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一往情深:BOSS带回家

第3章 峰回路转

仍是不客气地回道:“这是我的家,我来这里理所当然,该是我问你来干什么。”

付宋芳有些不可思议,这个私生女从来没有这样顶过她的嘴,也不顾苏澈在这里,尖叫道:“你一个私生女多什么嘴,这是你爸爸的安排,早说了让你和苏澈离婚。你就是想自己亲眼看到才死心是吗,现在看到了,死心了吧。死心了就滚吧。”

慕云深感觉像是一道雷从天劈下,正中她的脑袋,离婚……吗?

苏澈看见丈母娘出来了,赶忙替付宋芳说话:“妈说的对,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么一个为别的男人堕过胎的不守妇道的女盆友在一起。何况,你还只是个私生女。”说完那不可一世而又嘲讽的笑容,放大。

慕云深觉得绝望,只抖出一句话:“原来这么久以来,苏澈,这么久以来我看错你了,你连人都不配做。”

苏澈笑的肆无忌惮,正想开口讽刺,却看见门口闪进一个黑影,定步在慕云深旁边。

他的眼睛都要望穿了,那不是……宋笙宇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苏澈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吞吞吐吐地道:“表舅……您怎么来了?”

宋笙宇看了眼惊慌不定的慕云深,眼中折射出的目光彻骨寒冷:“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表舅吗?”

说完冷笑地看着付宋芳和慕潇潇,扫了一眼这个房间。

慕云深也觉得不可思议,宋笙宇居然没有走而是一直留在楼下。

苏澈这下慌了,怎么就被宋笙宇看见了,这个小表舅,当初就和苏家关系不好了。他自己发展的那么好,却不肯让他们苏家沾半点好处,如果不是他那么绝情,他根本用不着忍辱负重地娶了慕云深了。

付宋芳也楞直了眼,宋笙宇的名气,她还是知道的,著名的青年企业家。十八岁从哈佛毕业创立P.G,成为亚洲第一大金融公司,他居然是苏澈的舅舅。

她可喜坏了,赶紧去倒水,过来招呼着:“原来是亲家那边的人啊,来来来,坐,喝水。”

宋笙宇看着付宋芳进进出出虚与委蛇的模样,心生厌恶,面上却波澜不惊:“不用了。不过我记得,慕总今年在城西那边有有个性项目吧,正好我们p.G刚来国内发展,也想竞争一下呢。”

这话让付宋芳身体僵了,城西的事他和她提过,几个亿的工程,赶忙收了手。

苏澈有些不甘心,委屈道:“小舅,你怎么一回来就骂我。”

宋笙宇眉毛紧蹙,道:“你还好意思说我骂你,你看看你做了些什么混账事,你就是这样一个人?有了家室还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

这话说得苏澈冷汗流,虽然小舅和苏家不和,也不至于为了慕云深一个外人这么来贬低他啊!

慕潇潇在旁边听着甚是尴尬,心里怒气中冲却看见母亲逆来顺受的样子又不敢发火。

宋笙宇见苏澈沉默不语,又添了一句:“丢人吗?”

苏澈被训得面红耳赤,一句话也不敢说,站在客厅之中特别尴尬。

慕父午睡醒来,出来一看,客厅里面所有人都站着,还有那个青年企业家宋笙宇,慕父有些不可思议。

只觉得能和宋笙宇搭上点什么关系在商界的路都会通很多,连忙走过去,伸出手来:“宋总,久仰大名,鄙人慕袁,幸会幸会。”

宋笙宇瞥了眼慕袁的手,没有握,慕袁有些尴尬,把手收回,注意到了宋笙宇铁青的脸色。

宋笙宇指了指苏澈,问:“他是谁?”

慕袁不解,答:“他是我女婿啊。”

“那个女儿的?”宋笙宇追问。

这个问题慕袁不好回答,却还是道:“二女儿的。”

宋笙宇勾起嘴角冷笑,指着慕潇潇道:“那她是谁,这又是什么事?”

