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370章 王公说

五爪金龙和麒麟兽能去仙界不想去,掌柜的想去仙界却去不成,王公告诉他,去往仙界是有指定的名额的,并非任何人都可以去。

我很纳闷这名额是怎么选的,要说道行,五爪金龙他们的道行还没有掌柜的高呢,“为何他们能去,掌柜的却不能去?”我问王公。

王公说:“到了今日,有些事情也该让你们知道了,你们知道小六界是怎么来的吗?”

“不是被大六界遗弃的吗?”我问道。

王公说:“是,也不是,说是遗弃,道不如说被放逐来的更为贴切。当年,大六界中的掌管者,昊天上帝失踪了,一失踪就是千年,外界传言说,昊天大帝去某处闭关修炼了,也有传言说,昊天大帝身体出了问题,已经陨落了。”

“此传言一出,如同一国失了君,让许多人觉得没了主心骨的同时,几股大势力也在蠢蠢欲动,他们皆是六界中的大能者,他们都想让自己界的一界之主取代昊天大帝之位,各界之主对昊天大帝之位也都非常的感兴趣,因此引起了六界的那场伐仙大战。”

“那场战争使大六界彻底陷入了一片混乱,各界伤亡惨重,以泽量尸,血流成渠,眼见着一个好好的六界变的残破不堪,而各界高手都不少,也都各自颇有手段,虽有强有弱,但一时之间也没有决定,哪一界之主可以代替昊天大帝之位。”

“原本那场大战是要继续打下去的,直到分出个胜负,选出可以取代昊天上帝之人才会罢休。可打到后来,让人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失踪是千年的昊天上帝竟然回来了。”

“昊天上帝真的是去闭关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待他归来之日,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幅场景,在他辛苦管制之下,繁荣鼎盛的六界,竟然变成了那副样子。

看着一望无垠的大地上,横陈着无数六界众生的尸体,看着鲜血染红了一片一片的土地,昊天上帝大怒。

归根究底,最后将这一切事情的责任,归咎到了六界之主的头上。

要知道,在大六界中,六界之主的地位是很高的,就像你们口中说的阎王,玉皇大帝,他们就是六界的主人。

昊天上帝原本想,自己不在的这段期间,各界之主定能尽到职责的管制好六界,即便不能使六界往更加鼎盛的一方面发展,也该是能维持原状的,却不想,他刚刚离开千年,六界就变成了那幅样子,看到万里尸山血海,就是将六界之主千刀万剐,碎尸万段,都不足以解昊天上帝之愤怒。

后来,用你们人间现在的话说,昊天大帝一怒之下,给六界之主判了个死缓,一时不杀他们,将他们,以及在那场大战之中,尸体堆积成山,毁坏严重的那些地域,连同参与在伐仙大战中的一部分兵将,一并放逐在了太虚中,使其在那片荒芜的大地上受一世疾苦,待他们死后,魂魄神识便会自动去到大六界,再接受昊天上帝的惩罚。

听了王公的话,我终于明白了六界之主是怎么来的,也终于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合着恶天道,阴间界之主,他们都是被贬在此地受苦受难的,到了他们寿命终止的那天,便可以返回大六界了。

这时,王公继续说道:“六界之主中,人间界之主,魔界之主,妖姐之主,仙界之主,他们四个皆因为某一些事情或寿终正寝死了,魂魄神识返回大六界中了,阴间界之主这么些年一直没出现,我一直寻他,却遍寻不到。再就是恶天道,也就是神王,他不愧是得天独厚的神界出身,端的是神通广大,不仅这么些年没死,还做了这小六界的天道,做出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简直是块硬骨头。”

王公说到恶天道,一副很头痛的样子,不过随即又道:“好在他选择了练那邪功,他修炼那功夫,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神识分裂,裂变出了一个七界之主,道行与他不相上下,到最后,恐怕是要自个儿死在自个儿的手里,到时候他们一死,我便可以回仙界了。”

“那你是什么人?”我问王公。

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我曾推测,王公也是六界之主其中的一位,然而听他说回仙界,看来并不是,忍不住问道。

王公道:“你们该都知道早些年的流放吧?六界之主被放逐到太虚中,就跟皇帝将犯人流放到宁古塔其实是一个道理,在流放之时,并非只有犯罪者自己独行,而是有押送之人,防止他们半道上逃窜,或者是生出一些其它的变故,而我,就是那押解之人。”

王公说到这里,唉声叹气道:“我也真是倒霉催的,我本是仙界中的仙,不想却摊上了这么一档子苦差事,不仅有押送之责,还得在押送到目的地后看着他们,一直到他们全死了,魂魄回大六界了,我才能回去,这么些年,我在人间界等着他们死去,可是他们这一个一个能活,在大六界中没闹腾够,来了小六界,被昊天上帝封印了部分记忆,不记得之前的事儿了,骨子里的野性却没改,这一番闹腾,就是不死!而我作为执法者,一不能告诉他们实情,二不能出手杀了他们,我能怎么办?尤其是恶天道,他取代了天道之后,修为变的极其的厉害,甚至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曾经灭世之时,我也试图阻止他,以一个小六界修者的身份,却被他自太虚中打落,差点摔死,后被任天、任海所救,再后来,没了办法的我,只得将希望寄托在了他那个分身,七界之主的身上。而七界之主最初为何以为自己是古神神格所化?而忘记了他与恶天道所有的关系,那其中,也有我做的手脚。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