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363章 开棺

“好。”七界之主答应着,又问:“你可随我一起战恶天道?”

“哈哈,万古一战,那自是要去的。”阴间界之主笑的狡黠,似乎征战恶天道是一件好玩儿的事情。

七界之主未理会他的表情,看向我又道,“将军令何在?”

“在我的身体之内。”我说,“这东西有什么用呢?”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七界之主道,“将军令中的鬼将可协助我战恶天道,我答应他们,在恶天道铲除之后,送他们回归大六界。”

我并不怀疑七界之主的能力可以撕裂开虚空,去往大六界。

“走吧。”七界之主环视了大家一圈,说道。

说罢,他率先一步踏进了那神秘的域门之中。

我们大家鱼贯而入,进入了域门。

静,域门之内绝对的安静,没有光彩浮现,在一片漆黑的虚空中,格外的寂静,人在其内,如同身处在一个暗黑的屋子里,身形感觉不到动,但是心里头却恍惚生出一种感觉,是时光流转的感觉,似匆匆一瞬间,又像是三生三世。

这种感觉很快便结束了,域门再次打开,七界之主一步迈出,我们跟在他的身后。

出来的这一刻,我的心中既紧张又激动,如不出所料,我们来到了天机老人说的古南天门,也就是掌柜的曾经跟我说过的天庭,就从天的人就是再此发现了一口金色大棺,眼见着恶天道进入了金棺之内。

陌生的星域之上,我放眼望去,与掌柜的给我形容的差不多,一片浩瀚无垠、巨大无边的地域,山河无际,群山万壑,古藤巨树生满山地,高达百丈,天地间古迹沧桑,一片万股洪荒之象,生命之气比外面感知到的还要浓郁上无数倍,聚气成型,形成一片茫茫,如仙气飘荡在天地间。而除生气之外,在这片天地间,尚有一种至高无上的大道气机。

七界之主环视了一圈,大步往前迈去,竟缩地成寸,身形一忽儿远去。

我们再追上他时,他站在一所大门前,那座大门通体金黄,似用上好的黄龙玉石雕刻而成的,上有雕花,顶带挑檐,大气沉凝中不失富丽堂皇,古朴沧桑中又带着一种凌然之势,抬头望去,那门极高,粗略估计当千丈有余,将周围的许多山峰都比了下去,人在其下扬头望去,只见其腰间飘渺在仙雾中,其顶高不可见,纵入云霄,看不分明,高大神秘,让人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虽然我看不到隐藏在虚无飘渺间的门楣,但我也知道这是掌柜的所说的南天门。

七界之主抬头望了一眼,又看向天机老人道:“南天门到了。”

天机老人道,“我推演出,这里有一处神秘的所在,期内有东西跟恶天到有关,但是却有神秘之物阻隔,让我无法看清,当寻上一寻。”

我说:“我曾经听说过此地,与恶天道有关的该是一口金棺,曾有人看见过恶天到进了那金棺之中。”

“金棺在何处?”天尊问我。

我未说话,脚尖在地上轻点,腾空飞到高山之上,放眼望去,但见在远处,一座荒山寸草不生,古气沧桑,通体都为一种黑色的石料,刚毅无比,隔的老远,就感觉那座山上充满了一种异样的,说不清,道不明,却又让人心生敬畏的气机。

我细看去,那座山的样子似一口棺材,是掌柜的说的那座棺材山,金棺正在那山中。

还未待我将发现告诉众人,七界之主似已经感受到了那座山的异样,向那座山飞去。

山前,七界之主停驻了下来,双目中射出两道锋芒,如刀切在山上,直接将那山的一侧切开,一个通道露出,大家走了进去,在山中,看到了掌柜的所说的七芒星阵,与那一把把旷世神剑。

不过那些剑在见到我们之后,非但没有整出任何的动静,还皆飞到了七界之主的身前,一个个服服帖帖的样子,似乎它们见到了自己的主人一般。

这不仅让人吃惊,这些剑皆是通灵神剑,他们自是能感知到一个人道行的深浅,但是剑也有剑的骄傲,即便宝剑配英雄,群剑也不会一股脑的涌向一个人,这岂不是显得太廉价了些。

这似乎也让七界之主感到很不可思议,看着那几把剑皱起了眉头,其他人也多疑惑,但我发现,唯小满跟阴间界之主面色不同,阴间界之主一路来一直都是一副雀跃的等着看好戏的样子,小满则不发一语,但我几次看到,她目光意味深长的偷看向七界之主,她说在九幽之下哪扇门后,是有所发现,还有事情要问七界之主的,现在七界之主醒了,却不见她问了,似乎有什么心事。

搞不清楚这几把剑是怎么回事?也就不理会它们了,这等宝剑跟着我们,又不是什么坏事儿。

之后,我们很顺利的找到了那口金棺,一口被四条粗壮无比的铁链拴着的金色龙头棺,棺材之内透发着一股股奇异的气机。那棺材,与我在弱水之下看到的五口金棺一样,我一直好奇金棺之内有什么。

掌柜的曾经说,九重天有一位天尊试图打开棺盖,惹的轩辕剑暴怒,在警告无果之后,直接刺穿了那位天尊的手掌,现在,轩辕剑以及这里所有的剑,都跟了七界之主,想来不会再管开棺之事了吧?

站在那金棺之下,所有人的目光皆聚集在了七界之主的身上。

七界之主抬头望着金棺,眸光湛然,如一把出鞘的神刀,斩向天空,“咔嚓”七界之主双目中射出的锋芒,斩向了拴着金棺四角的四条锁链。

“砰”的一声巨响,金棺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整一片地域随之摇颤,地面被沉重的金棺砸的四分五裂。

神秘的金棺横陈在了众人的面前,一股苍凉与久远的气息在其上流转,让人心绪激荡。

“主公,开馆吧?”秃老头说,面上一副好奇与激动,关乎着万古的一个大秘密即将揭开了,任谁此刻的心情都无法平静。

七界之主点了点头,手往金棺伸去。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