慕袁知道了,宋笙宇这根本就是来找茬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低声道:“宋总,这是我家的家务事,恐怕您不好过问吧。”

闻言,宋笙宇冷战了一声,“怎么不关我的事了,苏澈是我的侄子。”

这话让慕袁无语,仅有怒瞪,又添了一句:“怎么说我也比你大,比你在官场混的时间长得多,见过的风浪也比你多。”

宋笙宇闻言挑眉,语气倨傲而不屑:“那又如何,如果我想,慕氏可以一天之内关门,毕竟P.G得实力,你们都懂。”

说完宋笙宇看了眼旁边的慕云深,他早已是沉默不语了,打击来的太快,而又无处发泄。

慕袁气愤,想反驳却无奈他说的都是事实,宋笙宇只要买断慕氏的股票在低价抛售,慕氏真的可以在一天之内完蛋,不得已憋出一句:“就算是这样,这些事情也应该由苏澈的父母来决定,你只是他舅舅而已。”

宋笙宇眼睛微眯,有些不耐,不想再和他多话。转头看向苏澈,意味深长地道:“当初我接你去国外,你母亲没同意,如今悔不当初。你今天做的这些,说不定以后也会悔不当初。”说完拉着慕云深出去了。

慕云深整个人懵着,跟不上宋笙宇的步伐,踉踉跄跄的,只知道掌心被更大的温热包裹着。

宋笙宇把慕云深扔上车,开着车回了公寓,一回家就开始训慕云深。

本来宋笙宇对慕云深是映像不错的,加上那些年……但是看见她现在这幅逆来顺受,任人宰割的样子,宋笙宇的心凉了一半。

一半怒其不争,一半哀其不幸。

沉思了一会儿,开口:“慕云深,抬起头来,听我说。”

慕云深抬起头,眼神空洞,好像失去了聚焦。

宋笙宇开口:“你知道你今天这个月下场是怎么来的吗?就是因为你逆来顺受,太过懦弱,所以他们都认为你可以被欺负。”

“你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还不懂‘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个道理吗?”

“难道你懦弱就能解决问题吗?你只会助长他们的气焰让他们觉得,其实你是可以被欺负的,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最低的姿态,所以他们都是在俯视你,而你连敬仰都不够边。”

“记住,谁对你不好,你就把这些通通还给他。”

宋笙宇说完,凝视着慕云深。

慕云深低着个头不说话,再抬头时,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泪眼朦胧。

宋笙宇叹了口气,不想再多说,他也知道也许自己话是说重了,可是事实本就是如此。慕云深不是一般的懦弱,也许是从小就生活在那种家庭吧。

两个人都不说话,空气似乎都僵住了,最后还是慕云深开口:“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 听见慕云深又说要走,宋笙宇脸色不太好,语气生硬:“你病还没好,又想跑到哪去,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慕云深小声地顶嘴:“哪有,我也可以自己回家调养的。”

听见家这个字,宋笙宇冷笑一声:“家?你还有哪个家可回?我告诉你,现在你算是彻底得罪了苏澈和慕潇潇,你一个人住,随时随地都有危险,到时候你再后悔,有什么用。”

这话讲的慕云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确实如此,她只是不想再寄住在宋笙宇这里了,再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好吧。

许是看出了慕云深的忧虑,宋笙宇叹了口气,把语气放轻:“想什么呢,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关心你不是应该的么。”

没有办法,慕云深只好点点头,答应住在宋笙宇家。

看见慕云深答应了,宋笙宇才缓和了脸色,又道:“你身体还没好,我们先去医院。”

慕云深点点头,完全不敢反驳。

慕云深被宋笙宇安排在市区的高级病房里,她一个人住,宋笙宇送她过来之后就要走了。

她止不住的叹气,回想自己当初知道苏澈想娶她的时候是多么开心,好像这个世界都明亮了。

可是从新婚开始,苏澈就对她异常冷淡,根本不想是新婚夫妇,也从不碰她。

也许她作为一个女人,太失败,这容颜,似乎也没什么用。

一直到夜深,慕云深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后半夜,一只手掀开她的被子,来人勒住她的双臂,不管不顾地往外拖。

慕云深瞬间清醒,不停地挣扎,想要开口大叫,可是最已经被捂住了。

身上的痛感让慕云深异常清醒,她觉得不可思议,眼里写满了绝望。

那人正要把她拖出楼层,却冲出两个黑衣人把他们拦下。

看见在他手里的人是慕云深,二话不说把慕云深从他手里抢了过来,一脚踹倒了那个人。

慕云深惊恐不定,黑衣人上前询问:“小姐你没事吧?”

慕云深不清不楚地,他们又是什么人?’“你们是谁?”

怎么会有人突然来救她?

黑衣人恭敬回答:“我们是宋总请来的保镖,专门二十四小时保护慕小姐的安全的。”

听见宋笙宇名字,慕云深心下了然。

她知道这个男人很厉害,厉害到了可以只手遮天,也可以翻云覆雨。

他这么庇护她,又谈不上情爱,很难不让慕云深怀疑他是有什么目的。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