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凶棺

第28章 闹剧

我和这个老鬼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他一定早就认出了我。以前这家伙举着蜡烛要进魏莱这个女法医的家的时候,就表现出了智商,他绝对不是个低智力的糊涂鬼。不过我也感觉得到,以前的他做的一切都是冲着棺材里的女鬼来的,根本就没想对我怎么样。

但是今天不同,他附身在了这个陆家的二少爷身上后,要对我下死手了。我搞不懂,他要得到魏莱是要做什么。不过我联想到了一个情景,就是当初我打开那副棺椁的时候,魏莱在棺材里面,这个老鬼夹在棺椁中间,穿着一身道袍。只不过是这道袍瞬间就化作了粉末。这么说来,这老鬼以前还真的是个道士。

那么魏莱又是什么呢?是个女妖精还是女鬼呢?她说自己以前是个没有本体的存在,说心里话,我对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一点都不懂,但是我还是感觉得到她以前应该很厉害的。

魏莱这时候一拉我,把我挡在了身后,看着陆英俊说:“陆英俊,你干什么?这是我男朋友,还轮不到你在这里对他指手画脚。”

陆英俊这时候一边点头一边笑了起来,他把目光漫过魏莱的头顶看着我说:“小子,这浑水你真的不该趟进来,你也趟不起!”

我说:“我只是来要回我的女儿佳佳的,只要你把佳佳还给我,我转头就走。”

“你在做梦吗?”他抬手一指我火:“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和你说话都是抬举你了,你这个农民,就算是你进了城,你也还是农民,你骨子里就是个不开眼的农民。”

魏莱喊道:“你够了,你当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陆英俊这时候看着魏莱的眼睛,扶着她的肩膀说:“魏莱,我知道你只是在气我,你怎么可能喜欢这么一个土包子呢!你说吧,怎么才能原谅我。”

我一听有些懵了,什么原谅?原谅什么?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呢?这陆英俊到底是个什么人?我怎么觉得这两人挺暧昧的呢?

魏莱这时候转头看看我,然后又转过身说:“只要你把佳佳还给邢云,我就原谅你了。”

我一听简直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这个魏莱头来的时候还和我说话什么假结婚,然后要回监护权。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小声说:“魏莱,你有病吧!”

魏莱说:“你住嘴吧,难道你不想要回佳佳了吗?”

陆英俊这时候一拉魏莱,竟然用手搂住了她的肩膀,之后看着我笑着说:“想要回女儿,行啊,你跪下,从我裤裆里转过去,我就把女儿还给你!”

也就是这时候,看热闹的围了上来,看起来是一群衣冠楚楚的上流社会的精英,但是此时表现的却是那么的冷血。这些人都笑着,等着看接下来的热闹。有的还在一旁呐喊助威:“是啊,快钻吧!钻过去陆二少什么都答应你,土包子,不要以为进了城你就是上等人了,你在这里,只配当狗。”

“是啊,快趴下叫一个吧!”

女的们都看着我笑了起来。

难道我真的这么好笑吗?我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心说我真的这么像狗吗?

魏莱这时候走上前两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如果这样能要回佳佳,我觉得你跪下钻过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古代不是有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吗?这也许是最简单的办法了。”

我一听脑袋嗡地一声,看着她说:“魏莱,你也当我是狗?”

“邢云,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趴一下就能带走佳佳,难道你不愿意吗?”魏莱皱着眉头说:“邢云,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带回去佳佳,对我们都有好处。难道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你也做不到吗?你趴一下钻一下怎么了?你还是男人吗?你就不能有点担当吗?”

我这时候将瞪圆了的眼睛眯上了,说:“你就是这么帮我的吗?”

这时候,我突然就听到佳佳叫了声爸爸。我猛地一转头,正看到一个高大修长的男人抱着佳佳。佳佳这时候竟然对着那个男人说:“爸爸,他们在做什么?”

我顿时就傻眼了,直接就朝着佳佳跑去,但是刚跑了几步,就被两个人给拦住了。我喊道:“佳佳,你不认识爸爸了吗?快来爸爸这里。”

佳佳此时茫然地看着我,随后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那个男人一只手捂着佳佳的头,一只手指着我说:“你这个疯子,我不想再见到你。英俊,给这个人一笔钱,让他滚的越远越好!”

说完他抱着佳佳就消失在了人群的后面。

魏莱这时候把我拉了回来,对着陆英俊说:“你说的话还算数吗?钻一下,就把佳佳还给邢云!”

