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第3章 倒数第一名

我这么一说,周边的几位小声说话的学生却顿时静了下来,段老师也很快终止了讲课。

但我始终没怎么留意这事儿,依旧我行我素地欲要向李思源讲述我的重大发现。

“那是什么重大发现呢?”就在我欲开口之时,同桌李思源好奇加剧地向我催问道。

“我看到,我们的段老师竟然穿着一条类似女士的裤衩,我猜测,很有可能是他起床着急上厕所,不小心,穿错裤衩,穿上他老婆的裤衩了!”

我这么一说,周边人便暗笑了起来。

“不会吧?他的裤子那么厚,你竟然能看到这个?你就是无聊,也不至于无聊到这般地步吧?”李思源很快做出了一副反感之态。

“你说,你还不相信,是你没注意看罢了,你要是不信我看到的是真得,要不,我再给你证明一下,让你看看?”

在我说到这里,便顺势把目光盯向了她的上围,在透过其没扣好的扣子,瞬间发现了她的银白色内装后,便随口调侃道:“胸有点小哦,不过,里面的那条白色内装质量尚可!以后若穿这类内装的时候,记得换个颜色,免得让我误以为你是真空上阵!”

我在刚刚说到这里之后,李思源便脸色一阵通红道:“你……无耻!”

“我怎么无耻了?你脱下外套,让大家集体验证一下,看看你是不是穿着一套洁白色的内装?”我对此很不服气道。

“你?简直不可理喻!”她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扯着嗓子向我怒斥道。

就在这时,讲台上的段老师顿时用粉笔擦狠狠地拍了一下讲桌道:“林凡,你给我站出去!”

我楞了一下后,便带着悔意,慢慢地站起了身,随之,便耷拉着脑袋,灰溜溜地向外走去。

在我走得同时,段老师也跟着我走了出去,只见其,暴着青筋,怒着脸,向我顺势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兵乓球台,对我狠狠道:“去,赶紧站上去!我要让全校的师生都认识一下,你是什么样的一副嘴脸,老师我见过无耻的,但却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无耻的!”

我很清楚,站在那个看似不高的球台上,究竟代表着什么?这就好比是当年某某明星的不堪照丑闻,一旦站上去了,我的一世英名就毁了。在我想到这里后,便向段老师恳求道:“老师,实在对不起,我下去和李思源好好道个歉可以吗?您可不要让我站在那个球台上,那家伙,那个媒体效应,比网络小说上无线首页推荐还要猛!”

“你说你上不上?你要是不上去,马上卷铺盖走人!”段老师在加大音量,对我怒了一声后,我便浑身颤抖了一下,随之,赶忙道:“好,我上,我上!”

在我说了一声后,便很不情愿地站了上去。

段老师见我站了上去,便不再说话,随之转过身,匆匆而去。

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小声地对其怒骂道:“你他娘的什么玩艺儿?还问我上不上?我要是同意上你老婆,你岂不吐血而亡?还说我无耻?你穿你老婆的内裤,你倒是光荣起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周边已经站了很多人,他们都用异常的眼光盯着我,如同在欣赏一副极为抽象的世界名画,我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站在台上的感觉,远远没有自己之前想到的那般可怕,我甚至有了一种想站在此处开场演唱会的强烈冲动。

就这样,我在此一直站了一天,一直到了晚上八点,站得腿都麻了,仍旧没有哪位老师可怜我叫我下来。

就在我怀疑自己准备在此“战场”奋斗通宵之时,段老师终于从远处缓缓地走了过来。

他的语气明显有所缓和道:“刚才,苏老师又去找我了,看在她替你求情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了。”

在我从兵乓球台上下来之后,他突然凑到我的耳边小声道:“你说,你这孩子,你早上起来没事儿干,偷看我穿内裤也就罢了,还明目张胆地偷看人家女孩子的内衣,且如此光明正大,无法无天地戏弄,你让人家女孩子,怎么做人啊?”

“段老师,其实,我并没有你说得那样,我……”

“好了,什么也别说了,下去之后,好好向人家女孩子道个歉,求情人家谅解,想方设法把学习成绩提上去,咱老是做这个神级差生也不是个事儿,你说是吧?你也一天没吃饭了,要不,上老师家吃点饭吧?”

闻此,我竟然有了一种小小的感动,但我还是有些难为情道:“哦,不了!我还是去外面买些饭吧。”

“好了,随你的便吧,总之,以后,这样的事情,可不要再发生了!”

