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791章 睁眼

烛阴没再给我说话的机会,话音一落,它的头高高扬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对着我的头上压了下来。

我没有躲,而是举起纯钧剑,运用内力,对着俯冲下来的烛阴咽喉七寸处狠狠的迎了上去。

古籍中只记载了烛阴的厉害,却没介绍对付它的法子。蛇打七寸,七寸处不仅是蛇的心脏位置,还是它的脊椎骨上最脆弱,最容易打断的位置,烛阴虽然不是蛇,但在我看来,它的身体构造应该跟蛇差不多,我就先打个七寸试试。

烛阴的头又大又沉,带着一阵凌冽的破空之声,像一个抡起来的磨盘,加之我不知道这东西的深浅,若在陆地上,我是断然不敢铤而走险捅它七寸的,但在水中却不一样,打不过我还有往水下潜的余地,水也可以替我缓解部分压力,所以这一剑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死,这是最主要的。

纯钧剑发出耀眼的寒光,对准了烛阴。

烛阴不躲不闪,直直的砸了下来,一副送死的架势。

“砰”一声响,烛阴撞在了我的剑上,我虎口一麻,接着是一阵撕裂的疼痛,那感觉就像是我这一剑刺在了钢板上,并随着那撞击力,我一下子被拍进了水里。

我心下叫声不好,这玩意果然不好对付。

还没待我浮起来,烛阴就下到了水底,在水中,它行动迅捷,张着大口向我咬来。

我手忙脚乱落荒而逃,心说坏了,这六道泉眼里怎么还进来这么个硬茬子,我可是惨了。

好不容易浮上水面,我拼命的朝着石棺游去。

我心说:这石棺在泉眼内呆了几千年,烛阴都没碰它,我刚来的时候坐在棺材上,它也没动我,是我进了水中它才对我生出歹意的,我心中抱着侥幸,希望爬到棺材上后,它就会放过我。

这时,我看见那截断臂攀附上了石棺的边沿,看来准备开棺了。

这个挨千刀的,见我被追的跟落水狗似得,它竟然选择了视若无睹,若不是我将它从青铜坟中带出来,他丫的能重见天日吗?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这一点,他跟与我多次出生入死的五爪金龙比起来,差了那不是一星半点儿。

我一边逃,眼角的余光看见五爪金龙化出了真身,百丈龙身在封印外盘旋、咆哮着……当然,我听不见他咆哮的声音,我只是看他张着大口,估计是在喊。我猜测,他应该是在威胁烛阴,想以他这个万兽之尊的身份替我解围,然而,烛阴吊都不吊他。

也是,一层封印,两个世界,五爪金龙再怎么厉害,也是个进不来。更何况,五爪金龙虽为龙,也才不到三千年的道行,除却金龙光环,这烛阴的修为不一定比他差。

烛阴也又浮出了水面,在水中,在这么点个地方,我跟它周旋,我简直就像在瓮里的鳖,被抓那是早晚的事儿。

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它并不急着要我的命,只是时不时的抽我一尾巴,就是不让我接近那石棺。那感觉,它就是一只猫,而我则是被它抓住的老鼠,它不急着把我吃掉,而是想要先戏耍我一番。

我们之间现在的状况,特别像一个小游戏,那就是“打地鼠”。我这儿刚冒出头来,它就给我一尾巴抽水里去,我再冒出来,它再抽……

没几下我就被抽的头晕眼花的,也腾不出手来还手,当然,我就是还手,也打不过人家,在水里我本来就不占优势,纯钧剑也伤不了它,化魔珠又怂了……

“救命……你这条臭胳膊,快救救我,你真的想眼看着我死?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终于,我忍不住了, 开始向断臂求救,再这样被烛阴虐打下去,我怕被打得脑出血。

对断臂我还是抱着一点儿希望的,我觉得他要对我不利,在空间戒指里的时候,就不会帮着我练功了,那时候我可没少用他。

我这么一喊,烛阴忽然停住,面对着断臂的方向,抻着脖子不动了。

看它这样子,似乎之前并没有发现断臂,到现在才看到呢。

他怔怔的看着断臂,歪着脑袋似乎在想什么,想了一会儿,他的头忽然使劲儿往后抻了起来,那样子像是感到了莫大的危险。就跟猫拱起了背,鸡炸了毛,想攻击却又不敢不攻击的样子。

我一瞅这光景了,心中一乐,它竟然害怕断臂,看它刚才牛逼哄哄那样,我以为它天不怕地不怕呢。

烛阴没进攻,但也没逃跑,正面断臂的位置,我看到它的眼皮一动一动的,似乎要睁开。

见这情形,我赶紧手忙脚乱的往断臂处游去,虽然我不知道它睁开眼睛后会发生什么,但铁定不会发生啥好事儿,我得找断臂护着。

断臂对我的呼救毫不理会,已经沿着棺材的这端爬到了那端,却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不开棺。

我游到它的近前,这才惊讶的发现,它竟然以指力在棺材上刻刻画画。石棺坚硬,但断臂在其上画起来给人感觉很是轻松,就像在泥地下画一样,但所勾所画却是苍劲有力。

看了几眼,我看出来了,他画的是道纹,这棺材竟然被道纹封着。

想来是七界之主的旧部葬他时,怕万一出意外,尸骸被六道的人取走另葬,而在此棺上下了双重功夫。

这也幸亏有这断臂,若没有他,要让我破这道纹,怕是开棺无望了。

我不管断臂对我是啥意见,手把着棺盖跳到了棺材顶上,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往烛阴的方向看去。

这一看之下,我猛的打了一个哆嗦!

烛阴下面那只代表阳的眼睛,睁开了一道缝隙,一道血色光芒自缝隙中透处,带着冰冷,怨毒,阴狠……

这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阴狠毒辣的眼神,如一把暗沉沉的锋利短刃,直插人的心脏,只一眼,便让我遍体生寒!

烛阴的眼睛这才刚睁开一条缝就如此骇人,要全睁开……

“快开棺取尸骸!”我扭过头去冲着断臂急不可耐的催促这。

可他却还是那个样子,不急不慢的。

“臭胳膊你倒是快点儿呀,那条烛阴马上就要睁眼了,你他娘的倒是快点……”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