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修罗武圣

第148章 麻烦事

这白茹芳嘛,其实就是个单纯可爱的小萝莉,年龄大概十六岁左右,主修的就是阵法学科,林逍也是无意间与这小丫头结实,当初在看一本阵法书籍时,他遇到一处怎么也理解不了的地方,疯狂的抓头发,这一幕被小丫头看在眼里,就觉得很好奇,等弄清楚原因后,她便向林逍解释。

她的身份也不简单,是天英国的一位公主,天英国的国王可是厉害得紧,拥有众多嫔妃,儿子与女儿自然也不少,不过,对这位小公主则是最为痛爱。

不过,白茹芳虽然很可爱单纯,但她的哥哥白绝非却是个纨绔王子,与西门云龙素来不合,主要的原因似乎就是因为香韵公主,他与西门云龙争风吃醋倒也没什么,可偏偏要招惹林逍,这白绝非见林逍跟白茹芳走得很近,派人来警告林逍,逼不得已,林逍用自己的实力解决了这家伙后,白绝非就不敢有任何小心思了。

随着林逍的深入学习,对于阵法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一知半解,再后来有些问题连白茹芳都不明白,于是乎,白茹芳就将每次在课堂上导师讲解的知识全部告诉林逍,阵法本就玄奥复杂,这无疑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好在白茹芳的记忆力很好,倒也不觉得很累,反而很心甘情愿,因为林逍也会将那些知识给她解答,二人互相帮忙,倒是让他们两个的阵法之术提高不少。

除了阵法之术,林逍还要学习炼丹,不过,每次上课的时候,林逍就显得非常的尴尬,这炼丹需要大量的灵药材料或者妖兽的内丹,这些材料都需要学员各自准备,别的学员都早有准备,在入学前就带来了大量的材料。

毕竟炼丹可不比阵法,光靠理论是不行的,必须要实践,而林逍没有材料来炼丹,就只能够在上课的时候闭着眼睛睡觉,而导师也不会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讲课。

每每在这时候,他就能够感受到许多充满讥笑、不屑的目光,没钱还学什么炼丹术。

其实这些人都不知道,林逍并不是真正的在睡觉,而是通过心神力观察每个人的炼丹手法,然而又在心神空间里演练,久而久之,他倒是对这个世界的炼丹术掌握了不少。

在学院里有两个人很受人瞩目,一个是罗月国的王子风笛,罗月国的国力非常强大,几乎不比河洛国差,而且还拥有很多盟国,而这风笛长得也非常英俊,为人谦和有礼,在学院中很受欢迎,而另外的一个,就是西门云龙名义上的未婚妻香韵公主。

香韵公主名叫林香韵,她是高阳国的公主,高阳国的国力倒是没多厉害,不过,林香韵却在整个学院里却是声名显赫。

除了她的美貌之外,更为让人疯狂的是她浑身散发着一种香气,这香气从一出生就已经有了,还有就是她那绝佳的修炼天赋,在大罗学院的众多天才里,她的修为是最高的,很多人都传言香韵公主的天赋之所以如此惊人,都是因为她身带异香的原因,一旦与香韵公主结合,说不定后代就也会有如此天赋。

随着公主年龄的增大和名声越来越响,更多有实力的王国的公子们都开始打她的主意,她那父王自然是想要让高阳国得到更好的好处,这也是为什么西门云龙对婚约并不在意的缘故。

高阳国国王一心以利益为重,对权利、金钱很是疯狂,不过,香韵公主并非如此,她的性格十分的冷傲清冷,在整个大罗学院里,不管是对谁,她都不冷不热的,只因为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修炼上,彻彻底底的一个修炼狂魔。

西门云龙和香韵公主的这门亲事,大罗学院人人皆知,不过,并没有谁真的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口头上的婚约根本算不得数,谁都知道高阳国国王是个以利益为重的家伙。

不过,这还是对西门云龙有很大的影响,因为这门口头亲事,注定了西门云龙会成为学院众多男子敌视的对象,若非西门云龙平日里待人真诚,对朋友仗义,恐怕在学院里会更加的危险。

林逍行事非常低调,并不想去招惹麻烦,但有些时候,你不想遇见的事情却偏偏要发生,正是身不由己啊。

这一天,他与白茹芳正从藏书馆出来,二人有说有笑的,谈论的也是些寻常杂事,二人虽然现在只是普通的朋友,可这在别人的眼里就有些变了味,只以为是他们两个谈情说爱、亲密无间。