陆英俊笑着说:“算数,当然算。”

我没有见到佳佳的时候感觉到自己非常的坚定,但是一看到我的女儿和别人叫爸爸,我就受不了了。我无比慌乱,顿时底线全无。我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周围的人纷纷指着我喊着让我学狗叫。

我在想,为了女儿,我做什么都值得。于是我学了狗叫。于是接下来有人又提议让我学王八爬一个,我就学王八爬了一个。

陆英俊这时候叉开了双腿,指着自己的双腿之间说:“土包子,来吧,钻一个,钻一个我就放过你!”

我满头是汗,内心无比的痛苦。但是只要一想到女儿,我就什么都豁出去了,我一下下朝着这混蛋的裤裆爬了过去。

周围的人都笑的很放肆,这些人一张张的脸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当我爬过去之后,这些人都静了下来。陆英俊也转过身来,看着我说:“你这个疯子,正常人干不出这种事来。你走吧,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我说:“你答应过我,把佳佳还给我。”

“你是不是傻!我怎么可能把孩子交给你这个疯子呢?”他说,“请你滚出我家,我不想再看到你!”

我这时候无助地看向了魏莱,她的一张脸通红,看着我说:“邢云,你先回去酒店吧,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

我说:“刚才这么多人都听着呢,只要我钻过去,你就把佳佳还给我。”

陆英俊看着我笑了,他一步步过来,伸出手拍着我的脸说:“你小子是不是傻啊,好,既然我说过,我就把佳佳给你。”

他说着回过头,一个人递过来一只小乌龟,他把小乌龟接过来,递给我说道:“这就是佳佳,你拿回去吧!”

顿时,周围的人又都笑了起来。

魏莱说:“陆英俊,你不要太过分了。”

陆英俊这时候朝着魏莱喊道:“我过分吗?我要是过分,早就打断他的腿把他扔出去了。我是给你面子才没有对他怎么样的,你该感谢我知道吗?魏莱,我这么喜欢你,你竟然拿一个农民来刺激我,你真行!”

魏莱这时候看着我说:“邢云,今天是陆伯伯的生日,你也不要在这里闹了,这么闹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佳佳的事情,以后再说!”

我说:“魏莱,你耍我是吗?”

“邢云,你怎么不知好歹啊,你再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我这是对你好,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呢?”魏莱说,“这里的人,你得罪不起的。”

我这时候才算是明白了,没有人能帮我,我只能靠自己。

这时候,我看到了魏莱的妈妈和陆英俊的妈妈一起来了。陆英俊的妈妈到了我的面前说:“我们都听说了你的事情,你失去了家人,大脑出了问题,你真的很不容易。你养了佳佳这么大也不容易,你是一个清华的高材生,毕业后在市建设银行工作,后来因为缺钱去南方打工去了。我说的对吗?”

我看着这个看起来还算是面善的女人,没有说话。

她这时候拿出一张卡来递给我说:“这里面是十万块钱,你拿去吧,不要再来找佳佳了,拿着这笔钱好好过日子!”

十万块钱,十万块钱就要买走我的女儿,简直就是笑话。我说道:“你们真的是狗眼看人低啊,十万块钱就让我卖掉自己的女儿吗?”

“你别不知好歹,给你十万块钱你就相当于白捡了十万块钱,不然你还能怎么样?你去法院起诉我们好了,我们不怕你!”她说,“就算是你去帝都告我们,我们也不怕的。你永远告不赢的,因为你是个疯子!”

陆英俊这时候说道:“听清了吗?穷鬼,十万块钱对你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你拿着吧!”

陆英俊的妈妈这时候说道:“这样吧,你先把这张卡拿着,我再让人往这张卡里转十万,二十万,只能这么多了,明白了吗?希望你拿了这个二十万之后,从我们的世界消失,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个小人物了,知道吗?你要是还不知好歹,我就只能把你扔出去了,到时候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不再和你谈这件事,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魏莱的妈妈说道:“小子,陆妈妈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的女儿到了陆家,是你女儿的福分!你要知道好歹。”

陆英俊把手里的小乌龟递给我说:“拿着吧,还不滚等什么呢?难道你真的非要我叫人把我扔出去吗?”

我摇摇头说道:“我是不会卖女儿的。”

陆英俊的妈妈说:“既然这样,随便你吧!”

这两个女人走了,陆英俊一挥手,来了四个人,直接把我抬了起来,一直抬着我出了院子。任凭我怎么吼叫,任凭我怎么喊我女儿的名字,得到的都是嘲笑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同情我,也没有任何人为我说一句话。这里没有黑白,没有公平正义,没有是非!

这四个人一直把我抬到了外面的垃圾桶前,将我扔进了垃圾桶里,还在我的头上压了一块大石头,很快我就喘不过气,晕了过去。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