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交易!

“你跑不掉的,我给你施加的是灭神诀,专门对付你们这些成了精的妖怪,只要我愿意,你的灭神诀随时便可以发动,到时候连尸体都不会留下,你体内的天晶可就便宜我了。”张扬淡淡的一笑,看着正欲逃跑的火老鼠说道。

火老鼠被张扬的话音说的一怔,当时立在原地不敢动弹了,过了好一会才是转过身来看着张扬,惊疑的问道:“你怎么会有灭神诀?难道你的师傅是天门老祖不成?”

“好你一个老鼠精,果然是骗我,快将这里的事情说与我听,不然将你抽筋拔骨,杀你夺宝。”张扬佯装威胁的看着火老鼠,恐吓道。

“你,你们人类果然都是一门歹毒之心,鼠爷我今日算是认栽了。”火老鼠最终身体一垮,一屁股坐地地上,看着张扬说道。

“你想问什么,尽管来问吧,我不知道的都可以说与你听。”火老鼠垂头丧气的低声说道。

“咳。”张扬轻咳一声,旋即问道:“你在这上古遗迹多久时间了。”

“上古遗迹?什么上古遗迹?”火老鼠一开始听不明白,呢喃几声,旋即大概了解,了然道:“你说这地方叫上古遗迹?真是好笑,这里明明是大荒之中的东荒。”

“东荒?这里便是东荒?东荒不是已经消失了五千年之久了么。”张扬看过不少有关于大荒的古籍,原本天荒大陆分为五荒,北荒,南荒,东荒,西荒,中荒。

如今的大荒之中从五千年前开始,便只剩下了南北两荒相连,西荒从大荒之中分裂了出去,而东荒却是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不错,这里便是东荒,东荒之地,无比广袤,不过这里却是残破的世界,早已不复当年的恢宏之气。”火老鼠一脸神往的说道。

“那你知道东荒如何毁灭的么?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扬急声问道,没想到消失五千年之久的东荒竟然便是上古遗迹,若是被人知晓这里的秘密,恐怕归墟洞天都是将不复存在。

想必归墟洞主应该有所了解,不过看着般样子,整个归墟洞天之中恐怕也只有洞主一人知道,不然必然会引起天下大乱,到时归墟洞天必将不保。

“这些我怎么知道,我不过才修炼了百年之久。”火老鼠一摊爪子,无赖的说道。

“那这里还有其他活人了?你的主人去哪了?”张扬略有惊讶,不过细细想来,还真没有人能够活五千多年,毕竟如此之长的寿元,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才会拥有。

“我的主人?那死老头吧?早就化作黄尘了,那好像是五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唉,记不清了。”火老鼠听到张扬说曾经把他炼制成傀儡的那人,便是一阵叹息。

“靠,你耍我?”张扬喝骂一声,这死老鼠是不是诚心逗他玩?

“我明明都告诉你了,你这厮竟然呵斥与我,果真人类不可信。”火老鼠也是耿起了脖子,质问张扬,两颗豆粒一般大小的眼睛之中,还有丝丝怒火。

“好,方才你说你只修炼了几百年,怎么你会知道几千年前的事情?”张扬沉下心来,质问道。

“我只是说我修炼方才百年,又没说我活了只是百年,算起来,我还是你祖宗的祖宗,你得叫我一声老老祖宗才行。”火老鼠一脸得意的看着张扬,托起了长音道。

张扬一脸恶寒的看着这只火耗子,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只老鼠给生生的占了便宜,当真传出去笑掉别人的大牙。

“你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赶紧与我说来。”张扬弹了一下火老鼠的小脑袋,气恼的说道。

火老鼠被张扬一指弹得生疼,捂着头恶狠狠的盯着张扬,适才说道:“五千年前我还是你这般年纪,在我们天妖鼠一族也是少年俊才,不过当年无意偷吃那老家伙的宝贝天晶,他一怒之下想将我炼制成傀儡,你想我一个天妖鼠族的俊秀公子,怎么可能会让一个糟老头子炼制鼠傀,就在我立下免战旗打算明日再战的时候,不成想这死老头竟然对我施加了一道阵法,将我的妖力尽数封印住了。”

