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319章 偷尸

我们几个跟着鬼老道走到了大殿的尽头,鬼老道顿住脚步道:“这里有魔头布下的法阵,所以你们才会找不到入口,接下来你们跟紧我的步伐,千万可别走错了。”

“你说那个魔头会布阵?”麒麟兽蹙眉,“难道它生前是个女道士?”

鬼老道摇头道:“它恨不得将全天下的道士都抽筋剥皮,挫骨扬灰,又怎么会是道士呢?这法阵想来也是一些邪术妖法儿罢了。”鬼老道说完,迈步向前走去,他脚下走的很混乱,东走几步,西走几步,前进几步,倒退几步,毫无规律可循。我们紧随着它的步伐,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

走了约莫两分钟,鬼老道停了下来。我站定在他身边的时候,看到前面出现了一扇门。

鬼老道指着那扇门道:“到了。”

他的声音比在外面的时候小了很多,压着嗓子,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似乎很紧张。我被他搞得神经也绷了起来,小声问道:“我们就这样进去吗?”

鬼老道说:“鬼对生人气很敏感,这么贸然的进去很容易惊扰了它,你身上有没有什么能压制阳气的东西?”

我说:“有。”把鬼屎从兜里掏出来塞进了嘴里。

鬼老道点了点头,又看着五爪金龙跟麒麟兽道:“二位灵尊虽然压制了气机,可上古灵兽之威太过强大,千年厉鬼又神识敏锐,二位进去它多半会有所察觉,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请二位在门外等候。”

五爪金龙嘀嘀咕咕道:“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一个女鬼而已,大不了直接除去她。”

鬼老道说道:“灵尊认为住在这里的女鬼,还是普通的女鬼吗?你又能肯定惊扰了它后你能全身而退吗?”

鬼老道的话说的有道理,女鬼敢紧邻鬼门而居,来此必须由可千变万化的怪物引路,行事又多诡谲,肯定不是一般的鬼。我倒不认为它真的能打的过五爪金龙和麒麟兽,我就怕它会使用什么邪魅手段,为我们之后救人带来麻烦,所以,还是小心行事为好。

我将其中的利害关系给五爪金龙说了一遍,五爪金龙不满的嘀咕了几句,也作了罢。

之后,我招呼鬼老道:“咱们进去吧。”

鬼老道没挪地方,摇头道,“这门内还有两幅画,一副挂在厅里,另一幅挂在魔头睡觉的房内,我的身体在……”说起身体,鬼老道欲言又止,最后蔫头巴脑道:“身体你进去就看到了,你进去将那两幅画跟我的身体都带出来,我就带你去救人。”

鬼老道的话听的我直接瞪了眼,“不是,听你这话意,你不打算跟我一起进去啊?”

我话音刚落,五爪金龙接茬道:“老头你啥意思啊?我们身上气机太盛,不进去便罢了,你一个鬼为什么不进去?不会是这门内有啥危险,你不敢往里进,让这小子去当壮丁吧?”

鬼老道哼唧了一番,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半天他道:“现在那魔头睡着了,只要不将它惊醒,是不会有危险的,小友,你就去吧,两幅画都在明面上挂着,一眼就看到了,我的身体也不重,很容易就带出来了……小友,事不宜迟啊,出来后还的救人呢。”

我了个去,这鬼老道面上一副苦苦哀求我的样子,实际是拿救人一事将我捏的死死的啊,看来今天我不帮它把尸体和画倒腾出来,它是不会带我去救素素的,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进去就进去吧。

“老二,老三,你俩可都竖起耳朵好生听着点儿,要有何异动快去救我。”我叮嘱了五爪金龙跟麒麟兽一番。它俩异口同声道:“你就放心吧。”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一左一右将鬼老道夹在了中间,一副鬼老道要敢耍花样算计我,就让它好看的样子。

我走到门前轻轻的一推,门应手而开,我在门外犹豫了几秒,一咬牙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阴冷,虽然也有光线,但光线不如外面的明亮,蓝幽幽,鬼气森森的。

我四下打量了一圈,屋子挺小,跟普通住户家的房间没啥大的区别,屋内没有人,没啥摆设,也不见鬼老道的尸体,只有在房间的正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画了一个道士,道士身穿灰袍,头上挽着一个发髻,背对着我,不用说,这就是鬼老道。

我踮着脚尖,轻轻的往前走,想先将那幅画取下来。可我刚走了没几步,耳中突然传来了一阵萎靡之音,似是一个刚睡醒的人在慵懒的呻吟。

我吓了一大跳,脚步猛然顿住,额头上的汗刷就下来了,我心说,不会这么倒霉吧,我这刚进来魔头就醒了?

我正想赶紧退出门去再想办法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娇哼低喘的,听起来不对啊!

我脑子里略一琢磨,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与此同时,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直往脑袋上冲,面上不自觉的变的滚烫了起来。

我一个正当年纪,又未经人事的正常小伙子,乍听见这柔腻的声音,这种反应也属于正常,不过,下一秒我就冷静了下来,心说,这声音肯定是那女魔头发出来的,她一个女鬼,哼哼唧唧的干什么?莫不是整日雕刻那些淫秽的石像,雕刻的自个儿春心荡漾,做起春梦来了?

这么一想,我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声音是从一扇房门内传出来的,那里应该就是女鬼睡觉的地方,我屏住呼吸,悄悄的往那门口走去,如果女鬼真是在做春梦,那说明她睡得很沉,我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将里面的那幅画偷出来 。

我走的小心翼翼,我虽然含着鬼屎,但鬼屎只能遮蔽人的气机,使鬼感受不到我的存在,但并不能让我隐身,要照了面,鬼照样能看到我。

那屋子的门没关严,闪着一条筷子宽的缝隙,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透过缝隙往门内看去,这一看之下,我目瞪口呆!

就见屋内的地上正躺着一个男人,男人身上则跨坐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女人的身子起起伏伏,在男人身上不停的耸动着。

让我目瞪口呆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做出的那种自然反应,而是因为男人身上的那个女人,那个赤裸的女人,她实在是太老了,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一身褶皱……而在她身下的男人我也认识,是前来参加五道门比试的一个小伙子。

那小伙子惨啊,被这么个老女人蹂躏,却一动都不能动,好像被施了什么法儿,但我知道他的脑子里肯定是清醒的,因为我看到他一脸生无可恋。我不仅有几分同情这小伙,这丫今天遭此一劫,得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啊?弄不好整个后半生就不举了。

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通,我赶紧别过了眼去,这画面太缺乏美感,辣眼睛。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