“靠,听那帮混蛋告密,老子刚开始还不相信,没想到你小平日里老实巴交的,居然真的在暗地里泡我的女人!”,一个身材英俊的青年男子出现在林逍二人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此人名叫方朝阳,是流沙国的太子,流沙国本是河洛国的附属国,可他却与白绝非走得很近,传言他非常仰慕白茹芳,而白绝非似乎也有撮合二人的意思,所以方朝阳才对外面经常宣称是白茹芳是他的女人。

“方朝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谁是你的女人了!就会败坏我的名声?”,白茹芳被他气得满脸通红,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有见过如此不要的人。

“嘿嘿,芳芳啊,这里没你的事,你先在一旁歇着,我非得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敢用花言巧语骗我的芳芳”,方朝阳对着白茹芳嘿嘿一笑,然后就狠狠地盯着林逍,对林逍冷声说道,“臭小子,有种咱们去比斗场较量较量?”

林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理会他,转身对着白茹芳说道:“茹芳妹妹,有只苍蝇在我耳边嗡嗡的叫,真是让人心烦,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谁欺负你的话,就过来找我!”,说完,林逍都懒得去看方朝阳,直接扬起头大摇大摆的走开。

“噗嗤”,白茹芳大笑出来。

“混蛋!居然敢如此无视我,我定要你付出代价”,方朝阳勃然大怒,再次挡在了林逍的身前,“我就知道你小子没胆子!就是个孬种而已,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究竟去不去比斗场,废物!”

林逍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我没那个功夫陪你去比斗场,要想打架那就在这里打,还有,茹芳妹妹是个善良的姑娘,与你没有丝毫的关系,如果你再到处乱坏她的名声,我绝对饶不了你的!”

“孬种,没有胆子还废话多,在这里打架?呵呵,谁不知道在学院里不能随便打斗的?你当我是傻子吗?走,咱们现在就去比斗场,连比斗的勇气都没有,还敢和我抢女人?”,方朝阳很是张狂嚣张的哼道。

方朝阳对自己的实力非常的自信,虽然他从白绝非那里知道林逍的实力很强,不过,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的实力在学院的众多天才当中,绝对是排在前几位的,林逍虽然也是个三星圣者,可他同样有把握击败对方,他的底牌岂是一个区区的护卫能比的?随便拿出几件法宝都不是这个护卫能应付的。

此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凑热闹靠近过来,而那白茹芳在这个时候,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我依然是那句话,如果想要打架,那咱们就在这里打!”,林逍淡然的回答道。

“无耻,这家伙真的无耻,明知道方朝阳不会在这里动手!”,人群里开始有人议论起来,都觉得林逍现在的表现是在耍无赖,毕竟,在学院里比斗场范围外打斗,最差的结果都是被开除学籍!严重的还会被圣殿判个终身监禁。

“让一让!快让一让啊”,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穿过人群,“方朝阳,你是要干什么?”,西门云龙从人群里走过来,冷冷的看着方朝阳说道:“林逍是我认的大哥,你敢对他动手?”

方朝阳一见来人是西门云龙,脸色立马就变了变,“原来是云龙殿下,你要为这个护卫出头?”,毕竟流沙国是河洛国的附属国,他对西门云龙还是有些忌惮的。

“靠,你耳朵聋了还是怎么的?他是我的大哥,你赶快向他道歉,否则,今日你就别想离开”,西门云龙虽然待人谦和,但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林逍乃是他的大哥,他如何会让别人如此欺辱林逍呢?

“西门云龙,你不要太过分了!”,方朝阳的语气有些愤怒。

西门云龙大喝道:“放肆,你什么身份,敢和本王子如此说话?等回去我就跟父王商量,让你流沙国贡税增加两倍!”

“什么?”,方朝阳顿时大变脸色,若是让他父王知道是自己让流沙国的贡税增加,恐怕会很惨的,太子一位就绝对不会是他的了。

“对不起,这次是我的不对,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方朝阳只有立刻向林逍道歉,纵有百般不愿,可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林逍颔首点头:“记住我之前的话,不要再乱说八道”

方朝阳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林逍,而是抱拳对西门云龙说道:“云龙殿下,我先告辞了!”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这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也渐渐散去,就只剩下西门云龙和白茹芳二人。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