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598章 墓毒

男主人道:“此事说来话长啊,这事要从几年前说起。”

几年前,我们村旁边的“豢龙庄”来了一个风水先生。

每一个走江湖的,都有一套自己的看家本领,那个风水先生的本事就是“看坟断事”。

你不用告诉他家中有什么人,出过什么事,你只要将他带到你家祖坟上,让他看上一眼,他就能说出你家三代经历过的,和将来所要经历的,可圈可点的事件,特别的灵验。

风水先生走江湖就是为了给人看风水,他看坟断事也只是给自己打名号。农村人信这个,风水先生的名号打出去后,来找他的人络绎不绝。

豢龙庄有一个很有钱的老杨头,他将风水先生请到家里去,好酒好菜的款待着,让风水先生为他寻一处风水宝地。

那天先生喝的有点儿多,大着舌头对老杨头说,来的路上,我看到了一座山,那座山钟灵秀美,龙蟠虎踞,绝对是你们这里最有灵气的一座山,谁要是埋进那坐山上,后辈子孙成龙成风不在话下啊。

老杨头一听这话很高兴,就让先生带他去那座山看看。于是风水先生就将他带到那座山上。并告诉他,此山多石,要开山为陵。意思是要在山上挖个洞作为坟墓。

在我们这儿,只要上头双亲不在了,就可以“立坟”,所谓的立坟,就是把坟坑先挖好,待百年之后,一口棺材落下便可。

老杨头的老父母早就不在了,风水先生走后,他便萌生了给自己立坟的想法,于是,他找了一些人,按照风水先生给点的穴就挖了下去。

没想到,几个人挖了不多时,竟然将山给挖通了,那个山里竟然有一个洞。

挖坟的人都很激动,有的说那洞是宝洞,有的说是古墓,里面肯定有古董,于是一群人一商议,就转进洞里寻宝去了。

然而,他们在那洞中啥都没找着,进去的人出来之后,反倒生了一身白疮。

那种疮起初的时候不严重,就跟身上起了个粉刺似的,不疼不痒。所以大家开始也没在意,可是没出三天,人们身上的疮开始红肿溃烂,流脓流水了起来,并且面积还在扩大,颜色也在加深。最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痒,痒的跟身体里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似得。

他们去就医,医生给开了各种过敏药,药膏,摸了啥用没有,反而更厉害了。也是在这时,人们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这怪疮会传染!

怪疮传播速度惊人,一传十,十传百,没出一个礼拜,村子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得了这怪病。并且这病还向周边蔓延,就跟瘟疫似得,我们附近几个村子也陆陆续续的有人跟着遭了秧。

这事被上头的人知道了,派下了市里的大夫,专家,可是谁都没见过这种疮,于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各种药都用上了,但都没什么效果。最后,为了防止这种怪疮蔓延,上头下令,将我们附近这几个村子全部隔离了起来。”

说的好听,那叫隔离,说的不好听了,便是让我们等死。

大家真快被那怪疮折磨死了,一群大老爷们痒的嚎啕大哭,都恨没多生几只手在身上抓,那十个指甲都跟铁耙子似得,一下下挠的身上血淋淋,那时候就不止是痒了,还疼,又痒又痛折磨的人生不如死,有承受能力差的人甚至选择了自杀,也有因为挠的太深,太狠,感染导致死亡的,总之,那段时间每天都有人死去。

在死亡面前,人求生的本能是很大的,在治又治不好出,出又出不去的情况下,人们开始自己想办法。

有的人上山上挖草药,有的人从河里挖淤泥往身上沾,总之,各种土方子都用上了。后来,有人联想到,这个怪病的起因,是因豢龙庄那几个人进了那个山洞,会不会这毛病跟山洞有关系呢?

这样一想,成群结队的人上山去祭拜,以为得罪了山魈野怪。

可是也没有用。后来大量的人死了!

就在大家都绝望了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个外乡人,也不知道在严密的封锁下, 那个人是咋进来的,他跟我们说,我们都种了墓毒,他能解这种毒,让我们每个村出几个代表,跟他一起制药。

一听来了能治病的,大家就跟见了活菩萨似得,于是每个村子派出了几个德高望重的老者,去跟来人关门制药去了。

整整一天,那些老者才出来,出来后,他们吩咐大家,把所有的死者都搬到那个山洞中。

然后让我们每个人都放了一杯子血,说是叫什么刺血疗法,将血倒进了一个大坛子里,交由那个人处理,最后,他给我们每个人吃了一粒药丸。

说也奇怪,放完血吃完药之后,我们身上的疮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没用多时,竟然好了!

病是好了,可自那以后,那个山洞变成了我们附近几个村子的禁地,除了那几位老者外,没有人敢进去。

“那几个老头还经常进洞中去吗?”郝利问道男主人。

男主人点头道:“不是经常,但一个月总要去几次,以前董泽湖内淹死的人可以随处分尸,但自怪疮消除了以后,再有淹死者,分尸只在那个洞中进行,除此之外,几位老人家还时常去洞内祭拜,也不知道那洞中住的是哪路神仙。”

听男主人这话,重要的内幕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关于山洞,祭祀的事儿,看来只有村里那几个老头子知晓了。而当年来给村民治病的那个人,我怀疑有可能就是御龙人,他给村民治病之后,那些老头开始在洞中分尸,祭拜,这应该是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这事我还得想办法查一查。

郝利又始在那挠头,想来是再想还有什么要问的。

这次男主人学乖了,没急着要走,眼巴巴的瞅着郝利。

想了一通,啥没想出来的郝利往我这儿撇了一眼。我冲他摆了摆手,意思是暂时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就在这时,一道手电光射来,我扭头一看,是女主人找来了,我对郝利招手示意他走。

郝利对男主人道:“你回去吧,今晚之事不要跟任何人说起。”

男主人点头如捣蒜,一连说了好几个是,然后爬起身来,屁滚尿流的往大院方向狂奔而去。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