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凶棺

第511章 8个人

我和艾绒刚走进我家的院子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了。虽然人们都在院子里,但是我就觉得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从连星的屋子里传了出来。艾绒看看我,然后用手指了下。

很明显,她也发现了。

我刚要往前走,艾绒一把就拉住了我,然后朝着连星的房间笑着大声说道:“来了就出来吧,在里面藏着,是打算偷袭我们吗?”

艾绒一喊,周子予顿时就从屋子出来了,她手里还拉着孩子呢,说道:“怎么了?谁偷袭啊?”

柳姗姗说:“在天界,谁敢偷袭你啊!你开玩笑呢吧,况且还有一个远古大神在这里为你坐镇。”

她说的远古大神说的就是连星了,不过现在我最担心的,也是连星。

很明显,现在那宁彩贞就在连星的房间里了。这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她们到底在做什么呢?

艾绒喊了这么一句,里面愣是没有人答应。于是我和艾绒一起上前,我推一扇门,她推一扇门,两扇门我俩同时推开了,这门一看,我正看到宁彩贞和连星坐在两把椅子里,两个人坐的直直的,就像是两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

我喃喃道:“什么情况啊,这是怎么了?”

柳姗姗进来,也发现了不对劲,直接走过去伸手就要摸,我急忙喊了句:“不要乱动!”

结果这手刚碰上,就听嗡地一声,愣是把她给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院子里。柳姗姗从院子里爬起来,再次回到了房间里,说道:“师弟,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两个人在这里坐着做什么呢?”

艾绒说道:“看来是灵魂出窍了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我就觉得旁边强光一闪,接着有两团影子直接就撞进了两个身体。之后,连星和宁彩贞一起就活了过来。

连星睁开眼说道:“宁彩贞前辈,我没骗你吧。我说你过不去你你就是过不去。”

“你师父是怎么从这里出去的呢?你告诉我,当初我可是和她一起穿越来的这里,她怎么就回去了呢?”

我一听就瞪圆了眼睛,说道:“等等,你说什么?你是说穿越来的这里?我想问一下,你们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宁彩贞听了后不屑地一笑,说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如果你想知道那边是什么,你想办法穿过那扇门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啊!何必在这里胡思乱想呢!”

连星说:“好了,可以不杀我了吧,你要是杀了我,这个后门都没有了。虽然想要破开这个后门有点难度,但总还是一个希望。”

宁彩贞说道:“空间是很难劈开的,即便是能从这里劈开一个口子,但是很快就会愈合,在愈合的过程里会有很多乱流,人进去也是必死无疑的。我就纳闷儿了,元灵那死丫头是怎么穿过去的呢?难道她真的将空间劈开,形成了一个稳定的通道吗?如果是这样,那么她可就真的太可怕了,我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宁彩贞这时候呼出一口气来,看看我说道:“你给我小心点,最好睡觉的时候都和这丫头在一起,不然你就死定了!”

话音刚落,她的身体嗖地一下就从我身边一闪而过,到了院子里之后轻飘飘地就飞了起来,然后落在了后面的街道上。

艾绒这时候说道:“她不会说的是真的吧!”

我说道:“应该是开玩笑的吧!要是她晚上真的要来偷袭,应该不会提前说出来的吧!”

艾绒说:“这太折磨人了!”

我和艾绒也不可能总在一起啊,只能让大家注意点。

为防万一,我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睡,而是自己在书房看书。小蝴蝶被我安排在了屋顶上,有小蝴蝶在,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看书看的有些累了的时候,我就上了旁边的单人木床,结果我倒下之后,迷迷糊糊很快就睡着了。但是到了半夜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冷,一睁眼的时候,我竟然发现我睡在一个树林里,床还在,小蝴蝶就在我的床头落着。

我知道,自己被算计了。我坐起来之后左右看看,周围全是粗壮的大树,给我的感觉是,这里是北山的密林里,想我是什么修为啊,怎么会被人连人带床给搬来这里还不知道呢!

于是我掐了自己一把,觉得疼,这才知道不是做梦。我一想就知道是谁把我弄来这里的,在床上喊道:“你把我弄来这里做什么?你想怎么样啊?”

没有人搭理我,我心说人去了哪里了啊!我一动,就觉得被窝有东西,我掀开一看,竟然是一双女人的腿。我这才将被子掀开了,正看到宁彩贞和我69式的睡觉呢。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

不仅是我吓一跳,这时候宁彩贞也吓了一跳,她猛地坐起来,瞪圆了眼睛看着我尖叫了起来。

接着,抬手就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她死死地抱着被喊道:“这是哪里,你把我弄来这里做什么?我,我怎么会和你睡在一张床上,你刚才是不是把我怎么样了?”

