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修罗武圣

第106章 破阵而出

虽说他跟着欧阳雪茹学习了不少阵法知识,但也只是略懂皮毛罢了,哪里有本事破解如此厉害的大阵。

“林逍,其实我这里有一本书,好像是关于阵法之类的,或许能够对咱们破阵有帮助”,忽然,上官飞取出了一本古旧得发黄的书本。

“我当初也想要学习学习阵法之术,才从学院的藏物库换了这本古籍,只不过,这上面画着的东西我完全看不明白,就再也没有翻看了,我都想把它送还回去换积分了”

林逍伸手接过了那本古书,只见到封面上写着几个古老的文字《阵法解析精要》,看样子的确和阵法有关,就是不知道能否对他有帮助,反正闲来无事,林逍也不妨看一看。

当下,林逍就盘膝坐下,静心翻看这本古书。

“没错,的确是讲授阵法符文的书籍,而且还非常的详细”,林逍心里微微感到惊讶,里面讲解的知识居然比欧阳雪茹还要深刻,如此,林逍不得不对这本古书开始重视起来。

这本书的大纲目录里,标注了许多种类型的阵法,有幻阵、杀阵、防阵、困阵等等,可谓非常的详细。

其中更是记载了所有阵法的核心所在,都离不开阵纹,阵纹才是一切阵法的根本,是天地法则有虚化实而表现出来的符号轨迹,就如同之前石棺上的那些奇怪符文,亦或者是石鼎下方的那些符文。

这种符号、符文用在炼器上,就称之为“器纹”,用在布阵上就称之为“阵纹”,用于炼制灵符就称之为“符纹”。

修士可以通过音律、结印、画符等方式,来具现出符文,符合天地妙理,从而勾动天地之威。

经过这本书籍的解释,林逍心里才算是豁然开朗,仿佛一条阵法之道的大门已经为他打开。

翻过前面关于阵法知识的解析后,再后面的就是两百多幅阵法的简略图,下面还有一些文字附注,只不过,附注非常简单,倘若没有一定阵法基础的人,是完全看不懂的,就像上官飞这样,拿着宝书也没有任何用。

林逍因为欧阳雪茹的帮忙,再加上天赋异秉,所以对阵法的基础还算不错,他不由看得津津有味,一页页的翻了过去。

“林逍师弟可够厉害的,那些鬼画符的东西,我看一会就会头晕眼花、打瞌睡”,上官飞摇着头说道,他倒也没有去打扰林逍。

林逍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他现在并不需要看完那两百幅完整的阵法,而是要找到办法离开这个宫殿,于是他就直接翻到了后面的几页。

在两百多幅完整阵法之后,便是一些关于罕见奇阵、太古遗留下来的残阵介绍,这些阵法才是最为复杂的东西,说不定就会从中找到关于这宫殿阵法的一些记载。

“哦,这里写着阴阳交济?水火共生?”,林逍忽然看到了这几个字,眼睛里闪过一抹异色,连忙就继续看下去。

而这个时候欧阳雪茹已经疗伤完毕,从上官飞那里知道了林逍的情况,她就静静的看着林逍,并没有开口打扰,虽然林逍才初学阵法,但欧阳雪茹不知为何就非常的信赖他,觉得林逍这一次绝对可以破阵。

按道理来讲,这应该没有可能的,可欧阳雪茹心里就是那般想法,林逍总是会有出乎意料的表现,这一点她非常的明白。

“林逍,你肯定不会令我们失望的”,欧阳雪茹的瞳孔中蒙上了一丝迷色,淡笑着看着林逍。

一旁的上官飞见到后,不由地痴呆了,欧阳雪茹一直以冰冷的面容示人,何时又见到过她露出如此迷人的笑容啊!

“唉,完了完了,仙子的心居然被偷走了”,上官飞心里直叹气,还有些酸溜溜的,像欧阳雪茹这样的女子,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没有想法,只不过人家根本不会鸟他。

如此,过了大概一夜的时间,林逍忽然合上了《阵法解析精要》,林逍抬头看向石鼎周围的那些散发出流光异彩的符文,此时,那些符文虽然依然深奥难懂,可林逍却不是之前那样毫无头绪。

在阵法周围看了半天,林逍才猛地一拍额头,大笑道:“我终于明白了”

“林师弟可是有办法破解?”,欧阳雪茹连忙问道。

林逍微微一笑,说道:“这里的阵法的确非常高明,外面是水火共生的阵法形态,形成水月幻阵,让外界无法探知它的存在,内在又由阴阳二气形成阴阳造化阵,用于转阳气为阴煞之气,正是如此,才让此地的阴煞之气如此浓厚,至于如何破阵,只需要我们逆转大阵,将阴煞之气转为阳刚之气,就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化死门为生门”

“的确是个厉害的阵法,好在不是杀阵”,欧阳雪茹说道。

林逍摇头笑道:“不不不,这道阵法,既可以用来作为杀阵,也可以用来困人,更可以用来布置幻阵,可谓是妙用无穷啊。”

“拥有这道阵法,即便这件圣品玄器失去了器灵,同样能够发挥出超越天品上等玄器的威能,实在是一件攻守兼备的宝物啊”,林逍赞叹道。

“当真?”,欧阳雪茹与上官飞都倒吸一口凉气,上官飞惊呼道:“那咱们收取了宫殿岂不是天下无敌?”

