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开幕

“哦,那就等他明天来了再说吧,不过我猜,他想来也不会出现。”马伯喻并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从北荒出来的年轻人,就算修炼天赋再高,又能强到哪去?毕竟年龄在那摆着呢,至于清风长老都忌惮那个年轻人,那也只是清风长老而已,并不是他。

晚宴结束之后,一行人散去各自休息,叶灵月和司徒宸也相继离开,叶灵月走在前面,司徒宸紧跟几步追上之后,便是感激的对叶灵月说道:“灵月师姐,今天还要谢谢你了。”

他说的乃是肺腑之言,毕竟今天如果没有叶灵月的话,那么他也就没有机会进入玉鼎宗了。

“这件事不用记在心上,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在清风学院的弟子中,你的毅力和天赋都足以配得上这个名额。”叶灵月淡淡点头说道:“如果没有事,那我先走了。”

叶灵月行事作风,向来干脆利落,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含蓄,她今天之所以推荐司徒宸,也的确是因为如她所言,司徒宸在一众弟子中,算是比较出色,她只是不想埋没人才罢了。

叶灵月想的这么简单,可是在其他人弟子的眼中,就大不一样了,此时清风学院所有的弟子,都已经认为叶灵月对司徒宸心生好感,不只是别人,即便连司徒宸都是这么想的。

不过司徒宸也不是什么冒然之辈,他行事从来都是心有成竹才动手,这一点从他联合荒古姬家对付荒古姜家就不难看出,所以,即便他心里那般想着,但并没有直接表露出来,连忙说道:“那个没其他事情了,今天灵月师姐比武一场,想来也累了,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那你也早点休息,毕竟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去办。”叶灵月点点头,迈步离开了。

司徒宸站在原地,看着叶灵月远去的背影,心中不由泛起一阵阵的涟漪,久久不能平复。

当司徒宸回到男弟子住宿区之后,顿时便被一群宸门的弟子给围在中间,纷纷相问司徒宸跟叶灵月之间的关系,对于这般被人恭维,司徒宸自然很是喜欢这种感觉,即便连晚上做梦,都是带着丝丝笑意的,足以看出他今天是有多么的开心了。

可是如果让叶灵月知道,她只是平淡的举荐了司徒宸,却掀起这般轩然大波的话,恐怕她是万万不会继续去做的,毕竟司徒宸距离她心目中的理想对象,还差点的很远。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清风学院门前顿时就变得热闹无比了起来,那些个被邀请来的各方势力,汇聚一堂,中天域如此盛会,可以说十分的难得。

宗门大比的流程也十分简单,先是祭祀天地,然后便是开坛,最后进行连续三日的宗门大比。

听上去过程非常的简单,可是每一步都十分的严格,毕竟宗门大比,比的是年轻一辈的实力,而年轻一辈又是每一个宗门的未来,所以一定要秉持公平公正的原则。

马伯喻这次过来,无非是想要看看其他域弟子们的实力,到时候好挑选一些实力出众的,带到玉鼎宗之中,毕竟中荒宗门的竞争力,要远远大过其他地方,优秀的弟子众多,才是底蕴。

张扬等一行数人,也跟在人群中离开清风城,前往了清风学院,一路走来,因为姜洛神和剑寒雪两女的缘故,让得不少人都频频侧目,不过众人有的认识剑寒雪,却很少有人认识姜洛神,所以,他们对姜洛神的关注,也比剑寒雪要高,纷纷猜测姜洛神的身份。

而张扬等人,自然不理会这些人的议论,直接朝着清风学院而去,不过此时的人群之中,却是有一行人,目光锁定住了张扬,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从青山郡来的黄家众人。

此时黄家家主黄元鹤和她的女儿黄莺等人,其实早就来到了清风城之中,不过他们并不是住在客栈,而是主在了撼天老人的弟弟,撼地长老在清风城的住所之中,张扬先前杀了撼天老人和黄元鹤的儿子黄岩和孙子黄冲,乃是不死不休的仇怨,此时仇人见面,自然分外眼红。

黄莺看着张扬一行人,目光不怀好意道:“父亲,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来到了清风学院的地盘,还真是不知死活,自投罗网啊,这一次,我们终于能为我大哥报仇了。”

黄元鹤却并非这么想,只见他凝声说道:“这小子能来清风学院,必然是受到了邀请,而且你看他身边跟着的人,不是凌剑宗的宗主剑凌风吗?我们想要找他麻烦,恐怕还不够啊。”

黄莺闻言,却是不由一笑,丝毫不放在心上道:“父亲,你就放心吧,只要他进了清风学院的地盘,那就由不得他了,在别的地方我没把握,但在清风学院中,他插翅难飞。”

