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修罗武圣

第123章 心中悲痛

“秋月师姐,为什么过去这么久了,他还没有醒过来?”,看着躺在床上的林逍,欧阳柔玉就忍不住心里一阵痛苦,已经回来太一学院足足一个月了,可林逍一直都是这幅模样,一直昏迷不醒,这让欧阳柔玉真的担心不已。

房间里,胡秋月愁容满面,她摇头叹气道:“连最珍贵的固元金精丹都给他服用了,他身上的伤势早已康复,可他还是无法清醒,我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莫怀不幸陨落,胡秋月又如何不伤心呢?只不过她一直将这份悲伤掩藏心里,没有人比她更加的伤心痛苦,如果没有莫怀,她或许早就饿死在街头,莫怀对她来讲,就如父如师一般,感情不可谓不深,以至于听到莫怀的消息后,她差点晕了过去。

“师弟,你快点醒过来吧,师父他舍命救你,你又如何能就此放弃啊”,既然林逍身体并无大碍,如今他却依旧没有醒来,那就说明是林逍自己的潜在意识不愿意清醒,或许,他是想逃避现实,胡秋月她当然很明白,因为就算是她自己都想一直睡下去,但愿永远没有听到这个惊天噩耗。

“师弟,师姐真的好累,你不要让我一个人承受好不好”,胡秋月闭上双眼,一滴滴晶莹从眼角滑落。

安莹莹自从知道莫怀的消息后,更是哭得像个泪人似的,连续好几日都闭门不出,而后,她的行为与之前判若两人,竟是开始整日修炼、炼丹,胡秋月当然清楚这是因为她心中悲痛的原因。

总之,在整个天药峰上,现在就靠着她一个人苦苦支撑,苦苦的煎熬,这种痛苦,真的好难受。

院长李子虚在此期间来探望了几次,他也尝试用心神力与林逍交往,可令人失望的是,林逍已经将识海关闭,五官六识都与外界隔绝,无论是何人,都无法与他交流了,除非他自己愿意清醒,否则谁都没有办法叫醒他。

每每想起莫怀不幸陨落,李子虚亦是忍不住唏嘘叹气,少了莫怀这样一个炼丹宗师,对于学院那着实是一件损失,可惜,现在魔族与人类修士已经全面开战,面对这种危机关头,他也没有闲暇时间来伤心,嘱咐胡秋月照顾林逍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天药峰,不是因为他不想来,而是因为他现在也分不开身。

“唉,真希望他早点醒过来”,欧阳柔玉无奈的看着林逍,反正自从带着林逍回来后,她就一直留在了天药峰照顾林逍,胡秋月自然是看在眼里,只以为她就是林逍的心上人,每每念及此处,她的心就更加的痛!

胡秋月起身朝门外走去,离开之际,才淡淡的说道:“放心吧,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也早点休息,不要累垮了自己”

欧阳柔玉摇头轻笑道:“哪里有什么累不累的,他只要平安无事,我就心满意足”

胡秋月闻言,也唯有在心里叹气,便不再多说什么,就快步的离开了。

缓缓的靠近床边坐了下来,欧阳柔玉伸手握住林逍的手掌,将脸颊贴在手背,目光柔情似水,低声道:“你一定会醒来的,我也一直会在这里等着你醒来!”

......

此刻,在林逍的识海空间里,林逍与羽明月正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难得会有如此痴情于你的女子啊,难道你现在还想一直让她担忧牵挂吗?”,羽明月淡笑着说道。

而林逍则是一脸茫然,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他虽然还在这里,也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可因为他已经封闭了自己的五官六识,所以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一切,眼前的景象,在林逍的眼中,也不过是一片白茫茫的虚无。

不过,这并非是说林逍对外界的一切全然不知,每一天羽明月都会将自己见到的一切告诉于他,试图让林逍重新振作起来,可惜的是林逍依然是陷入自责的愧疚中,无法从莫怀的死亡悲痛里走出来,他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莫怀,他不想清醒过来去面对现实。

“前辈,你说我该怎么做?是我害死了师父啊”,林逍麻木不仁的说道。

见到林逍如此模样,羽明月无奈一叹,柔声道:“若是我告诉你现在应该立刻出去,你又是否会照做呢?一切,都要看你自己怎么想的”

“试问一下,你的师父见到你现在这个模样,又会如何作想?恐怕会后悔救了这么一个没用的徒弟吧,他舍命救你,是因为你是他最关心的人,你如此逃避现实,岂能对得起他?”

