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破神鼎!

此时青光巨鼎之中的变化,也很快便是有人察觉到了,而且原本凝实不已的青光巨鼎,此刻居然逐渐的变得虚幻了起来,到了最后,整个形体都几乎快要模糊不清了。

很多人都在猜测,但他们并不能说出所以然来,看到这般一幕,即便连青玄宗的青衣老者,都惊讶的难以名状,他纵横归墟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发生。

不过,接下来更为让他震惊的是,只见已经模糊不已的青光巨鼎之中,忽然一道流光窜出,紧接着那道流光,便是落在了青光巨鼎的边缘之上,一道人影,也是渐渐浮现,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方才被青光巨鼎收进鼎内的张扬。

其实在场之中,除了众人和青衣老者惊讶之外,就连张扬都是感到惊讶无比,他也没想到,这个青衣老者鼓捣了半天,居然弄出了一个如此具备天地能量的东西出来,他本身就无比缺乏灵气来修炼,现在好了,张扬的大虚无经,本身就是个无底洞,管你是真元还是其他能量,但凡是能够炼化供给提升修为的天地能量,全都被他没收一空。

若是普通人,遇到这般狂暴无比的天地能量,自然是承受不住,甚至有可能当场被绞碎的风险,但张扬可不是一般人,随着张扬的现身,澹台璇原本担忧的脸色,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原本信誓旦旦,说张扬只要进入其中,必死无疑的楚尘风,此时也一脸愕然,不知怎么回事。

不过此时场中,脸色最不好看的,还是要属青衣老者了,只见他满脸阴沉的盯着张扬,厉声问道:“你居然吸光了我鼎内的能量,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

在他看来,他青玄神鼎中的能量,有多么的狂暴,就连他本人都不敢触之分毫,可是现在,在他的感应之下,发现那些狂暴的能量全被张扬给吸空了,这超乎了他的想象。

“我如何做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既然我承受了你一招,那你也接我一招试试。”

张扬说完,直接一脚震碎了青光巨鼎,然后玄星剑一出,随着红莲业火的灌入,此时的玄星剑,就如同一道赤红火焰长剑一般,真武剑诀第三式,一剑断星河,足足三百丈的赤红剑光,毫无保留的朝着青衣老者怒劈而下,看着眼前迫在眉睫的赤红剑光,青衣老者的目光,也是变得凝重无比,只见他疯狂的催动体内半步金丹的力量,与此同时,手中也多了一尊法杵,这道法杵一出,青衣老者的力量全部都灌入了其中,然后瞬间膨大,挡在了青衣老者的面前。

然而,这道巨大无比的法杵光影,在赤红剑光之下,却如同纸糊的一般,没有半丝反抗,便是瞬间就被赤红剑光生生崩碎,因为赤红剑光太过庞大的缘故,连同这方天空都被遮蔽,而那青衣老者,在赤红剑光之下,彻底被吞没,看不清其中虚实了。

随着这一道赤红剑光最终落地,整个沧澜城的演武场百丈之内,皆是留下了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出现,直到过去许久,众人都没见青衣老者的身影之后,最终他们也是认定,青衣老者绝对是凶多吉少了,看到这般一幕,在场无数的人全都彻底震惊,他们也没想到,张扬这一剑的力量,竟然如此的可怕,光是一剑,就制造出这般恐怖一幕出来。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青衣老者可是货真价实的半步金丹啊,就这样被一剑斩死了?”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了这般一句令他们难以置信的问话。

此时楚尘风看着天空中傲然而立的张扬,脸色已经骇然到了极点,他昨晚的时候,还曾扬言威胁过张扬,说是在选拔中遇到张扬的话,一定会好好教训张扬一番,可是现在一幕,他有那个资格吗?人家可是连半步金丹的强者都能一剑斩杀,而他一个半步地仙圆满又算什么?

除了他之外,梦可儿,阮烟罗和龙野,周敖等人的脸色,同样是好不到哪去,尤其是龙野,此时的他,已经震惊的彻底说不出话来了,他先前能够将那个地仙大圆满巅峰的妖兽,给说成是地仙初期,可是现在,众所周知,青衣老者的实力,乃是货真价实的半步金丹,他想象不出什么理由,也能将青衣老者的修为给生生贬低。

可是他实在不明白,张扬的年纪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比他还要小上一些,就算张扬的修炼天赋再过惊人,又怎么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修炼到这般地步的?

