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030章 疑团重重

外公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却带着十足的威胁意味。

我趴在通道内听的一头雾水,听外公这话意, 他的身上有封印,封印解开后貌似会很厉害。

封印这东西我多少知道点儿,就是用五行、符箓,太极八卦,法器等方式封镇住某物,而对于被封印者来说,时间是静止的,道行也同样被压制。

可封印不是道家之人对付邪魅鬼祟的一种手段吗,外公的身上怎么会有封印呢?

就在我疑惑不解之时,黑暗中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要去阴间?”

这次那个声音小了很多,似是自言自语,又似在思考。

片刻之后,浓墨般的鬼气潮水般退去,空中逐渐呈现出一个人形。

那个人身穿一套古代甲胄,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而在它的身后,则整齐的站立着一排排兵马,个个甲胄裹身,手持长矛,数量之多将整个空间塞了个满满当当,一直延伸到了土层里!

我看的瞪目结舌,这~这都啥啊?不会是阴间的军队吧?!

我看了一眼外公 ,心说外公也太厉害了吧,一块木牌,几句咒语,竟然把阴兵给召唤来了!不仅如此,他还敢命令鬼将军,外公究竟是何等身份?

那个鬼将军个子没有老叫花子的厉鬼大,却带着一股磅礴的气势与威严。它看了外公一眼,随即飘到那个厉鬼上方,缓缓的抬起手,一道道鬼气组成一道道黑色的气流,从它的手掌倾泻而下,直冲向厉鬼。

老叫花子的厉鬼似乎吓傻了,它瑟瑟发抖,身体似乎承受着千斤重担般,竟缓缓的跪了下去,最后匍匐在了鬼将军的脚下,乖的如同一条哈巴狗!

我目瞪口呆,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厉鬼,就这么臣服了!

鬼将军收拾完厉鬼后,转脸对着老叫花子冷哼道:“阴间之鬼也是你等凡夫俗子可以随意召唤、操控的!不知死活!”

说罢,一挥手,匍匐在地的巨大鬼魂倏忽飞起,反扑向老叫花子,瞬间将他包围!

“啊!啊……”

老叫花子如同老村长一般,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抗,就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叫声在地下洞中格外的刺耳。

“住手!留活口!”外公对着鬼将军呵道。

鬼将军一挥手召回了厉鬼。

此刻再看老叫花子,已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抽搐不止。

做完这一切,鬼将军对外公一抱拳,道:“程不悔,希望你不要食言。”

外公道:“我程不悔说话向来……”

“咦?”

外公话未说完,鬼将军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我的身上,他先是一怔,随即眉头皱起‘咦’了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让他惊讶的东西。

紧接着,他带着一阵阴风倏忽飘到了我的身前,伸出右手,一把向我抓来……

我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跪在地上‘噌噌’往后倒退!

“住手!”

外公爆呵一声,一下子挡在了通道口,冷声道:“他是我的外孙!谁敢动他!”

“外孙?”

鬼将军蹙眉重复了一遍,显然不相信的样子。随即又道:“程不悔?多年之前你七进七出阴间,打伤鬼差,舍弃职位,就是为了他?你要知道,他根本不……”

“闭嘴!”

外公如一头愤怒的狮子,勃然大怒的咆哮了一声,生生截断了鬼将军的话。

鬼将军看了外公一眼,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我,冷哼一声道:“你好自为之!”

说完,也不等外公回话儿,他带着厉鬼,率领一众阴兵转身而去,顷刻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洞内又安静了下来,外公将瑟瑟发抖的我拉出通道,揽在怀中,摸着我头道:“程缺别怕,没事儿了,没事了……”

我感觉到外公整个人都在发抖,他似乎很紧张,又或者,他在害怕,他说的那句没事儿是在安慰我,又似乎在安慰他自己。

我不知道那个鬼将军为什么要抓我,但我从它惊讶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它一定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

鬼将军想说什么呢?我根本不……我不怎样?

和以往无数次一样,外公又那么迫不及待的打断了未出口的话。

我想问问外公,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我问了也是白费唇舌。

不过从鬼将军的话中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当年外公七进七出阴间,吐血而归,是因为跟鬼差打了起来,原因竟是为了我!

鬼差还说,外公因为我,舍弃了在阴间的职位。

难道传言是真的,过阴人真的在地府有职位,可随意出入地府,命令鬼差?

