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妻骗

第四章 见不得人的工作

我看着洗手台镜子中的自己,半年多的蛰居生活,令我看起来有些颓废。

原本帅气的脸也有点发福变圆,不像以前一样棱角分明。

“这还是我吗?”

我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随手拿起了刮胡刀,正想刮胡子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昨晚妻子说的话。

她说是洗澡的时候,顺手剃掉下面的毛发。

我将卫生间的门关上,朝着马桶旁边的废纸篓走去,翻看了一下里面的卫生纸,却没有看到一根毛发。

“怎么没有毛发,难道她都丢进马桶冲掉了?”

自从听了昨天孙勇的一番话,我就变得敏感了许多,总是觉得自己妻子有问题。

但是我又不相信她真的有问题,因为我很爱她,不想失去她。

我甩了甩脑袋,将这些乱七八糟地想法暂时放下,刮掉了胡子,洗了洗脸。

等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李春兰已经在准备早饭。

“杨先生,你今天起来的这么早呀,怎么没有喊我一声?要是您再像昨天一样摔着磕着,高女士会把我开除掉的。”

“春兰姐,昨天的事都怪我,你没做错什么。一会吃完了早饭,我想出去一趟。”

“出去?”

李春兰惊讶地看着我,因为自从她来给我当护工,我从来没有迈出家门过一步。

“你是要去哪呀?高女士嘱咐过,不让你自己出门,要不然我给她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吧?”

我忙说道“不用,我只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眼睛,你陪我去一趟就行,不用麻烦我老婆了。”

“那好吧!”

吃过早饭后,我和李春兰一起打车前往了市区第三人民医院。

李春兰疑惑地问我道“杨先生,我听高女士说,你和她不都是在市中医院上班的吗?你家离中医院还近,为什么反而跑到第三人民医院来?”

我回道“春兰姐,你别老杨先生、杨先生的称呼我了,还是叫我杨毅吧。自从我失明后,工作也没了,所以不想见到以前的那些同事、朋友。”

李春兰听到我这么说,也就没有再问什么。

“杨毅,你在这等会,我去给你挂号!”

她将我安排到走廊的座位上,自己就跑去给我挂号了。

就在我等着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杨医生?”

我扭头看去,就看到一名女护士朝着我快步走了过来,竟然是我原先在中医院的一个同事,叫李晓婉。

“杨医生,真的是你呀?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虽然认出了李晓婉,但是却要依旧假装看不到,说道“你的声音听着好耳熟,你是?”

“我是李晓婉呀,我跟高洁以前经常一起值夜班的,当初你追她的时候,我还帮你送过花呢。”

我连忙笑着说道“哦,原来是你呀,抱歉,我一时间没听出来。我来这里是检查眼睛的,你怎么也在这?”

李晓婉举起了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似乎在试探我是不是真的瞎了。

我眼珠没有任何地转动,做过半年真盲人的我,对如何扮演一个假盲人,还是很有经验的。

“我找了个男朋友,是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他帮我走了走关系,把我调到这边来了。”

我笑着说道“呵呵,恭喜啊,什么时候能喝你的喜酒?我虽然不方便去,但是我们家高洁一定会去参加你婚礼。”

李晓婉也开心地说道“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本来还想通知高洁的,但是她自从辞职后,我们都好久没见过了。”

我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诧异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她辞职了?”

李晓婉疑惑地说道“你不知道吗?她几个月前就辞职了,说是要换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方便照顾你的生活。杨医生,你能娶到高洁这样的好女孩,对你不离不弃的,真是你的福气!”

我整个人如遭雷击,根本听不进去李晓婉又说了些什么?

我妻子如果真的从中医院辞职了,那么昨天杜红英说的话,就是在欺骗我。

那么高洁现在在做什么工作?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昨天孙勇看到的女人,难道真的是她吗?

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李晓婉似乎也察觉到我有些不对劲,问道“杨医生,你怎么了?”

这时,李春兰也走了回来。

“杨毅,我已经挂上号了。”

我站了起来,对李晓婉说道“我没事,你去忙吧,我也要去做检查了,以后有时间再聊。”

李春兰扶着我离开了大厅,我整个人满脑子都是怒火。

我忍不住猜测,昨晚我妻子的情趣内衣、剃毛,根本不是为了取悦我,而是为了取悦别的野男人。

想到这里,我就气得想要发疯,恨不得立刻去找她当面对质。

我气得脑袋发晕,眼前一阵黑,吓得我以为又要失去视力了。

我之所以来做检查,就是想弄清楚,自己的视力是暂时性恢复,还是彻底好了。

我当初之所以失明,是因为车祸的时候,撞击到了脑部,造成了颅内积血,形成了一个大血块,压迫到了我的视神经。

因为血块所在的位置比较特殊,手术取出存在一定的风险,很可能会伤到我的视神经或者其他脑神经,造成其他的严重后果,所以当初没有手术,而是采取观察治疗。

在医院中做了一番全面检查后,医生告诉我说道“真是个奇迹,你脑内的血块出现了缩小的状况,似乎正在自动消解,不过这个过程很缓慢。血块能否自动消除,还要观察一段时间,等血块缩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可以通过手术的方式取出。”

我点了点头,说道“也就是说,我现在的复明并不是暂时性的,而是真的已经好了。”

医生回道“不错,可以这样说。但是你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的脑部,不要再受到强烈撞击了,否则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过几个月后,再过来复查一下。”

“知道了,医生!”

我忍不住有些激动,只要我视力恢复了,那么以我的学历和专业能力,就可以重新做回医生,再也不用像个废人一样活着。

除此之外,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弄清楚我妻子高洁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工作?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