“嗯”,我点了点头,便小跑而去,边跑边道,“妈的,再不吃饭,前胸就要紧贴着后背了。”

……

“李思源,对不起哦,让你……”

“好了,好了,听你的道歉,比骂我还让我难受,说吧,你又想要用什么话来羞辱我呢?”还没等我说完,李思源便向我怒声道。

“你真得误会了,其实,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和你斗嘴,羞辱你的处级阶段了,我这次是真心向你忏悔来了,不论你原不谅的,我都是带着诚意扑面而来滴!”不知怎么回事,我把赵本山的小品台词儿忽忽悠悠就用上了。

原以为会搏她一笑,但却意外发现,她竟很不耐烦地了皱了一眉头道:“好了,好了,别再那里烦我了,我还正为这道数学题烦着呢?”在她说到这里后,数学老师张汇源便挎着度数不低的近视眼镜,拿着一叠厚厚的考卷,昂首阔步地来到了讲台上。

就在其在讲台上刚刚站稳脚跟,猛然抬头之时,同学们便放声大笑了起来,原来,他的鼻沟处有一块小指肚大小的黑黑血块,猛一看去,就是他妈的一个大岛国黄军。

想想他多次因为我的数学成绩不好,而在班里多次点名批评这事儿,我真想代表人民代表党,代表全人类要解放的劳苦大众,用土枪把他给枪毙了。

“好了,同学们不要笑了,老师知道你们在笑什么?最近两天,老师我汤水喝得少了,所以,这里上火了,起了个疙瘩,我又不小心将其抓破了,睡了一晚,便成了这个样子,你们是不是觉得老师像个岛国黄军,如果,觉得真得像的话,等你们将来谁当了导演,拍抗日题材的影视时,记得把老师唤上,老师就是友情出演也可以!好了,这个,咱们就不多说了!我们简单说说前几天的考试成绩,这里面除了有一位千年老二的成绩,一直平步“青云”之外,别的同学表现得都还行,大家也都知道,这个同学是谁了,我也就不在多说了。”

在他的话语刚刚说到这里之后,同学们的眼光,便如同聚焦灯一般,齐刷刷地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没错,我因为数学成绩长期处于倒数第二,而被这位伪岛国黄军给我取了千年老二这么一个绰号!不过,这个倒也没有什么,虽说听着刺耳了一点,不过,习惯了也就好了。”

“好了,咱们开始发卷了,第一名,李思源,九十二分!”

我听到这里,便马上站起了身。

“林凡,我喊得是你的同桌李思源,你这么兴奋地站起来干嘛?你还真以为你是第一呢?我实话给你说了吧,现在,咱们班那个倒数第一,因为爬人家女厕所,而不小心摔断了左腿,目前正在医院呢,所以说,目前这倒数第一,也就轮到你了。”

在他一声话罢,周边的一位不知名的女声便道:“哇塞,不简单,一个桌上两个第一,绝代双骄啊!”

“老师,其实,我站起来主要是想给李思源让道的。我在外面,她在里面,我不站起来,她没法出去啊!”我赶忙向老师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是老师误会了!”老师忙向我道歉道。

“那你还不赶快让开,站着干嘛?”

此刻,李思源已经站起了身,对我小声怒道。

“让开?我这不是让着的吗?”我忙向其还击道。

“哼,不就是个正数第一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在心里为自己愤愤不平道。

我本来还有立刻离开座位,让其从我的地盘路过的想法,经她这么一说后,便决定打死也不让了。

她在一阵无奈下,便穿着紧身裤,准备从我身后的高板凳上叉过,却就在其即将抬起腿之时,只闻,“呲拉”一声,裤子扯开了……我侧过身,弯腰垂头一看,想看看究竟裤子扯了多少?她却面红耳赤,敏锐地把双腿顺势夹住,好像怕我非礼了似的,由此让我落了个空。

因为,裤子扯的声音不大,所以,除了我和她之外,别的同学似乎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

“好了,这事儿,我不怪你,可以了吗?麻烦你上去给我把卷子拿回来可以吗?”她的双眼在意外间透着一丝哀求。

“这个嘛?可以考虑的!”

我虽说对其也存在着一些不满,但,我不能否认,女生得楚楚可怜也是一种杀人的利器。

于是,我便离开座位,勇敢地向前走去。

“老师,她的腿好像受伤了,腿脚不便,所以……我来了!”我在来到张老师的面前后,随口撒慌道。

“好”,张老师在将李思源的卷子递给我后,没等我转身,便接着对我道,“把你的卷子也拿走吧,说着,便从最底端掏出了一张卷子,看了一下后,随口念道,“我,三十八分!”

声音刚落,身后的嘲笑便接踵而来。

我在心情低落地拿回卷子后,便回到了坐位,顺手把李思源的卷子塞给了她。

……

在中午放学之时,我刚要走,李思源却突然拉住了我的衣袖,声音极低地对我道:“不要走!”

“怎么了?”我对此感觉莫名不解。

“让你不要走,就不要走,问那么多干嘛?”她娇嫩的小脸,带着一抹怒色道。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