只是外公为何会为我舍弃职位呢?当年我一个新生儿,跟阴间有何瓜葛?外公何至于为了我打伤鬼差?难不成当年我真的寿数尽了,外公从鬼差手中把我的魂魄抢了回来?

可现如今,外公已然没有了职位,他为何还能召唤阴兵?

我看得出,那个鬼将军虽然面上对外公不服,却不敢忤逆外公,外公所说的话它都一一照办,外公究竟何德何能?

……

今晚,凶手找到了,一直困扰着我的好些疑团解开了,可解开那些疑团的同时,我似乎又陷入了一个更大的疑团当中……

沉寂了片刻,各自平复了一下心情,吴老道打开手电跑出通道,直奔两排架子上的‘藏魂坛’而去。

外公安抚般拍了拍我的肩膀,也走了过去,与吴老道一起将坛子一个个打开。

单凭名字,我基本猜到,这藏魂坛十有八九就是装鬼魂的坛子。而外公跟吴老道那么迫不及待去找,一定是认为临河众鬼就藏在那些坛子之中。

可他们打开了所有的坛子,内里皆空无一物。

外公跟吴老道对视了一眼,面上满满的尽是失望。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老叫花子,看到这一幕虚弱的笑道:“程不悔,我~早就告诉过你……临河众鬼都~都已被我超度了,你~~你还妄图有什么奇迹发生吗……”

“你一个人,仅凭这几天的时间,根本超度不了那么多鬼!快说,你将它们藏到哪儿了!”

老叫花子说一句话约莫用了一分钟,他真是快不行了,出的气多,进的气少,外公生怕他忽然死了,打断他的话,急急的问道。

老叫花子轻蔑道:“程不悔,你---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我为什么超度不---了它们?今晚你若不请来阴兵,照样得~得……咳咳……”

说到这里,老叫花子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胸膛里像是装了一个风箱,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才继续接着道:“你~照样得死在我~老叫花子的手中……”

“未能亲手杀了你……我不甘啊!不过~不过这样你就可以亲眼看着阳桥修不成,看着~~整个临河镇变成一片鬼蜮,看着你们当年所……所做的一切功亏一篑,这是~是不是比杀了你更让你……让你……痛苦……”

老叫花子死了,临死双目死死的瞪着外公,似乎等待着外公回答他的问题。

“老程,这~这现在怎么办?”吴老道双手一摊,望着老叫花子的尸体无奈的问道。

“只得走最后一步了。”外公轻叹一声说,末了又嘱咐道:“我不在的日子里,帮我照顾好程缺。”

外公的声音很轻,听起来虚无缥缈,带着一股托孤的味道,我鼻子一酸,莫名生出一种生离死别的伤感。

“你放心。”吴老道信誓旦旦的拍了拍外公的肩膀,反手又揉了揉我的头发道:“咱们走吧。”

外公点点头,转身刚欲走,手电光扫在了佛龛里的石像上,他忽然顿住了脚步。

紧跟在外公身后的我,一头撞在了外公的身上,我摸着鼻子问道外公:“怎么了?”

外公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径直走到佛龛前,将那石像拿在手中细细端详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老程?这石像有什么不妥吗?”吴老道疑惑的问道。

外公将石像递给吴老道,拿手电照着,蹙眉道:“老吴,你看看这尊是什么像?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

我也踮着脚尖凑上去看了起来。那石像不高,约莫三十厘米,白须白眉,一身黄袍,头戴黄色冠簪,双手叠在一起,手心朝上置于膝上,打眼一看,跟‘太清道德天尊’颇为相似,可近看却又有很大的差别。

要知道,但凡供奉,皆有说道,奸淫轻浮不能雕于像上。众所周知,正神都是神态庄重,安详的,使人一眼看去,心下就油然而生一份庄严与敬畏之感。

可老叫花子供奉的这尊石像,虽然看上去就是道家之人,但面上的表情却很孤傲,带着一幅轻世傲物,唯我独尊的气势,仿佛世间只他一人高高在上,俯视苍生,其他人皆匍匐在他的脚下,对他俯首称臣。

“这啥像啊?莫非这尊像本身就没雕好,老叫花子外行,就给请回来了?”我随口推测着。

外公摇头道:“不可能,这石像的神情惟妙惟肖,一看就是精雕细琢出来的。”

说到这里,外公疑惑道:“这老叫花子究竟师从何处?莫非这石像是他门派的祖师爷?”

外公的话同样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按说一个叫花子,怎么可能会道术呢?他肯定是拜入了何人门下,那他的师傅会是谁呢?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