林逍闻言,连忙苦笑说道:“你们想得太美妙了,如果想要出去,咱们就必须得破了这大阵,到时候,这座大阵就会崩溃,这宫殿就只会成为一件材质坚固的天品下等玄器罢了”,没有了灵性,再坚固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我现在就准备用古书上记载的方法逆转阵法,再借助阵法反向运转形成的力量逃脱此地,到时候或许会发生一些变故,你们可千万要小心啊”,林逍嘱咐道。

欧阳雪茹二人都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做好了准备,于是,林逍也不再耽搁。

只见到林逍上前两步,来到了那石鼎之外的一丈距离,他先是捏了一道手诀,打出一道光芒射向其中一个地方,正当金光要开始反抗的时候,林逍连忙向最右边打出三道光芒,然后又往左前方打出三道光芒,最后他两只手不断结印,飞快的打出数百道手诀,大概盏茶的功夫后,那些暴动不安的金光就停止了下来。

突兀的,那方石鼎开始以反方向的运转,而整个宫殿大厅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剧烈的强光从石鼎之中绽放开来,声势比之前还要浩大,轰隆一声,林逍三人就看见一道冲天光柱从鼎中射出,直射高空。

随后,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林逍三人笼罩起来,“不要抵抗,它会带我们出去”,听到林逍提醒后,欧阳雪茹与上官飞自然没有运功抵抗,于是,三人很快就被那股力量卷入了光柱之中。

三人的踪影消失之后,那石鼎忽然停滞运转,瞬间爆炸开来,化作无数的粉末,而那道冲天光柱也消失不见,地面上的玄晶全部化作白色粉末,随着一阵阴风吹起来。

在幽暗之森的沼泽地里,只见到一道强烈的金光冲天际忽然冲出,飞快的朝着远处遁去,在途径沼泽地的时候,竟是将那些怨灵给全部抹杀掉,无数的怨灵纷纷四处逃窜,可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怨灵乃是由怨念借助阴煞之力诞生,此时,林逍逆转阵法,将所有阴煞之力转换为阳刚之力,这些怨灵自然就遭了秧。

那些怨灵纷纷在金光的照耀下化作飞灰消失在天际,林逍亦是察觉到这个情况,他只有在心里无奈的轻叹,怨灵由怨气而生,绝非是什么良善之物,如今全部被阳刚之气净化,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完全无需心生愧疚。

轰隆隆!

随着阵法的崩溃,整座宫殿周围的光芒就迅速黯淡下来,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囊括半边天的异象,仿佛瞬间就变弱了一般。

“哎哟,疼死大爷我了”,一道惨叫声忽然响起,仔细看去,不正是上官飞吗,只不过,他现在的样子非常狼狈,额头上竟是有一个大包,鼻子还通红通红的。

原来,在被金光带出宫殿之后,竟是撞到了一颗大树上,若是撞在树上也没什么事,可他却是整张脸撞了上去,啧啧,那得多疼啊。

林逍一脸戏谑的笑着,他当然不会像上官飞那般狼狈,在金光的力量消失之后,他就带着欧阳雪茹平稳的降落至地面。

“笑个啥,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居然重色轻友,没良心,咱们不是兄弟了,呜呜,痛啊”,上官飞揉着额头,气愤的对着林逍骂道。

林逍笑道:“这不是来不及嘛,你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疼!”

不过,很快林逍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欧阳雪茹居然用剑抵在了他的身前,冷声道:“还不放开你的脏手”

林逍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揽着欧阳雪茹的细腰,还是紧紧的揽着,甚至林逍还能够感受到那细腰传来的柔软舒适,他顿时升起一丝冷意,连忙松开了手,说道:“对不起啊,师姐,我不是故意的”

“下次注意就好了”,欧阳雪茹淡淡回答道,转过了头去,林逍并没有发现她嘴角扬起的弧线,以及脸上的淡淡红晕。

“额,我记得之前我们是在沼泽地,现在好像不是啊?”,林逍觉得非常尴尬,连忙扯开话题。

此地全是参天大树,哪里像是有沼泽地的样子?

他这么一提醒,欧阳雪茹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细想了一会儿,她才点头道:“那道金光蕴含的力量怕是非常的惊人,所以我们被带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

“靠,本来还想着收取掉那座宫殿,如今却是没机会了,真是的,带咱们跑这么远作甚”,上官飞揉着额头,一脸的气恼。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