幅情景之下,老道又如何忍心将夜孙杀掉?

“杀掉夜孙与心不忍,不杀掉它们,它们终究是兽类,灵智有限,它们存在的初衷,便是因邪术、害人而生,心地善良的老道同样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或将天下苍生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该怎么办呢?老道思量了半天,最后他拖着垂暮的身体,寻到了一处禁地,将夜孙放入了那片禁地中,禁地的环境使然,人进不去,夜孙也出不来。

听圣战使说到这里,我们也都明了,他口中所说的禁地,就是这弱水之上了。

圣战使继续说道:“在众多关于弱水河的传说中,这夜孙的传说不足以让我记忆尤深,若非之前目睹那九头鸟崽自火中生出,我还不会想起此事,现在想来,那放生夜孙的老道,势必已将夜深放在弱水河上千百载了,不然也不可能存在数量如此庞大的鸟。

到这里,圣战士继续道:“夜孙鸟生于火中,却又极其怕火,这是因为,未到寿终正寝就被火烧到的夜孙,就会烟消云散,不可能再有一只新的幼鸟生出,故而他们特别的害怕火,这也是他们一种求生的本能吧。

通道挺长,一路听着圣战使讲夜孙的故事,也并未觉的 多么枯燥,这样一直走,箭头一直都在,并且通道开始有些崎岖往下,我们觉得,我们或许是走对了,顺着通道一直走,或真就能够穿过弱水,直接到水下的仙人冢了。

可是我们高兴得太早了,就当我们满怀希望往前走的时候,忽听我们身后不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响,通道内像是发生了五级地震般,一阵剧烈的颤动,有些地方直接坍塌了下来,土石稀里哗啦的往下掉……

“不好,夜孙鸟追来了,快走。”幽坛老祖大喊一声,大家迅速的往前方跑去。

“砰砰……”

又是几声大响,我们周边的洞壁上碎出了几个大窟窿,土石纷纷砸落在我们身上,又因为通道内空间有限,让我们避无可避,一时之间被砸了个灰头土脸,一只夜孙鸟自破碎的洞壁上钻进了个脑袋,张着血盆大口,似想将我们吞噬。

“噗”

距离那只夜孙最近的小满,迅速出掌,但听砰的一声,一掌将那夜孙拍的血肉横飞,脑袋粉碎!

夜孙脑碎身不死,也不知道疼,还抻着脖子往里钻,小满又出一掌,这一掌力道十足,一掌击穿了几个通道,直接将夜孙鸟轰飞了出去,被那掌劲击垮的通道稀里哗啦的落下,直接将那只半身尽碎的夜孙埋在了土石堆里。

小满这种方式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就我们现在身处的这个环境,打一个比方,就像是处在一个莲蓬里,那莲蓬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孔洞,孔洞与孔洞之间只有一层薄薄的洞壁间隔着,打通了洞壁,虽然夜孙被埋,可我们所处的这处通道也受到了波及,在剧烈的晃动下发生了坍塌,碎石硬生生的往我们的身上砸,土屑纷飞,一股脑的涌入我的口鼻,呛得我一阵猛烈的咳嗽,差点儿窒息,大家赶紧真气出体,护住了自己的身体,这才避免被那一块块巨大的石头砸得头破血流。

夜孙鸟还是进来了,对呀,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这里四面八方的洞穴又数之不尽,诛仙四剑挡得住四面,挡不住八方,此处又是夜孙鸟的老巢,人家对此那是熟门熟路,进来也就是个早晚的问题。

“砰砰……”

夜孙鸟进来的数量还不少,它们瞅准了我们身处的位置,对着我们这一片展开了猛烈的攻击。轰隆隆的坍塌声,稀里哗啦的土崩瓦解声,在洞穴内此起彼伏的响起。

我们头顶的洞壁比被撞碎了,虽然我们有真气护体,由上而下的碎石无法伤及我们,可掉落的土石却都堆积在了通道内,高出地面差不多半米。试想,这些夜孙鸟打的洞才多高,我们飞不起来不说,遇到碎石堆积的高处,我们甚至还需匍匐着身子前行,就这样,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跋山涉水的往前走,走的非常的费劲儿。

