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160章 悔过

阎君说完,两本册子变戏法般出现在了桌上,他拿起其中一本,慢慢的翻看了起来。

我知道,那一定就是《功过簿》了。

小的时候,大头的太爷爷给我们讲过,他说:阳世每一个人,在阎王殿里都有一本功过簿,那本簿子无需刻意记录,每个人的所作所为,会自然的,以文字的方式显现其上,记录在案,死后去阴间,阎王爷审判时,就以簿子里的档案为依据。而人所犯过错如能及时悔改,记录又会自动消失。

当时太爷还给我们举了个小例子,说有个走无常(为冥间办事的活人),应阎王爷之命,晚间沉睡之时去阴间办公。而在他的职责范围内,恰好掌握着功过簿。

这天,他看到其妻的功过簿上显现出一行字,说他的妻子盗杀了邻居家一只鸡,三斤二两。

他醒后就问妻子,是不是偷了邻居家的鸡吃了?一开始,妻子否认,说没有这样的事儿。

走无常说:你不要抵赖了,我都已经在功过簿上看到记录了。

如此,妻子见瞒不下去,只好承认说:今天她在打谷场上晒谷子时,邻居家的鸡跑来啄食,她随手捡起一块石头赶鸡,不想赶巧,一石头打下去,竟将鸡给打死了,不过没有吃,就埋在某处。

走无常听后,与妻子一起将鸡取了回来,回来后一称,果然三斤二两,分毫不差。他夫妻二人连忙拿着死鸡赶去了邻居家,赔偿了一只鸡的价钱,并赔礼道歉。隔天,走无常再看功过簿时,发现那段文字消失不见了。

阎君面色威严的翻看着功德簿,也不知道看的是我的还是胖子的,他看的很仔细,半天翻一页,偶尔翻看到某页,还紧蹙眉头。

看着他那样子,我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杀一只鸡都要记录在册,那我还杀过人呢,当初在十里坡老屋下的墓中,我一剑差点将孙尚刺死,后来他正是因为身上有伤,没有活着出那座墓,虽然那件事事出有因,可杀人是大过,他的死终究跟我脱不开关系,这事不会牵连我受刑罚吧?

胡思乱想之际,我斜了一眼胖子,胖子紧抿着唇,垂着眼皮,一幅小孩子犯了错,怕被揪出来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做啥亏心事了。

阎君不急不躁的翻看了半晌,这才将功德簿放下,看着我跟胖子。

我也紧张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宣判。

阎君开口道:“刑罚太苦,众生不易,有些人犯的错误,实际是无心之失,事后也有了悔过之心,所以,每一个来我这里的鬼,我都会给它们一次悔过的机会,你们只要说出自己生平犯过的最大错误,诚心诚意的忏悔,便可免去一过。”

听了阎君这话,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犯过最大的错误都可以免?那外面受刑的那些鬼,到底犯了多少错?

“我忏悔。”这时,胖子忽然出声,随即,他的声音又低了几分,弱弱道:“我杀过人。”

胖子的话犹如一记惊雷,轰然在我耳边炸响,震惊的我无以复加,这是啥情况啊?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与人无害的,怎么还杀过人呢?

我不可思议的看看胖子,再看看阎君。胖子跪在地上耷拉着头,阎君则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似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沉默了片刻,胖子道:“在我们村的村后,有一个大水库,每年夏天的时候,都有一群半大小子结伴去那里游泳。在我七岁那年夏末的某天中午,我跟我最好的朋友强子,一起去水库洗澡。”

“那天很奇怪,平日里很热闹的水库中,竟然只有我跟强子两个人,我们在浅水区戏耍了一会,便慢慢的进了深水区。”

“我水性挺好,平日里深水区也没少进去,可那天,我一个猛子扎进水底,还不待浮上来,竟被水草缠了脚。我上不去了,拼命的挣扎,水大口大口往我的肚子里灌,窒息的痛苦……”

