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252章 空道人撑船来

我走在众人的最后面,这一刻,条件反射一般,我直接冲到石门前,脑中就一个念头,把这石门轰开,然而这通道内似乎有什么布置,门关上之后的一瞬间,竟然就那么不见了,只有往前的通路,往后,乃至左右三面,都是严实合缝的石壁,我知道这种情况之下,不费些功夫,来时的路是找不到了。

“这里头似乎他妈的有诈!我们一路走来这么顺利,似乎就是有人有意想将我们引至此处啊。”五爪金龙啐骂了一句,浑身戒备的盯着前方黑暗的通道。

沉寂了大概半分钟,邢败天说:“有没有乍都继续走吧,看看他们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事到如今,也只有继续前行了。

反正已经到这里了,我们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沿着通道迅速的前进去,不多时,通道内透发出一片血光,同时,一股无法想象的强大威压澎湃而来,我等全力抗衡,才没有被那股威压冲击的翻飞了出去。

我无比惊骇,仅仅是一股气息,居然就差点将我们轰飞出去,这简直有些不可想象,这是一片什么鬼地方?

想着,我们继续往前。

往前走的倒顺利了许多,似乎方才我们所过之处无形中有禁忌阻隔了我们,过了那禁忌,我看着前方的情形,目瞪口呆。

是血海!我震惊的看着眼前出现的一片无边无垠的血海!

看着那血海,震惊之余,我脑中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任天、任海被关押的那片血池,已经是以一千二百人的献血灌注的,此地这么一片汪洋血海,该是用多少人的血汇聚而成?

不过,随即我就想到,这不可能是真的血,这或许是九幽之地一处特殊的地域。

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血海的边上,我看到血水之中有白骨浮浮沉沉,也有一些魂魄在此间此起比伏,无数哀嚎声从血海中飘出,撕心裂肺,在这血海之中,似乎有无数的怨灵,那通红的血,那诡异的惨叫声,使这里看起来充满邪性,又使人感觉到强烈的不安。

所有的人,望着那滚滚的血水,都大吃一惊。很长一段时间,大家没有说话,皆望着血海,蹙着眉头,心中波涛汹涌。

最后,五爪金龙最先开了口,他结结巴巴道:“这~这是什么鬼地方?”

没有人能回答得上他,邢败天与任天也反应了过来,他们二人动了,顺着一望无际的血海边沿往前走去,我们跟在他们的身后,一路上,听到无数的魂魄在痛苦嚎叫,一个个表情狰狞,声音充满痛苦的头颅,一只只白骨手臂从血海下伸出,而后再度沉没,此起彼伏。

这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耳膜似乎都要被那惨叫声聒噪炸了的时候,终于,我们走到了血海的尽头。

不过,尽头并不是边沿,而是一座悬崖,探头望下去,崖下是一个深渊,血海自此地落下,形成一个巨大的血瀑布,猛浪若奔,深渊很深,我们看了好一会儿,皆无法看穿其下的情况,倒是被崖下透来的的阵阵寒风,吹的身上一阵一阵的阴冷。

五爪金龙缩回脑袋,猛的打了个哆嗦,道:“这~这个地方太邪性,大爷觉得瘆得慌,我看我们还是出去吧,这里似乎没有人。”

任天跟邢败天半天没有说话,目光依旧盯着瀑布之下,眉头深锁,似想看穿其下的情况,我则从兜里将秃老头画给我们的那张地图取了出来,仔细的看着。

秃老头这地图画的太抽象了,若非到了目的地,我们根本就看不明白,现在结合此地地形,照着地图上看来,我发现,地图上所绘的关押魂魄的地方,就是这片血海的位置,“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牢狱啊?”我自语着。

五爪金龙听了我的话,道:“你还相信那秃老头呢,说不定他这地图也是假的,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想骗我们一起来此地,将我害死,而我们就这么中计了,我看现在,趁着我们还没啥事儿 ,赶紧离开这里再做打算吧。”五爪金龙是真的生出了离开的心。

“哗啦,哗啦……”

五爪金龙话音刚落,忽然就听血海之上,传来了一阵哗啦啦的声音,扭头,循声望去,漫天血光之中,我看到血海中驶来了一条小船,那“哗啦哗啦”的声音,就是船桨在水中波动的声音,那木船之上,有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头,划着船往我们这边靠了过来。

“有人来了!会是什么人?”先拜天低声的说着。

这确实是一个人,我也发现了,船上的人,他的身上竟然还有阳火,只不过非常非常的虚弱,处于半死之人的状态,这个人,如果是普通人,那在其身上阳火如此是时候,他必然是躺在床上半死不活了,可前来的这老头,他还划着船,看起来还挺有劲儿,这说明,他不是一个寻常之人。

不多时,那划船的老者就逼近了我们,而在我看到那老者的样子的那一刻,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是空道人!竟然是空道人!!我朝思暮想的空道人,我以为他在吃苦受罪的空道人,竟然就这样出现在了这条血河之上,还在划着船,这是个啥情况?

脑中一瞬间出现了无数的疑问,嘴巴却张口,欣喜的叫了一声祖爷爷!

“哗啦,哗啦……”

木船依旧不急不慢的划着,船上的空道人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划船的动作一顿不顿的。

我以为他没有听见,于是又加大了音量,叫道:“祖爷爷,我是程缺啊,祖爷爷,我来救你了……”

这时,随着空道人的滑动,船已经行至了我的身边,那船距离岸边也就十几米的距离,我看得清楚,他也该是能看到我们的,可是,空道人还是不说一句话,他就像是一个只会渡船的机器人,弯腰在木船之上,不急不躁的划着船。

我发现,在他的船上并不是空的,有许多的怨魂被他以冥锁链子捆在船上,显然是他自血海之中捞出来的。

他捞这个干什么?他为什么对我视而不见?

我又叫了声“祖爷爷”,脚尖一点就要往那船上飞去!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