黄莺有撼地长老在她背后撑腰,她根本就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在她的认知中,即便是凌剑宗,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轻易得罪清风学院的,而她也不会认为,凌剑宗会为了张扬去冒着风险得罪清风学院,这显然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

“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找撼地长老吧。”黄元鹤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撼地长老的身上,毕竟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跟张扬相抗衡。

黄元鹤等人最后看了张扬一眼,便是快步与张扬擦身而过,提前来到了清风学院的山门前,此时的撼地长老,正在这里招呼到来的贵客,看到撼地长老之后,黄莺连忙上前撒娇起来,看到黄莺这般模样,撼地长老也是满脸欢喜,他除了修炼,别的爱好没有,唯独就好这一口。

“撼地长老。”黄元鹤等人也连忙上前,对着撼地长老客气说道,虽说黄元鹤在名义上,也算是撼地长老的岳父了,可是他却不敢在撼地长老面前托大。

“嗯,黄家主来了,看你脸色不太好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人比较多,撼地长老带着黄元鹤等人来到一旁,淡淡的询问道。

“是这样的,上次我不是给你通信了吗?那个杀了撼天老人的小子,现在来到清风学院了,我们在路上看到了他,就先一步赶来告诉你了。”黄莺连忙说道。

“是啊撼地长老,那小子不仅杀了撼天老人,还杀了我的儿子黄岩和孙儿黄冲,这件事你可得要给我们做主啊。”黄元鹤也连忙恳求说道。

撼地长老听到这话,目光也是一变,向外扫了一圈道:“那家伙现在在哪?”

黄莺见到有戏,连忙说道:“他方才跟在我们后面,现在应该快到了,对了,他现在不知怎么跟凌剑宗的人搅在一起了,不知道他们关系到底如何。”

“哼,别忘了,这里可是清风学院的地盘,即便是凌剑宗的人来了,也得老老实实呆着,而且此时还有中荒的玉鼎宗首席长老坐镇,还怕他反了天不成?”撼地长老却不以为然道。

听到这话,黄元鹤心中也是猛地一惊,他心里很清楚,中荒玉鼎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有这般大靠山在背后撑着,即便是凌剑宗的人,也还真不敢放肆。

而就在这时,几个清风学院的弟子们,也急匆匆跑了过来,对着撼地长老说道:“长老,前几天那个在醉金地楼闹事的家伙,已经朝着咱们清风学院来了,而且还是跟凌剑宗的人在一起,而且看起来关系好像不浅,咱们该怎么办?”

在清风学院之中,负责清风城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撼地长老,只是这些天来一直琐事不断,让他也没功夫去搭理这点小事,如果不是这个弟子提及,他都快要把这事给忘了。

不过听到这话,撼地长老和黄元鹤等人,倒是面面相觑起来,撼地长老当下不由冷笑一声,杀意凛然道:“呵呵,这就巧了,看来你们说的都是一个人啊,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屡次三番的跟我们清风学院作对。”

“这个小子,还真不是一般人啊,竟然敢在清风学院的地盘闹事。”黄元鹤听到这话,倒是微微一惊,不过很快,他心中的喜色也不减反增,这样一来的话,清风学院更是不会轻易放过张扬了,他的大仇,也就能够得报了。

一众人没等几分钟,张扬等人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视线之内,黄莺指着张扬喊道:“就是他!”

听着话,撼地长老的目光,也是顺着黄莺的手指望去,只见人群之中,一个身着黑色衣衫的青年,正面色淡然的迈步走来,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美女,一开始,他还没怎么在意,心中甚至还冷冷发笑,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必然是个花花公子,可是当他看清张扬的面色之后,他的瞳孔,顿时忍不住一阵猛缩,因为这个人的面容,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很快,他就想起了这张熟悉的脸庞,到底在哪里曾经见过了,一年前,他当时跟随清风长老和撼天老人等一众,前往南玄域荒古姜家之时,一掌拍飞了撼天老人的,不正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吗?想到这里,他顿时忍不住惊呼道:“怎么是他?”

看到撼地长老这般突然反应,顿时让得黄元鹤和黄莺等人疑惑看去,黄元鹤满脸不解的问道:“撼地长老难道认识这个小子不成?”

“呵呵,岂止是认识啊。”撼地长老阴惨惨的一笑,笑容中充满了冷峻之意。

“难道撼地长老以前也跟他有过过节不成?”黄元鹤目光如炬,顿时看出了撼地长老的不对劲,顿时忍不住出声问道,说着话,他也很好奇,张扬怎么得罪了这么多人?

“哼,这小子,早在一年前就跟我们清风学院结下了梁子,当时清风长老让他一年后来清风学院解决此事,没想到他还真敢来了。”撼地长老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们还得亲自去找他,这次有玉鼎宗的人坐镇,看他还怎么轻易脱身。”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