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438章 诡异的死法

王八烤了并不好吃,没油水,没盐,还有一股子土腥味,烤了两个,我们便都没了吃的胃口,五爪金龙把抓的七八个大王八又噼里啪啦的丢回了水里。

不过那玩意不好吃归不好吃,却挺补,吃完力气就上来了。

我站起来往河中看了一眼,自语道:“这地方怎么有这么多的龟呢?”

素素说:“应该是修建这里的人故意养的吧,龟是吉祥物,养在这里八成为图个吉利。”

五爪金龙不屑道:“人都死了,还图什么吉利啊?我看八成这条地下河就盛产这个,咱们走吧,刚才捡柴时我看前方不远有一座大殿,孙老头说不定钻大殿里去了,咱们去那儿找找。”

我问五爪金龙,“这下面你都转了吗?有多大?”

五爪金龙说:“转了一圈,很大,这里应该是天然形成的,滇王应该是不知如何发现了这里,便就地取材,收拾了收拾,自个儿住进来了。

说到这里他又问我:“小子,你还记得咱们在终南山时,见到的那个荒村吗?”

我点头说:“记得。”又问他,“为何忽然提起了这茬?”

五爪金龙道:“我刚才粗略的看了两眼,觉得这个地方跟那个荒村有些类似,这里除了那座宫殿外,也有一些废弃的房子,这不像古墓,更像是一座古城。”

“古城?”我重复着五爪金龙的话,心说,两千多年前,古滇国在一夜之间消失,难道是搬到了这里?

“你看,就在前面。”五爪金龙指着前方,示意我看。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依稀看到了一片建筑群。

那是用木板搭建起来的简易的房子,我走到其中一间房前伸手推开了门,见屋内有些简易的青铜器具,“看来确实有人在这里生活过。奇怪,他们为什么要跑到地下生活呢?这里的空间虽然足够大,可这种不见天日的环境,根本就不适合人类居住啊?”

我们几个大眼瞪小眼了一通,谁都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之后我们继续往大殿走,路上,随处可见枯骨,横七竖八。

如果将这里比喻成一个村子,村中死了人,是不可能胡乱丢弃在街道上的,像这种情况,应该是发生了什么突发状况,致使村中人都死光了,无人收尸,才会尸骨遍地。当年,这里的人经历了什么……

想着,就到了大殿前,大殿高高在上,一条宽大的石阶直通而上,石阶的两边,隔不远就立着一根青铜柱,柱身雕龙刻凤,上有灯盏。我想,当年这里的灯都燃着的时候,一定也相当气派。

台阶之上,大殿之前,是一片挺大的空地,那片空地上摆放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鼎。鼎在古代被视为立国的重器,是政权的象征,摆在殿前不足为奇,我们都没在意,直接饶过大鼎,直奔殿门而去。

“当。”

就在我们要推殿门的时候,忽然听到那鼎内响了一声,响声很轻,但在这种寂静的环境中,还是被我们捕捉到了。

“什么东西?”我猛然的顿住了脚步,扭头,目光落在了大鼎之上。

五爪金龙最是直接,二话没说跳到了鼎上,伸脖子往里瞅了一眼,惊呼道:“老孙头!”

“孙老怎么跑这里来了?”我与素素对视了一眼,也跑了过去。这时,五爪金龙已经将孙通从鼎里拎了出来。

孙通浑身哆嗦的厉害,嘴巴张着却说不出话来,胸膛剧烈的起伏,脸青紫,那模样有点儿像气不够用,又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孙老,您怎么了?”

我跟素素同时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

“这是又犯病了,在上面的时候犯过一次。”五爪金龙还挺有经验,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插进了孙通的兜里,摸出了一个小药瓶儿,倒出了几粒小药丸塞进了孙通的口中。

那药还挺管用,吃下去差不多五分钟,孙通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面上颜色好看了几分。

“我说老孙头啊,这鼎比你还高 ,你这老胳膊老腿咋爬上去的啊?你就不能消停会儿?要是我们没有听到你敲鼎,这鼎今天就成你的棺材了。”五爪金龙跟训孙子似得,给孙通好一通说。

孙通摇了摇头,张口想说什么,还是有点力不从心。他使劲的喘了两口,这才指了指大鼎,断断续续道:“鼎,里面~有~有东西。”

“有什么东西?”我问道。

“有~有……”

孙通说话气短,五爪金龙听的着急,干脆自己又跳进了鼎中,下一秒,他从鼎内丢出了一身衣裳。

“就是这身衣裳?”我问道孙通,我实在看不出一身衣裳有什么特别。

孙通摇了摇头。五爪金龙亦从鼎内一跃而出,他说:“那衣裳里面有东西。”说罢蹲在地上摆弄了起来。

我凑了过去,片刻,五爪金龙将衣裳解开,从里面拽出了一团沉甸甸,皱巴巴的东西。

“这是?嘶……”

东西一抖擞开,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看清楚了,那竟然是一张新鲜的是人皮!人皮上不见伤口,内里却连骨头都没有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三个的目光同时聚集到了孙通的身上。

孙通又缓了两分钟,才给我们讲道:“我跟老二一起下来后,他去勘察情况了, 我一个人走了一段儿,忽然就看到了一个人影,我以为那是你们其中的一个, 就叫了一声。不想这一声惹来了祸端,那人猛的转过身来,冲着我就跑了过来。”

“我一看他不是我认识的人,且凶神恶煞的,意识到不好,撒腿就跑,后来我跑到了这里,原本想躲进大殿中,可大殿门太重,我推不动,那人眼见着也追上来了,在殿门进不去的情况下,这里也唯有大鼎可以藏身了,所以情急之下,我躲进了鼎中。”

“不想那个人随后也跳进了鼎中。”

“当时我吓坏了,可还是佯装镇定,问他是谁?那人不回答我,他像只野兽一样扑到我的身上就咬。”孙通说到这里,让我们看他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赫然有一个血琳琳的伤口。

“那后来他怎么变成了一张人皮?”我疑惑的问道孙通,以孙通描述的那种形式来看,他本是必死无疑的。

孙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咬上我的时候,我拼命的反抗,可我这把年纪了,对方却是一个中年大汉,我的反抗显得苍白无力,最后,我都放弃了,闭着眼睛等死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人忽然放开了我,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尖叫,尖叫声持续的很短,接着就没了声儿。”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战战兢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他大张着黑洞洞的嘴巴,嘴巴里的舌头没了!”

“那人似乎特别的痛苦,拼命的在鼎中挣扎,挣扎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渐渐的不动了,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像一个撒了气的皮球,身体慢慢的塌陷,从头到脚,最后~最后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