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330章 竟然是他

这么一想我有些急了,魔头说过,每次祭祀都只有一个无心人来这里。吴睿早都死了,不可能抓着素素来祭祀了。那是这山中另外还有一个无心人,还是说素素实际并不是被无心人抓走的呢?毕竟魔头也只是推断,并无确凿的证据证明素素肯定会被带到这里来。如果抓走素素的另有其人,我们一直在这里等着,到时不仅等不到素素,岂不还耽误了救人的时机了吗。

想到这里,我问魔头:“什么时候到血月之夜?”

我不会观天象,无法推断异象发生的时间,唯有问个明白,如果距离血月之夜还早,我就先出去找人,到血月出现的那晚再回来。如果距血月之夜还有一天半日的,我就等在这里碰碰运气。

魔头抬头望望灰蒙蒙的天,说道:“今晚。”

我们聊了这么半天了,估计着天差不多也晌了,距离天黑也没几个时辰了,我也没必要出去了,就在这儿等着吧。

之后我们又聊了几句,魔头跟鬼老道就夫妻双双把洞还了,魔头将洞门关的严严实实的,虽然她没说什么,但我知道,她不想插手晚上的事情。

对于魔头所说的数量庞大的怪兽,我心中有所顾忌。与五爪金龙和麒麟兽合计了半天,最后商议出一套策略,我们不要与其硬碰硬,躲在暗处先看看,如果素素真的出现了,五爪金龙在第一时间卷起她就跑,五爪金龙会飞,被追上的可能性不大,如此,我跟麒麟兽便不用出手了。而如果来人中没有素素,我们也不要多生事端。

这之后,五爪金龙出去抓了两头野羊,我们三个饱餐一顿后,我又强迫自己睡了一觉,连续多天吃不下睡不着,我的身体已经处在了一个很不好的状态,现如今,唯有养足精神,才能更好的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这一觉醒来就已经是晚上了,东方天际升起了一轮圆月,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在终南山中兜兜转转了这么些天,现在已经到五月中旬了。

月亮跟我们平日里见到的没有什么区别,血月之时还不到,我们找了个地儿躲了起来,想着他们来后,按照计划行事。

这一躲就躲了半天,我不时的盯着天山的月亮瞅,圆圆的月亮周边泛着黄白色的晕,就是没有变红的迹象。

“魔头不会把日子算错了吧?”五爪金龙抬头看了一眼月亮,似乎也没有耐心。

我心中更是火急火燎的,生怕素素不出现,如果今晚素素再不出现,那接下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当中,当属麒麟兽最为镇定,它四爪趴伏在地上,样子如同一只在静候猎物的狮子,同时,它劝我们,“不要急,这不才月到中天吗。”

我们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会儿,麒麟兽忽然“嘘”了一声,轻声道:“别说话了,看,来了。”

听了这话,我急忙顺着麒麟兽的目光往前看去,就见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光点在往这边移动,像是有人提着一盏灯正在往这儿走。

我们三个立刻趴伏了下来,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白光,随着光点逐渐变大,我看清了白光的来源,顿时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身子都颤抖了一下。

白光来自于一盏白灯笼,白灯笼上用黑笔写了一个大大的“冥”字,那是阳间烧给死人提着照亮阴间路的引路灯。我想起了我们来的路上,经过的那段黑得如同锅底的路,这盏冥灯应该就是用来照那段路的,但是,这种灯笼人提着是没有用的,那是鬼的玩意儿,所以我敢肯定,提着灯笼的不是人。

随着灯光越来越近,我也看清楚了情形,提灯笼的确实不是人,那个灯笼是自个儿凌空飘着的,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大毛它们变出来轿子,难不成这灯笼也是怪兽变化的?

在灯笼的旁边走着一个人,依稀可以看清是一个男人,但距离还是有点儿远,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在男人的身后跟着一大群黑压压的怪兽,数量约莫得一两百,怪兽大约有一米高,有的跟人一样直立着行走,有的跟兽一样四足着地,但不管是两条腿走的,还是四条腿走的,都一个特点,蹦蹦跳跳的,有的一边走还一边发出“吱吱”的叫声,声音很短促,像动物园里的猴子。

我在那群东西中间迅速的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素素的影子,来者中除了那个男人之外,其余的全是那种怪兽,不过在它们中见,我看到有几只怪兽抬着几个鼓囊囊的袋子,我猜想,素素有可能就在袋子里装着,但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我们没有轻举妄动,继续观察。

过了一会儿,那些东西走的更近了,我依稀看清了它们的样子,它们生着一张介于人跟猿猴之间的脸,浑身红毛,却唯独生着一对白耳,满口獠牙突出嘴外,前爪细长,后足粗壮,模样像猴子跟猩猩杂交生下的物种,但我知道它们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在它们的身子周围,环绕着一圈阴气,对,就是鬼身上才有的阴气,竟然出现在了这群怪的身上。

“老二,你认识这是些什么兽吗?”我低声问道五爪金龙。

五爪金龙作沉思状思索了一通,小声道:“南有招摇山,临于西海上,山上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可通阴阳,辨以往,可唤鬼,却不知未来也。”

五爪金龙文邹邹的一番话,听得我直接懵逼了,我说:“老二,平日里你口无遮拦的没个正行,这节骨眼上了你给我拽这些文的,成心的吧你?说白话。”

五爪金龙干笑了两声,道:“白话就是在招摇山中有一种兽,形状像猕猴,既能匍伏爬行,又能像人一样直立行走,但长着一双白色的耳朵,名字叫狌狌,那玩意儿可通阴阳,还能知道往事,能召唤来鬼,却不能知道未来。”

“你的意思是这些怪兽是可通阴阳,可召唤鬼的狌狌?”

五爪金龙点头道:“我瞅着有点儿像。”

我正待想问问五爪金龙,狌狌具体有什么神通,可就在这时,趴在我身旁的麒麟兽突然“咦”了一声,声音有些激动道:“你们快看,前面走着的那个人!那不是守一吗!怎么会是他呢……”

麒麟兽的话让我一惊非小,迅速将目光挪移到了男人的身上,男人清瘦高挑,一袭长袍,可不就是守一吗。

之前,在麒麟兽注意到魔头放走的那些人中,没有五道门的人时,我脑海中就曾闪过一个念头,怀疑过守一,不过我也没往深了想,没想到,那一闪即逝的念头竟然成了真的,难道守一也是无心人?

这么一想,我忙问道麒麟兽,“这个守一是什么来头?他是什么时候加入五道门的?道行如何?”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