“就在我以为我要死了的时候,强子下到水底,扯断了绑住我的脚的水草,将我托出了水面。我大口的呼吸,心中即侥幸又感激,可还没出三秒,我的脚腕忽然一紧,又被强子拉进了水中。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眯着眼睛去看。在水下,我看到了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的脸,那女人的头发正缠着强子的脚,眼睛则恶狠狠的瞪着我,强子挣脱不开,所以才拉住我,向我求救。”

“那一刻,我简直要吓死了,想都没想,一脚就瞪开了强子的手,那一刹那,我看到了强子的表情,焦急,恐惧,失望……我的心里有些内疚,但更多的是害怕,我浮出水面,游上了岸,坐在岸边哭着等,可强子他~他再也没上来。”

“本来那次该死的人是我,强子救了我,自己却被鬼拉了脚,而面对他的求助,我却一脚将他踹开,是我害了他啊……老程,你都不知道我的胆子有多小,我其实特别怕鬼,可我还是选择了修道术,我就是想某天学有所成,回去给强子报仇,杀死那个拉他脚的鬼,也为自己赎罪……阎君,我忏悔,这么些年,我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在忏悔,无数次闭上眼睛,我的眼前都是强子那失望的眼神,我虽然苟活了下来,可我有愧与他啊,我宁愿那时候他没有救我,让我去死…… ”

胖子说的很激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到后来都语无伦次了,咧着大嘴哭。

我没想到,就胖子这大大咧咧的性格,心里还深埋着这种事,这件事想来将他压抑的不轻,这一刻说出来,他一大老爷们都快哭岔气了。

不过听胖子说,当年他只是个七岁的孩子,遇到那种情况害怕是难免的,有那种举动也可以理解。

胖子哭了好一通,突然顿住哭声,一脸决然的表情道:“阎君,我对不起强子,我愿意受过,你让我受过吧,那样我心里还能好过点儿。”

胖子的话吓了我一大跳,这货哭的脑子进水了吧,刚才来的路上,他没看到那些鬼受过的惨景吗?那是随随便便就能受得了的吗?

我一个劲儿的给胖子使眼色,可他对我视而不见,一幅视死如归的架势盯着阎君,生怕人不同意似得。

阎君皱眉做思索状,半天叹道:“这才是真正的悔过之心啊,难得,难得啊,既然受过能减轻你内心的痛苦,那我成全了你也罢。”阎君说完,对站在一旁的无常鬼挥挥手道:“将他带下去吧。”

“是。”

无常鬼领命将胖子拖走了。阎君看着我道:“该你了,你可有什么大过?”

我不想说我杀人这事,可功过簿在那儿摆着呢,诳不了人,于是我装作满腹悔意的样子,低声道:“我~也杀过人……”

“好了。你不用说了。”

我刚说了这么一个开场白,还没容我说经过,阎君忽然打断了我。

我不明就里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阎君道:“我看你们二人,皆是有情有义之人,杀人绝非出自本意,你也去用灵魂的痛楚,抵消所犯的过错,弥补良心上对被杀者的愧疚吧。”

阎君话音刚落,无常鬼上来拖着我就走。

我直接蒙了,不是说说出来就不用受过了吗?麻痹的这啥情况啊……

短暂的蒙圈后,我扭头大喊:“阎君,你听我说完,我没有愧疚……”

“哼,杀人之后还不知愧疚,当严惩,先入刀山地狱。”我话未说完,就被阎君冷冷的打断,那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威严。

“不是,阎君,你听我给你解释……”

我还想辩解,可无常鬼拉着我走的飞快,顷刻间就出了阎君殿的范围, 外面凄厉的惨叫声,瞬间掩盖了我的喊声。

我骂了声娘,一回头,正瞧见胖子那虎逼,被几个小鬼抬进了一个大笼屉里,扣上了盖子。

我心说,这缺心眼的,我今天跟着他算是沾了光了。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