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55章 救人的目的

女孩的话听的我大吃一惊,“马爷竟是这等心狠手辣之人?”

女孩点了点头,用手电照着地上那张血淋淋的狗皮道:“你们应该知道,这狗皮是用来干什么的吧?”

我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我跟胖子之前虽然被狗皮包了起来,但我只当那是邪术,具体怎么回事,我还真没弄明白。

女孩给我解释说:“这是用来制作‘半兽人’的,这种制作手段残忍到令人发指。首先要寻一名正在发育中的孩童,脱衣捆绑,用铁刷剥去幼儿身上的一层皮,剥至鲜血淋漓,然后趁血热之时,杀狗,或者羊等动物一只,剥其皮捆包在孩童血淋淋的身体上,让人的血液与动物的血液相胶黏,多日之后,若那幼儿抗住不死,皮肤与那兽皮长在了一起,便成了一只人首兽身的怪物,可供人观赏取乐,以此牟利。”

听了女孩的话,我明白了, 全身血肉模糊的小兰,应该就是死在制作半兽人的过程中,这个马爷真是比刽子手还要心狠手辣,竟对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做出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难怪小兰做了鬼也没放过马爷的一双儿女,只是小兰怎么不去杀马爷报仇呢……

女孩还在继续说,她道:“此法十不得一活,不止此法,有很多别的孩子,在这间屋子里,被马爷用别的方法摧残致死,那些被拐卖,偷抢来的孩子的命,在马爷的眼中视若草芥,他可以随意主宰他们的生死。害死了人,他甚至都懒得去处理,而是直接喂了院子里养的几条狗……”

说到这里,女孩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她皱着眉头,手电光的映照中,眼中闪着薄薄的雾气。

我心中也难免动容,那些孩子也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手中宝,在马爷眼中却贱如猪狗,杀剐随意,这间屋子真的是一处地狱,里面不知留了多少孩子的血与泪。

这一刻,站在这间屋子了里,我仿佛看见许多弱小的孩子,瞪着惊恐、无助,又绝望的眼睛,蜷缩在地上瑟瑟的抖,仿佛听见无数稚嫩的声音,在这偏僻,空旷的大院中痛哭哀嚎,声音百转千回,却又天不应,地不灵……再往深了想,心中一痛,赶紧打住!

胖子也听的愤怒了,他一拳头擂在墙上,咬牙切齿的骂道:“麻痹的,马爷竟是这样的王八蛋,他那宝马车得是害了多少孩子买来的?如此伤天害理,丧尽天良,还有王法吗?老程,快,快他娘的报警。”

胖子让我报警,自己却一把掏出手机,拨起号来。

“不用报警了。”女孩突然出声阻止胖子。

胖子眼一瞪:“为什么?这等罪大恶极之人,难道要让他逍遥法外吗?”

女孩道:“警察早已知晓此事,目前已经盯上了他,至于还没有抓他,只是因为想通过他,揪出跟他有牵连的那些人贩子,和利用残疾儿牟利的丐帮人等,将他们一网打尽。”女孩说完,转身道:“咱们走吧,这里让我有一种窒息的痛感。”

我和胖子跟在女孩身后,出了门我问她:“你怎么知道这些?难道~你是警察?”

女孩随口道:“我有个亲戚是警察,我听他说的。”

我觉得女孩的话不太可信,这些事情不应该是警局里的机密吗?亲戚之间也不能乱说吧?除非是啥特亲的亲戚。这么一想,我脑海中忽然蹦出了扑克牌来。自打三年前的蛊惑事件后,我跟扑克牌就没再联系过,此刻,我之所以想到他,是因为我觉得,他跟这女孩之间的一个共通点,都懂道术。

这女孩胆子贼大,明明知道这里死了那么多孩子,还敢半夜一个人往这跑,并且一眼就看出,我们的魂魄被小鬼取了,所以我猜测,她一定有道行在身,而她又正好提到了警察亲戚。于是我问她:“你认识扑克牌吗?”

“扑克牌?”女孩歪头重复着我的话,问道:“什么意思?”

我一怔,这才发现我根本不知道扑克牌叫什么,在我心里,一直当他名字就叫扑克牌呢。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哦,是一个警察的外~外号。”

女孩眼珠子转了转,“噗”乐了,道:“这外号取的挺有幽默感啊,你取的吧?你这人还挺逗,这都啥节骨眼上了,你还扯东扯西的,你就不想把你们的魂魄找回来吗?”

我说:“我的魂魄我能不想找回来吗?不过不急在这一时,回家后我再招魂不迟。”

“招魂?”女孩顿住脚步,转身看着我道:“难道你觉得,你只是丢了魂那么简单?”

女孩的话让我皱起了眉头,在我认为,魂魄伤了养养就好了,被取走一缕招回来便罢了,可听这女孩的意思,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我问:“你什么意思?哪儿不简单了?”

女孩道:“你们的魂魄是被取魂人取走的,他又怎会轻易让你招回来。”

“不是,怎么又出来了一个取魂人?不是那些小鬼取走了我们的魂魄吗?取魂人又是干啥的?”胖子一脸懵逼的问道。

女孩说:“取魂人是我给那人取的一个代号,实际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那些小鬼都是被他控制的,小鬼专门折磨道士,取道士的魂,之后把魂交给那个人。”

这回不光胖子懵逼,连我也懵逼了,我说:“这都啥玩意啊?你咋知道这么多?你半夜跑这里干啥来了?总不能单纯为了救我们吧,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你从头捋顺明白了再跟我们说成不?这样你越说我们越懵。”

女孩说:“成,去前院坐下,我好好跟你们说说。”

马爷屋里家具挺全的,我们将空调开到二十八度,胖子从饮水机里倒了三杯水,我们往桌前一坐,催促女孩快说。

女孩抱着杯子,开口道:“我早就知道这里有小鬼取道士的魂魄,今晚来这里,也是为救你们而来,不过我救你们是有目的的。”

“有什么目的?”我跟胖子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想让你们跟我一起,去救我师叔的魂魄,他的魂魄也被那人取走了,情况比你们严重很多,现在体内仅剩一魂一魄,整个人已经处在了昏迷状态,魂魄要再不找回,怕是凶多吉少了,可凭我一人之力,又对付不了那人,于是就…… ”

女孩说到此顿住,大眼睛看看胖子,又看看我,像是怕我们拒绝般,又补充道: “你们的魂魄也落在了那人的手中,虽然只有一缕,暂时看上去没什么大碍,但对修者来说,魂魄不全会给以后的修行带来很大的障碍,所以你们必须得将它找回来,不然你们以后的修为很难再有长进,而且时间一长,体质变虚,弱如扶病……”

女孩话未说完,我就没好气的打断她,道:“你这哪是来救我们,这分明是来抓壮丁了啊,你早知道这里有鬼抓道士的魂魄,若真心想救我们,怎么不早把我们叫醒,你是怕早把我们叫醒, 我们魂魄无伤不会跟你去救你师叔吧?你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好算计啊。”

女孩被我戳穿也不恼,狡黠的一笑道:“过奖,过奖,你也挺聪明的。不过话不能这么说,你反过来想想,我要不把你们叫醒,你们现在指不定都死这儿了?咱们非亲非故的,我救你一命你们的知道感恩啊。”

我心里虽然不服,可细想来,人女孩说的也对,我说:“行啊,现在事关己身,我们也骑虎难下了,你就说说你师叔是咋回事?我们的魂魄都被抓去哪儿了吧。”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