“其实,你根本无需愧疚,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介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你的性命”

林逍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回答道:“正是因为师父这样无私,我才更加的愧疚,若非我的原因,他老人家怎么会死,纵然打不过魔族玄王,也足以平安逃脱,又何至于自爆?”

羽明月道:“算了,既然你执意这般想法,我也无法劝说你,我只希望你明白,你这样逃避下去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要知道,外面还有很多担心你的人,难道你就愿意让他们痛苦?魔族还在肆意进攻,难道你就愿意看着天玄世界落入魔族之手?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就请继续昏沉下去吧!自私的懦夫!”,说到最后的时候,羽明月的语气已经带着一些怒意。

闻言,林逍的神色稍微有些变化,似乎羽明月的话起到了一丝作用,他缓缓的抬起头,有些痛苦的说道:“我的确是个懦夫,我不想让关心我的人为我担心!”

“没错,你师父是被魔族杀死,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好好修炼,重新振作起来,将魔族尽数击毙,才算是为你的师父报仇,唉,人生又有多少岁月可以浪费?你要珍惜有限的生命啊”,羽明月再次叹声。

“你可知道你昏迷这一个月,外面那个小丫头日夜守护在你身边,几乎不眠不休,虽然她是一个玄君修士,可继续这样子下去,她也会吃不消的,你对得起她吗?”

“恩,前辈教训的是,林逍现在已经明白了,我不能再让关心我的伤心”,林逍很勉强的站起身子,虽然他的神色依旧显得有些颓废,眼睛里却已经带着感情的光泽了,至少比之前的情况要好上许多。

羽明月这时候总算是松了口气,她柔声轻笑道:“你明白就好,现在明白也不算太晚,赶快出去吧,外面的世界还需要你”

“我一定要为师父报仇”,林逍两只拳头紧紧握住,双目里充满了仇恨。

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恭敬的对羽明月抱拳一礼,“多谢前辈开导,林逍感激不尽!”

“你好自为之吧”,羽明月颔首一笑。

林逍点了点头,念头一动,就准备离开识海空间,忽然间,他的面色变幻不断,然后苦笑道:“前辈,我恐怕暂时无法出去了!”

羽明月皱眉问道:“为何?发生了什么变故?”

林逍回答道:“我昏迷之前进入了狂暴状态,甚至丧失了自我意识,那个状态下的我实力提高到了玄君层次,随后又封闭自我五官六识,可如今的我已经从狂暴状态清醒,实力自然就不如之前,根本不足以打开之前的自我封印”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羽明月亦是露出难色,封闭五官六识是林逍自己做的,外人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如今之计,就只有等林逍的实力达到之前的实力,才可以突破开封印的束缚。

“恩,不过,前辈也无需太担心,经过之前的战斗,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瓶颈有了松动的迹象,相信用不了多久时间,修为就可以再次突破”,林逍神色淡然的回答道,实际上他早就感觉到这个情况,只不过,他一直为莫怀的死而耿耿于怀,对自己的修为能否突破,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既然他已经从悲痛中走了出来,自然就不会放任不管,更何况他现在想要出去,也必须得让修为突破才行,或者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再次进入之前那种狂暴状态,只不过,那种状态是因为他愤怒到极点才产生的,现在他可没办法那般愤怒。

静静的盘膝坐下,林逍并没有着急修炼,而是就这样默默的坐了很久,最终,林逍彻底的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不会再选择去颓废逃避,因为那是弱者才会选择的做法,的确,莫怀的死令他非常心痛,这是在所难免的,但死去的人都已经死了,再怎么伤心也不能令其复活,而活着的人就应该好好活下去才行,羽明月说得不错,师父也不会愿意见到他颓废!

林逍的心志的确非常的坚定,心性也磨练得非常的成熟,经过羽明月的开导后,所以他很快就从悲伤中走了出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看看自己体内的情况。

先前林逍陷入了狂暴状态下,完全不要命的打斗对敌,早就令他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损害,虽然有胡秋月的医治,以及自我疗伤,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可那也仅仅只是让他的身体康复,而灵魂上的伤却一直存在。

“经过一个半月的恢复,身上的伤势应该再无大碍,不过这灵魂上的伤,可就得靠自己慢慢调养”,林逍稍微的皱了下眉毛。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