耳中回荡着夜孙鸟振翅的声音,可以听得出,它们就在我们的头顶,在我们左右的通道中滑行,它们想着将所有的洞穴击穿,将我们活埋在此地。

前方的路被堵死了,我们回头看去,后面的路堵的更特么的死,我们被困在了这个通道中。

要说这样一处通道,根本困不住我们,小满前后一看,对着面前的洞壁就是一掌,打开了与另一条通道的结合点,我们于是跑进了另一条通道中。

那些夜孙鸟也是豁出去了,对我们带着必杀之心,也不心疼自己辛辛苦苦挖的巢穴,只要我们跑到哪儿,它们就撞到哪儿。

我的心中意识到不好,随着我们走的这段路程来看,我们进来也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这一个小时中,以我们这些修者的脚程能走多远?

我无法确切的说出,我们进了这处通道多少里,可我也知道,我们已经走进了这通道的深处,虽然我们身上的真气可以护住我们一时,但是,这些鸟若是不死不休的这般下去,我们终究会被埋在这里,一个人再厉害,被埋在大山的深处,也意味着永不得见天日了。

我们不能再只在一条通道中奔逃的,这会导致众鸟围击我们,使整条通道坍塌,我们于是也砸起了通道,砸开了一条又一条,七拐八拐的想离开这里。

然而,我们跑的心里没有一点儿底,这会儿,随着我们的逃离,之前有路标指使的那处通道,早就不知道在哪儿了,再想找到它已是无望,因为在这慌不择路中,我有已经完全丧失了方向感,我们在往哪儿跑?是往回去的路上跑?还是在逃亡这山的更深、更低处?

无从辨识,也不去想了,就是一门心思的跑吧,先跑出夜孙包围的范围再说。

可是我们低估了那些夜孙,我们走到哪儿,它们都如影随形。

想它们生活在这黑暗的弱水之上,那视觉应该是早就丧失了,凭借的全是听觉,或者感知。而现在的我们,轰开一条条通道,阵阵轰隆声不绝于耳,它们定然是循着声音或者感知过来的。

夜孙追我们追的紧,对着我们展开了猛打强攻。

掉落的碎石太多了,跑在我身前的幽坛老祖,一不小心绊了个趔趄,我在后面刹车不及,直接趴在了他的身上,接着是掌柜的、圣战使,我们几个人叠起了罗汉,前方小满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转身来拉我们,场面一时之间乱成了一锅粥。

“砰。”又是一阵撞击的巨响,我只觉身下一空,整个人就往下面坠落了去,这该死的夜孙,把下方的通道也打通了,还不止打通了一个,我们这一掉落,就落了三四米,这突如其来、又手忙脚乱的,让大家的反应能力变得迟钝了些,未及提气稳住身形,幽坛老祖已着了地儿,“噗”的一声闷响,坐在了一只夜孙的身上,我随后而下,大家就跟下锅的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落在了一起,虽然有真气的保护没有摔着,却也给我们整的七荤八素的。

那被幽坛老祖压在屁股底下的夜孙,趴在地上忽闪着翅膀,想将我们从它身上摔下来,这夜孙想必就是将我们撞下来的罪魁祸首了,“去你大爷的吧。”我骂了一声,眼疾手快自身上抽出一张火符,默念咒语,一把将其拍在了夜孙的头上,火焰腾的起来了,夜孙被烧的凄厉惨叫。

“我日他娘的,这些龟孙子是要与我们同归于尽吗?不行大家都神识离体出去吧?”听五爪金龙这话,似乎已经是陷入绝望了。

没有人理会五爪金龙,神识离体那是什么概念?我们修者的神识可以离体,穿透重重阻力,逃离这里,可是那意味着,我们的身体会留在这里,被埋在这深深的山底下,成为一具尸体。再者,神识虽然是强者修行出来的另外一个自己,但它终究不是真身,道行上会比真身下降一大截,使用起来不方便,不到万不得已,大家不可能选择五爪金龙所说。

“现在怎么办?看这形势,夜孙进来了不少,它们这种不顾自己,也要将我们埋了的这番攻击,与我们来说非常的不利,我们该往哪里走?”幽坛老祖问道众人。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