他想不明白,其他人也皆是想不明白,就连跟张扬还算熟悉的澹台璇,也想不明白,此时的众人,甚至都怀疑,张扬极有可能是老怪物夺舍重生的。

随着空气渐渐平静下来之后,除了那一道百丈剑壑还矗立在原地之外,气氛平静的,就好像这里曾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张扬从天空中,像是踩台阶一般,闲淡的迈步到了华衣美妇的面前,淡漠的说道:“把装有源石的空间戒指,交给我吧。”

这个华衣美妇的实力,比起青衣老者来,要稍弱一分,不过她此时很清楚,连青衣老者都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对手,更别说是她了,整理了一下震惊的心绪,艰涩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果再不交出源石的话,那我可就要自取了。”

张扬的面色依然平淡,平淡到没有任何的情感流露。

华衣美妇心中非常不想交出源石,可她知道眼下的情况已经由不得她了,相对于源石的损失,无疑她的小命更加重要,当下说道:“给你也可以,但你这样做,就不怕我们青玄宗报复吗?”

张扬接过空间戒指,淡淡的说道:“哦,如果你觉得你们青玄宗真有这个实力的话,那就尽管来找我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最好别再让我看到你。”

“好,阁下今日馈赠,我青玄宗记下了,后会有期。”

华衣美妇闻言,深深的看了张扬一眼,便是纵身一跃,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对于华衣美服的威胁,张扬并没有放在心上,就算青玄宗不来找他,他也会去找青玄宗的。

看着华衣美妇离开之后,张扬便是转身,直接一步跨出,瞬间便出现在了锦官城所在的方向,见此一幕,沧澜城主当即飞身而来,对着张扬恭敬行礼道:“沧澜城沧藏风,拜见张天仙!”

“哦,免了,你就是沧澜城的城主?”张扬闻言,淡淡说道。

“禀天仙,正是在下。”沧藏风不知道张扬所谓何事,当下点头说道。

“那就有意思了,我在锦官城杀了你儿子,难道你就不想找我报仇?”

张扬一挑眉头,似笑非笑的说道。

听到这话,不止沧藏风愣住了,就连其他在场的一众人,也全都愣住了,他们谁都没想到,张扬和沧澜城之间,还有这般恩怨,尤其是楚尘风和梦可儿等人,听到张扬说在锦官城杀了沧澜城主的儿子之后,全都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澹台璇,澹台璇看到众人的目光,苦笑一声,最终点了点头,这一下,无疑更是让得众人深感震惊。

沧澜城的实力,在南域百城之中,也算是排在前面的,比起穆王城等大城来,都只弱上一分而已,张扬连沧澜城主的儿子都敢杀,那也就敢杀他们,楚尘风和周敖等人,一想到自己曾经竟然不知死活的处处招惹张扬的时候,顿时就感觉到后背一片发凉。

“张天仙做的对,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到处给我惹事生非,这次竟然惹到了张天仙的头上,简直自寻死路,张天仙能够为我除去孽障,我沧澜城,感激不尽!”

沧藏风连忙低头说道,语气诚恳无比,看不出任何的不满,笑话,他就算是想不满也不敢明着表露出来,张扬方才可是连青衣老者那种半步金丹都直接斩杀的主,他一个区区地仙大圆满巅峰,在张扬的面前,恐怕也就如青玄宗的那个中年男人,直接不够看的。

在场众人听到沧藏风这话之后,他们虽然同样感到震惊,但经过先前一系类的震惊之后,此时早已经麻木了,张扬今天带给了他们太多的震撼,让他们一时都接受不了。

在此期间,除了沧藏风的沧澜城之外,几乎百城的代表都前来拜见了张扬,哪怕张扬已经惹到了上三宗的青玄宗,但此刻张扬坐镇,他们也不得不低头。

在张扬的要求之下,百城盛会继续举办,种子选拔也一应照行,只是这一次种子选拔前十进入的并不是青玄宗,而是张扬处在世俗界的云天宗,其中也有不少城池选择了弃权,怕因为这事触怒了青玄宗,但对于张扬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想走就走,楚尘风和穆红绫,还有周敖等人,虽然很想在此次种子选拔上证明自己,但他们却是没脸参加。

不过唯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龙野竟然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参加种子选拔,这倒是出乎了张扬的意料之外,不过对于龙野的天赋,比起唐见雪来,还要出众,如果对方真对他忠心的话,培养一下,倒也无可厚非,除了龙野之外,还有将近半数的城池,选了继续参加。

本来需要一周时间,才能结束的种子选拔赛,因为将近半数的城池弃权的缘故,两天就结束了,最终在这次选拔赛上,脱颖而出的十位种子选手,便是获得了云天宗的弟子的资格。

因为张扬目前还没有打算返回世俗界的缘故,所以暂时云天宗的归墟界分宗,就坐立在了锦官城的神龟峡,不过因为神龟已经被张扬给除去的缘故,此时的神龟峡已经更名为了云天涧。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