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阴生子

第943章 光非光

自打进了这第五层炼狱,大家就一直提心吊胆,憋憋屈屈,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会儿终于见到了罪魁祸首,不少人血脉喷张,疯狂的向前冲去,似想把那虫子生吞活剥了,以泄心头之恨。

炼狱并不像一间大房子,他跟第七界和空间戒指是一样的格式,是一方天地,天很高,地很广,母虫本在高空之上,这也是我们之前没有注意到它的原因之一。

母虫往下降落的速度非常的缓慢,似乎它周身那圈霞光在轻托着它。

“都不要过去!”看着冲母虫狂奔的众人,我大喊着。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来看,能繁衍出诡异的噬魂虫,周身还爆发着霞光的母虫,绝对不会像个绣花枕头一样任人宰割。

可人的性情总是不一样的,有些人谨慎些,有些人易冲动,冲动者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大喊大叫着只顾往前冲,声音之亢奋轻而易举淹没了我的喊叫声。

五爪金龙倒是鬼的很,一看光球里面是个大虫子,并不是什么瑰宝,他迅速抽身而退,飞到了高空上,瞪着一双灿灿龙目看着。

而当众人冲过去之时,那母虫刚好悬落在众人的头顶上方,它身上的霞光照了下来,如同一片灿烂的光雨,第一个冲到它身下的人,在被光雨笼罩的那一刻,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身体巨震,条件反射般趔趄着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打起滚来。

其他人见事态有变,纷纷后退,可那去势汹汹的步子,想停下已是来不及,有十数个人被光雨沾身,全都与那个人一般倒在地上,哭嚎着滚了起来。

“怎么回事?!”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惊慌失措,侥幸停住脚步者如潮水般纷纷后退……

“啊……痛死我了……救命……”

倒在地上的人痛苦的哀求着,蜷缩着身子,一步一步的艰难的往回爬,想要离开霞光笼罩的范围。

待它们爬出几步之后,我发现他们身上的霞光竟然是定格的,就像是身上被喷上了一层彩色的颜料一般,片刻之后,那颜料竟然渗透进了他们的身体。

“啊!不要……不要咬我……”

这时,那十几号人的惨叫声更加的凄厉,他们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在自己的身上拍打着,抓挠着,好像有虫子钻进了他们的身体,正在啃食他们的血肉一般。他们该是非常痛苦的,我看到他们的身体因疼痛而颤抖,面上汗出如浆,额上青筋暴露,连嘴唇都惨白没了血色,鬼哭狼嚎之声响彻炼狱。

未遭殃及的人则大惊失色,这会儿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那如光雨一般的霞光根本就不是光,而是虫子,那些虫子小的肉眼难辨,却发着七彩的光芒,人碰到它们之后,便被钻进了身体。

那些七彩小虫跟母虫在一起,我推测它们应该是还没有孕育成熟的噬魂虫,这样看来,噬魂虫在孕育的过程中是五光十色的,而当它们的身体变为透明色时,那便是成熟了。

没有成熟的噬魂虫虽然不如透明的噬魂虫那么厉害,可以在眨眼间杀人与无形,但它们却能钻进人的身体,噬魂虫能顷刻间钻透人的脑壳,它的幼虫想必也是很凶残的,不然那些人也不会那么痛苦。

“救救我……掌门人……前辈,快救我……”

那些人并没有马上死去,却痛苦异常,似乎正在被万虫噬心,他们无助的跟大家求救,身体则因为疼痛而不断的痉挛着,浑身都被疼痛而出的汗水湿透了,整个人像是打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谁人敢上前搭救?若一沾身,下一个死的恐怕就是自己。

“后退,全部后退,不要沾到那光……”有人喊。

其实不用喊,大家此时已经退到了距离肥虫子一定的范围外,好在那些不成熟的幼虫似乎不能离开母体太远,一直围绕在母虫身边。

“嗖”

这时,掌柜的出手了,他的毛笔如离弦之箭,带着破空之声,往母虫身上直刺而去。

那只又肥又大的母虫,原本正以非常缓慢的速度降落着,看起来非常的笨拙,却不想,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它实际是很灵活的,就在掌柜的毛笔将要接近它的时候,它的身形快如闪电般一闪,竟然躲了过去。那丫的竟然会飞,一只肥虫子会飞,真特么成精了。

掌柜的并未收势,大手一挥,毛笔直接转了一个弯,回射了回来。

母虫这会儿没躲,而是直接往前,冲着我们一大帮子人就冲了过来。

“不好,快逃!”

大家都知道母虫的厉害,见它飞了过来,大吼大叫着,撒丫子狂奔而逃。

可是人的双脚,怎敌飞速如电的虫子?顷刻间,母虫就飞到了人堆里。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那些五光十色的幼虫并没有因为母虫的极速飞翔而掉队,它们始终环绕的母虫的身边,仿佛与母虫是连体的一般,但待飞入人群中之后,那些有虫却迫不及待的钻进了人的身体。

而那些透明不可见的噬魂虫,此时也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杀人的速度增快了不少,人群中不时的有人被洞穿脑袋死去。

“啊好痛……”

“救命……”

“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

炼狱内惨叫声此起彼伏,有人求生,有人求死,有人痛的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扭曲着,不断的痉挛,有人的指甲扣进了地里,指关节紧紧的绷到泛白,双眸死瞪,瞳孔涣散,临死都是一副痛苦不甘的模样……

“嗖”我丢出了手中化魔珠向母虫打去,唯有杀掉母虫,才能解决现在这种情况。

化魔珠在第四层炼狱中时已经崩坏了几颗,还有不少有了裂痕,这件法器已经算是残了,自然也没有了之前的力道,根本不及母虫的速度。

但是化魔珠一出手,还是有用的,它成功的激怒了母虫,让母虫锁定了我,带着一群五光十色的幼虫奔着我这边就飞了过来。

“操!”我骂了一声,转身急速狂奔,心中同时叫苦不迭,这他妈马蜂窝没捅到,倒给马蜂捅炸了窝,这要是被追上,我这紫薇圣人还没发光发热就英年早逝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我一边玩命的跑,一边想着,我清楚单凭我的双脚是跑不过母虫的,我也不想死……

情急之下,我的手在身上摸索了起来,想找个法器缓解一下眼前的形式。

手伸进口袋中,首先接触到的是几张符,我有个习惯,出门在外为防万一,符从不离身,始终是带着一些的。

这会儿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将符一把抓出,一股脑往身后丢去。

耳中传来“噗”的一声轻响,符中夹杂的几张火符被祭出之后兀自燃烧了起来。而让我出乎预料的是,火符燃烧起的那一刻,我听到身后的母虫发出了一声尖叫声。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