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260章 人俑

昏暗中,我看到了一排排的石人,它们全都保持着立定向前看的姿势,样子像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军人在站军姿,石人的队伍很长,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黑暗深处。

“这~这是……”素素看着这一幕,同样惊讶的无以复加。

我缓了半天,干吞了一口唾沫,磕磕巴巴道:“咱~咱们不会是找到兵~马俑了吧?这里在西安境内,距离秦始皇的墓也不是很远吧,说不定这里另~另外一个陪葬坑。”

“走,我们去看看。”说着话儿,素素挣扎着要站起来。

我连忙将她扶了起来,这时,我眼角余光一撇,惊喜的发现我们之前提着的灯笼就在不远处。

我将灯笼捡了起来,里面的玻璃灯盏没碎,还有很多灯油,这一发现让我欣喜若狂。打火机不是个可以常用的玩意儿,用时间久了烫手不说,还容易烧坏,所以,在这黑咕隆咚的鬼地方,灯笼对我们来说,重要程度就像是在沙漠中找到了水源。

点了灯,我跟素素提着灯笼走近了那些石人。

近了我们才发现,石人并不是石人,而是烧制而成的陶俑,陶俑比真人略高,身上全都穿着甲片细密的铠甲,口眼鼻耳皆具,头上有挽髻的,也有带冠的,一个个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我跟素素在陶俑堆里穿梭,不一会,我们就惊讶的发现,这些陶俑的脸都不一样,千人千面,没有一张是重复的脸。

我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陶俑队伍,心中暗暗惊叹,看这些陶俑的装扮,都是古代人,在各种工业都不发达的古代,烧制这么多的陶俑,得需要多少人力,财力,跟时间啊?

这时素素忽然说道:“古人兴以陶俑陪葬,我猜测,这里应该的王公贵族的陪葬坑。”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若不是有大势力的人,也不具备烧制这些陶俑的能力,可这会是什么人的陪葬呢?”我疑惑。

素素摇头道:“终南山属秦岭一脉,秦岭一脉又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自古葬在这一脉上的帝王将相不计其数,这个一时还真不好推测,不过……”素素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些陶俑倒真跟秦始皇的兵马俑有些类似,那些兵马俑就是千人千面,无一相像。”

我举高灯笼,照着陶俑道:“如果这些真的是兵马俑坑,咱们将其上报国家,那咱俩岂不是名利双收了吗。”

素素道:“你还是先想想,咱们应该怎么出去吧。”

素素一句话将我拉回了现实,对啊,我们现在面临着的,是如何出去的难题,出不去啥都是白扯。

我们掉下来的那个洞口,距离地面有七八米高,没有绳子没有梯子,我们想要爬上去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只能另寻出口。

这是一个地下大厅,有出口一定也在周边的墙体上,我跟素素一商议,决定先顺着周边找找。我俩从陶俑堆里走出来,往旁边走了没几步,我脚下忽然一个趔趄,被什么东西绊倒在了地上。

“小心……”

素素说着话来拉我,可她的手还没碰到我的身体,又顿了下来,蹙眉望着我摔倒的地方,倒抽了一口凉气道:“有死人。”

我斜眼往后看了一眼,就见一具尸体斜躺在我的脚边,显然就是它将我绊倒的。

我一咕噜爬了起来,蹲在那具尸体边查看了起来。

因为洞中的地脉特质,那具尸体并没有完全腐烂,而是像风干了一样,皮肤呈褐色,皱巴巴的贴在骨骼上,不过两只眼睛已经是黑窟窿了,在灯笼的光照射下,尸体的表层泛着一层腻腻的油光,它的头发很长,灰白如枯草,身上的衣服已经腐蚀得破烂不堪,但可以看出,是个古代男人。

“咦?”

这时,素素忽然咦了一声,从尸体的衣服下面抽出了一样东西。我看着那样东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是铜钱剑,看来这个人是一个道士。”素素说道。说完,她停顿了片刻,幽幽又道:“他来了这里,没能活着出去。”

我明白素素的意思,如果说之前我还比较淡定,那在我看到这柄铜钱剑的时候,心里已经慌了,我虽然不知道这个道士当初来此的目的,但他死在了这里,这是不是说明这里没有出口呢?

“程缺,你看这里有字。”素素说话间将铜钱剑递给我。

铜钱剑又称金钱剑,是用一百零八枚铜钱串好成剑,再经加持而成的道教降妖除魔的法器。

现代也有不少人将铜钱剑挂在门口或者屋内辟邪挡煞,但这是不对的,若是不能确定屋内果真有阴灵,还是不要挂刀剑之类的东西在家为好,因为刀剑自身带有杀气,挂在家中会妨碍家人的健康,还容易受伤。若摆放在流年杀位或者不吉利的位置,家中人恐流血,重则有性命之忧。

我接过铜钱剑,剑沉甸甸的,年深月久下,铜钱上都生了绿锈,剑柄处有红缨束尾,不过颜色都快掉成白色了,在红缨的中间,编有一块瓶盖大小的玉佩,玉佩保存的倒是很完好,上面刻有两个古体小字,可以辨认的出,那二字为“太乙”。

“是太乙门的人!”我惊讶。

素素点了点头,疑惑道:“太乙门的人怎么会死在这里呢?看,那里还有一具尸体!”素素眼尖,说话的同时又在昏暗处发现了一具死尸。

我们二人又跑去那具尸体处查看,同样也在他的法器上找到了太乙二字,接下来,同样的尸体我们发现了七八具。

看着那些尸体,心中疑惑万分。

这里,姑且叫它是一座墓吧。这座墓就在太乙门下,我跟素素都能找到这里来,太乙门在此多年,这墓在他们门派中应该算不得什么秘密,那他们这么多人进来,肯定提前都做好了准备,也会有出去的后路,可他们怎么都死在这儿了呢?难道他们不是因为找不到出口被困死的,而是这里面还有其他致命的东西?

这么一想,我心下一惊,忍不住紧张的往四周打量了去……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