说着,这宁彩贞竟然掀开被子看自己的衣服。她睡觉穿的是睡裙,很薄,一双大白腿又直又长,就像是两根葱白。她看完了之后用被盖上了,再次给了我一个大嘴巴。这下可是动了真气了,直接就把我打的从床上翻了下去。

我爬起来说道:“老奶奶,你搞清楚没有,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你这么打我,不合适吧!”

她开始慌乱地找自己的衣服,还别说,竟然真的让她在枕头下面找到了。她一边穿一边说道:“你给我等着,我穿好了有你好看!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谁知道?”

我站起来,摊开双手解释道:“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昨晚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睡醒了就到了这里了!不信你问小蝴蝶啊!”

小蝴蝶这时候挥着双手说道:“别问我哈,我昨晚也是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睡醒了就到了这里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宁彩贞穿好了衣服,下了床直接跳起来就将我扑在了地上,她无比英勇,骑着我就左右开弓,每打一下都要问我一句:“快说,你对我做什么了?”

我回答:“什么都没做啊!”

她不信,继续打我。

就这样一直打了我十几分钟过后,我心说是不是我回答的不会啊,我说道:“好吧,我说,我什么都做了!”

想不到这么回答,被打的更狠了。终于,她把我打的头昏眼花,她也打累了,不再骑着我,而是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肚子上休息去了。

大概三十秒后,我恢复的差不多了,刚坐起来要说话,她一拳就打在了我的鼻子上,我乓的一下又躺在了地上,鼻血横流。

我用手捏捏鼻骨,将鼻骨接上之后,说道:“老奶奶,你要是打完了,听我说说吧!这床是我书房的小床,我昨晚迷迷糊糊睡着了,醒了的时候就在这里了,我要是撒谎,全家死光光!”

宁彩贞看着我说道:“看来你没说谎,我昨晚睡在一家酒店里,结果我醒了就看到你了,这是什么地方啊!”

我起来左右看看,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树上看看!”

我上了树往四周一看,在正南有一片灯光,我指着说道:“那就是龙城,没错,我们在北山了。”

当我下来的时候,宁彩贞已经走了。我问小蝴蝶说道:“人呢?”

小蝴蝶耸耸肩膀说道:“消失了,应该是回城了吧!”

估计这件事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在天界,谁还有本事将我和宁彩贞从屋子里偷出来,然后塞进一个被窝里呢,这件事怎么就那么不可思议呢?

我将我的床扛在了肩上,和小蝴蝶一起出了山,刚到了山脚,我就看到小熊从一旁跑了出来,见到我之后很开心的样子,不停地用舌头舔我的脸。我说:“小熊,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小熊不会说话,开始手舞足蹈地比划,很明显,它好像是知道我是怎么被弄来的这里,大概意思就是,飞来的。它是一直追到了这里,然后就没有跟着上山,似乎它很害怕。

飞来的,床成精了吗?

我扛着床,骑在小熊身上就回家了。到了家的时候天刚亮,我将床挪回了书房之后,谁都不知道。我倒在床上补了个觉,醒了的时候大概是上午十点,我吃了一点饭,然后一天都恍恍惚惚的。一直在琢磨这件事,心说到底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啊,要是这家伙要杀我,岂不是易如反掌啊!

就这样,又到了晚上。我还是看书,看困了之后,我到了这张床边上,上床之前不放心,我就用绳子将这张床和桌子捆绑在了一起。心说这下我看你怎么跑!

倒在床上我也不敢闭眼睛睡觉,心里老想着昨晚的事情,但是想想的还是睡着了。

这次,我又是被冻醒的,醒了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双明亮的眼睛,我往后一挪,瞬间,一只手直接就给了我一个嘴巴,啪的一声!

“又是你!”

打我的不是别人,又是宁彩贞!

这次,我俩可不是69式了,而是脸对脸的躺在一起,这张床本来就不大,我俩挤在一起,还是很暖和的。

她疯了一样看着我喊道:“怎么又是你!我们这是在哪里了?”

这次我发现不是在森林里,而是在一个山顶上,这次看四周都没有灯光,很明显,这里离着城里非常的远了,是一个很深很深的大山里。

我用手捂着脸,喃喃道:“不是我,难道你想换个人吗?”

宁彩贞又开始穿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我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是谁这么算计我?有种的你出来,看我不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话音刚落,宁彩贞突然朝着一个方向看过去,喊了句:“谁?快出来!”

小熊这时候从一块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很快就跑到了我的身边。宁彩贞说道:“这是你的坐骑吗?”

我看着小熊说道:“我们怎么来的这里?”

小熊又开始比划了起来,我是一点都看不懂。但是宁彩贞看它比划完了之后,对我说道:“我们是飘来的,四个人围着你,四个人围着我,我们到了这里后,这八个人一直在周围看着我们,一直到我们醒了他们才离开的。小熊说,看不清他们的脸。”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