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232章 魂控尸

我想到的棺材中,那具死相狰狞的尸体,忍不住问老伯:“常青他爷爷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老伯重复着我的话,想了想,摇头道:“怎么死的我还真不清楚,不过在他死之前,就已经瘫痪在床上好些年了,他早年在山上炸石头出了点意外,被一块飞起的石头砸中了脑袋,好巧不巧的,就把他给砸的半身不遂了,又因为老伴走的早,所以平日里一直由常老头伺候着,不过他虽然生活不能自理,却一直能吃能喝的,谁知道,某天突然就死了。”

听老伯说完,我仔细一想,看着吴老道,悄声道:“爷,你说长青爷爷的死,会不会跟常青他爹一个情况啊?”

吴老道听了我的话一怔,随即蹙眉,陷入了沉思。

我又在心里,对常青爷爷跟父亲的死状做了一下比较,别说,那死不瞑目的狰狞样儿,还真有几分相似。如果真如我想的那样,那常老头被他儿子杀了这事,就是报应了……

一路胡思乱想着,回到村子的时候约莫有九点左右了,男人虽然情绪低落,但礼数上并没有刻薄我们,让我们去他家吃晚饭。

看他那伤心欲绝的样子,我跟吴老道异口同声的拒绝了。老伯说,去我家吃吧,我儿子儿媳都在外面工作,家里就我一个人,我炒几个菜,咱们喝几盅。

吴老道这次没有拒绝,我们一起去了老伯家。我跟老伯一起去厨房忙活,不多会功夫就炒了六个小菜,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吃喝聊了起来。聊天的内容无非是些地方风俗的闲话儿,这里就不多说了,我们一直聊到夜里子时,吴老道起身告辞,说是去常青家看看。

老伯知道常老头诈尸一事不能耽搁,也没挽留我们,再三嘱咐我们小心后,把我们送出了门口。

乡下的黑夜是极其黑的,星星异常的亮,四周非常的安静,二月的风还很凉……这一切,越发衬托到周围一片死寂,我和吴老道根据白天的记忆,找到了常青的家。

常青家大门关着,吴老道轻轻一推,门应手而开,我们直接走了进去。屋门也关着,透过窗户可见灵堂内有蜡烛的光,只是屋内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出奇。

我觉得有些奇怪,昨天晚上,常老头闹的那么凶,棺材板都差点让它给挠透气了,今夜都已经到子时了,他咋还没动静呢!

我看了一眼吴老道,轻声道:“爷,咱们不会来晚了吧?常老头会不会已经出来,把他的两个儿子害了后,跑到村中作乱去了?”

吴老道没说话,直接奔向灵堂,就去推那屋门。

出乎预料,门是打里面反锁死的,吴老道推了几下没有推开后,倒退了两步,“咣”一脚踹在了门上,直接就把门给踹开了。屋门一开,屋子里的一幕,让我忍不住愣在了门口。

就见常家兄弟二人,跟孙子似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而在他们旁边的棺材上,则坐了一个枯瘦,干瘪的老头,我瞅那老头挺面熟,仔细一想,这不就是长青他爹吗?它怎么从棺材里爬出来,坐棺材板上了?

我看着常青他爹,它同样看着我跟吴老道,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的表情。

这一幕看的我直接懵逼了。

要知道,发生尸变后的尸体,无论变成了哪一种,它们都是在毫无意识到情况下活动起来的,无魂无魄,没有思维表情,只会凭本能吸食人或者兽类的鲜血,可常青他爹这样子,根本就不像尸变啊,要不是我早就知道他死了四五天了, 这么冷不丁一看,还真当他是个大活人。

常青兄弟俩看到我跟吴老道,面上露出了一抹喜色,爬起来就想往我们这边跑。

常老头目光犀利的盯着他们二人,怒喝一声道:“跪下!”

常老头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干瘪、沙哑,带着几分惊悚的味道,这么一喊,吓得常青跟常老三又乖乖的跪了回去。

常老头满意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儿子,转而对吴老道说:“我教训儿子,你休要多管闲事。”

吴老道没有搭常老头的话茬,他蹙眉盯着常老头看了一通,缓缓道:“魂控尸。你会道术?”

吴老道的话让我很是吃惊,关于“魂控尸”的介绍,我曾经在书中看到过。

传说五千年前,黄帝与蚩尤于逐鹿一役中,蚩尤被皇帝砍下了头颅。但这位被砍下头颅的苗族圣祖,凭借着无头之身,还跟黄帝拼杀了三天三夜,而他当时所用的就是“魂控尸术”,此术可以让施术者在死前一刻,将魂魄强行封印于体内,以活尸形态继续存活一段时间。难道这个常老头,竟然会这种奇术?

常老头“咯咯”阴笑了两声,道:“道术我不懂,邪术却会一点,不过你们太高看我了,这不是你们说的什么魂控尸,充其量也就只算是还魂。”

吴老道说:“我早就应该想到了,你既然会布阵破张家风水,肯定也是有些手段的。”

“你知道了这事?”常老头听了吴老道的话,略微惊讶的问道。随即,他又突兀的睁大眼睛,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道:“那我爹的尸体……”

“烧了。”乌老道淡淡的回答。

“烧了!”

常老头重复着吴老道的话,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种痴癫的状态。

常青跟常老三被他爹的样子吓坏了,斜眼看着我跟乌老道,以目光向我们求助。

吴老道对着常老头道:“天理昭然,恶有恶报。在你决定以那种卑鄙的手段,夺取本不属于你的东西时,你就没有想到过会有今天吗?”

常老头重重的叹道:“好一个天理昭然啊,短短的二十几年,竟全都报应在了我的身上……”

吴老道冷眼看着他道:“那你现在是自己走,还是我送你一程?”

“走?我不甘心啊。”常老头说着这话,目光落在了两个儿子身上,道:“我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将他们三兄弟拉扯大,为了他们能有出息,我昧着良心做了那些事情,没想到到头来,我的大儿子竟然杀了我,二儿子,小儿子,就那么眼睁睁的在一旁看着,见死不救,你说,我如何甘心就这么走?”

听常老头说完,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父亲应该也是你杀死的吧?”

常老头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一副丑事被人揭穿后,勃然大怒的表情。不过,他的怒容只在脸上,没有发泄出来,最后怒容变淡,慢慢的变成了一声悠长的叹息,他说:“是啊,我爹瘫痪在床十几年,我整日衣不解带的伺候他,疏于顾地里活计,疏于顾家庭,妻儿,最终导致我的妻子丢下三个年幼的儿子,离开了这个贫穷的家,自此杳无音讯,我心里怨啊,可我能怎么办?他是我爹,我不能不管不顾他啊。”

“那年,张家可怜我,给了我一份看坟的差事,我感激张家,每天早晚各一次,去他家坟上看看,某天夜里,我又去看坟的时候,发现他家坟上一片火光,我很是讶异,回来后将这件事情说给了父亲听。”

“父亲听后沉默了半晌,最后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本破书来,他说,儿啊,这么些年,爹拖累你了,张家那坟地是一处风水宝地,你照着这本书里所说的法子,去把他家与宝地的牵连给断了,把爹葬进去,以后咱们常家,也会成为张家那种有钱有势的大户了。”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