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518章 上梁

“梁上不去?没找先生看良辰吉日吗?”我问道王局长。

王局长懂得还挺多,他道:“通书上说:房屋上梁有如人之加冠,是大事儿,那能不看吗?梁就是照着先生掐算的日子,时辰上的,可还是出事了。”

“哦?上梁也出事了?又出的什么事?”我问道。

王局长给我们讲道:“前面出事出的,修这祠堂时大家格外的提心吊胆。上梁的那天我也在,大家掐着表瞅着时辰,生怕早一分晚一秒的出岔子。”

“吉时到了的时候,大师傅吆喝一声“起啊”。然后众人一起出力,往后使劲儿的拉绳子。”

“几百斤的主梁晃悠悠的往上升去。可升到一半的时候,众人无端觉得绳子另一头在变重,要说主梁才几百斤,八九个大汉吊起来那是个小意思。可是他们却越拉越重。”

“大师傅在墙头顶上看见那一幕急了,扯着嗓子再吆喝一声:吉时己到,快起啊。”

“当时旁边几个人看事不好都上去搭了把手,差不多有十几个人,大家更使劲儿的拉,一个个抻的脖子上青筋暴露,憋得脸通红,可梁还是吊不上去,那感觉好像梁从木头的变成了铁坨子的,沉了若干倍。

“风俗中,主梁离地后就不能再放下来了,大家没办法,就那么僵持着,问木匠师父怎么办?”

“大师傅也是老江湖了,做木匠这行半辈子,这情况不是没见过。他说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这块土块的神灵怪罪你们敬奉不周,不肯让房梁上去,再者或许是房子冲到了煞。”

“工头急问他,那现在该怎么办?”

“大师傅吩咐道,再叫多几个大汉上来帮忙,一定要拉住绳子,千万不要让主梁落地,剩下的人赶紧去多准备一些供品,再拿几串鞭炮过来。”

“大家正待按照大师父的要求去准备,可还没来得及走开,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吊住主梁的四根大麻绳竟然都崩断了,拉着绳子的一干人等摔了个四脚朝天,大师傅的脸色当时就煞白煞白的了。”

“我们几个领导也吓惨了,问大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大师傅说,这人手腕子粗的四根绳子就这样断了,恐怕这事没那么简单了,我推断,不是这地下埋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是这一片有邪魅鬼祟在警告我们,不许修这间房子。”

“听了他的解释,我们的汗都下来了,问他那现在怎么办?”

“大师傅摇头道,对不住了啊,这梁我上不去,你们另请高明吧。”

“工头也被上头逼急了,哀求道,师父,您就再试一次吧,这次咱们换几条好点的绳子,四条不够换八条,这梁要是上去了,我再给大家每人加两千块钱。”

“木工师傅的工资也不高,两千够他们小半个月的工资了,他们几个商议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这次上梁前大师傅做了十足的准备,他亲自用墨斗线在主梁上各弹了几十下,说可以辟邪。然后又吩咐人买来很多供品,炮仗,香烛纸钱等。”

“一番供奉后,大师傅自己站在墙头上,在升梁的过程中不停的放炮仗,别说,这样还真好使,这次主梁终于升上去了。”

“大家伙都很高兴,以为轻轻松松两千块到手了,可谁曾想,大师傅刚从墙上下来,突然就听“轰”的一声,主梁的一端突然又掉了下来,好巧不巧的正砸在了大师傅的头上!几百斤的大木头从高空坠落啊,那力道直接给大师傅开了瓢,刹那间红的、白的迸溅了出去,场面血腥,惨不忍睹,众人哗然,纷纷跑了。”

“这下,谁都不敢再去上梁了,祠堂建了一半也搁置了。直到昨天谢书记找到我,说有位道行高深的先生想要建一座寺庙,问我有没有何合适的工程,可以帮着插建一下。我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祠堂的事情,今个儿一早便叫着谢书记跑了来,想问问先生有没有把握破破这事,如果有,咱们祠堂也不建了,直接改建寺庙,先生看这事怎么样?”

我蹙眉道:“改建寺庙倒是很好,可那里的东西听起来好像不好对付……”

“你小子咋老长他人志气呢?”我话未说完就被五爪金龙打断了,他道:“你也不看看咱们现在是啥阵容,长虫它们仨,加上我跟老三,我们五个往哪儿一站,一般的邪魅鬼祟它都不敢跑,得乖乖的跪下来叫声大爷。”

王局长看着五爪金龙,一副你是谁?咋这么能吹牛逼的表情。

五爪金龙回瞪王局长道:“你瞅啥呢?咋滴?不服?”

王局长又看了我一眼,像是问我,“我该服还是不服?”

我正待开口,紫阳道人激动的声音突然自楼上传了下来,他道:“这事就这么定了,那个公园在哪儿?快带贫道去看看。”

王局长跟谢书记循声望去,看到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紫阳道人时,吓得同时弹跳了起来,躲在了我的身后。

紫阳道人的样子真挺吓人,干巴的跟一具干尸没啥区别,普通人见了一时还真受不了。

我跟王局长和谢书记介绍了紫阳道人,安抚了一下他们的情绪。又对紫阳道人道:“算了吧前辈,您老还是在家好生等消息,这事我们几个去差不多就能搞定了。”五爪金龙说的对,邪魅鬼祟想在我们几个面前闹幺蛾子,那也得先掂量掂量自个儿够不够分量。”

王局长听我答应了很高兴,迫不及待拉着我们现在就走。

我们也没迟疑,一群六个,跟着谢书记和王局长,浩浩荡荡的就去了公园。

公园的占地面积很大,王局长开着车带着我们到了出事点。下车后他指着一座盖了一半的房子,说:“就是这里了。”

我往前几步,围着房子里打量了起来。

看框架,房子盖的不小,不像村镇上那些小祠堂,更像是一片小建筑群,有主、次殿之分,可以想象建完之后一定很气派。

主殿内斜立着一根粗大的房梁,落在地上的那一端,上面沾有明显的血迹,地上也有一滩血,墙上还有迸溅的血滴,可见那个木匠师父死的有多惨。

我开了眼,发现周围确实环绕着丝丝阴气,不过却不见阴物。

“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吗?”谢书记不敢进来,站在距离屋子七八米的地方喊。

“这里确实有阴物出现过,但现在并不在这里,八成是见了龙大爷吓跑了。”五爪金龙回答谢书记的同时还不忘吹捧自己。

谢书记一听阴物不在这里,这才敢走上前来,问道:“那该怎么办?”

五爪金龙道:“它不是喜欢在上梁的时候闹吗?那咱们就把这梁给升起来,看看它今天敢不敢出来,要出来 ,龙大爷让它吃不了兜着走。”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