火老鼠想起前尘往事,目光之中炯炯异彩,不过当他说到被那人施加阵法的时候,却是充满了愤怒的表情,甚至有些狰狞。

“后来怎么样?”张扬没想到这不起眼的火老鼠竟然会有如此来历,不禁好奇起来。

天妖鼠一族张扬曾经倒是有所耳闻,不知多少岁月时,曾经的妖族出了一位天地大能,纵横天地无人能敌,被妖族封为天妖大帝,便是天妖鼠一族。

这个妖族能够以火焰为食,吸纳火焰之中的火灵之力,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天妖大帝最后以陨落黯然收场,这个强横一时的天妖鼠一族,从此没有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后来我被阵法囚禁,而且天晶的力量太过强大,我一时吸收不了,陷入了沉睡之中,当我醒来的时候便是发现自己身处在地下岩浆之中,我便运用那阵法之力,想将天晶抽丝剥茧慢慢炼化。”

“不过黄天不负有心鼠,我的修为是一天天涨的飞快,突破了化形之后,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小娃娃,细皮嫩肉,正好以解我口腹,当时我便想把这个嬉皮嫩肉的小娃娃抓了吃,没成想那小娃娃的实力竟然不弱于我,我俩大战在一起,最终两败俱伤,我潜回熔岩之底疗养伤势,而那小娃娃也是重伤而逃。”

张扬一听这天妖鼠没想到还有这般际遇,不过仔细想来,这天妖鼠说他修炼方才不过百年,这百年时间,东荒早已经成了上古遗迹所有,难道那小娃娃便是归墟洞主不成?

张扬倒是见过归墟洞主一次,想起那日新生大比的时候,天空中青阳长老和青月长老中间的便是一个小孩,想必就是归墟洞主。

没想到这天妖鼠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横,能够与归墟洞主大战而不落下风,最终两败俱伤,张扬不禁提防起这个火老鼠来了。

“那你现在实力怎么如此不济,还被我生擒?”张扬略有所思的问道。

“哼,那小娃娃着实厉害,都是我贪嘴惹得祸,我重伤之后修为便是一落千丈,如今成了这幅田地,本来还想借助天晶在修炼几百年,没想到又遇到了你,当真是扫把星。”天妖鼠看着张扬,没好气的说道。

“既然这般,为了表示歉意我就带着你出去吧。”张扬淡然一笑,浑然不觉得有什么。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东荒遗迹之中危险重重,你是想让我当你的引路吧。”天妖鼠头一歪,瞪着张扬说道。

“既然你也不知道这东荒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何谈给我引路,我只不过是看你自己在这里孤苦伶仃,还有一个专门吃肉喝血的老怪物不知身在何处藏着,万一你被他抓住,贪恋你体内的天晶,将你剥皮抽骨,食肉喝血,倒是就没人帮得了你了。”张扬一板正经的恐吓天妖鼠道。

“收起你这鬼把戏吧,骗人可以可骗不了我。”天妖鼠自然看穿了张扬的阴谋,不过他还是略有好奇的问道:“你说这东荒遗迹之中还有其他活人?我醒了的百年时间可从未见到过有活物的存在。”

“有,我就是被他打落在这里的,实力极强,不过隐藏在暗处专搞偷袭,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张扬想起了之前被那两团光球自爆,冲击到这地方之后的场景,心中便是一片骇然之色。

“不想猜,一定是你们人类,只有你们人类才喜欢搞一些偷鸡摸狗的把戏。”天妖鼠信誓旦旦的说道,眼神之中还流露着鄙夷之色。

“不知道哪个老鼠偷了人家的天晶,差点被炼成妖傀。”张扬则是以牙还牙,淡然一笑。

天妖鼠的面色一阵发紫,看出了张扬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也不在出言讽刺他,道:“这东荒之中有一处山门叫战天门,曾经可是响彻东荒之地的庞大门派。”

“哦,你与我说这个事情有什么关系不成?”张扬惊讶的问道,不知道这天妖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能有什么关系,给你送宝贝你乐不乐意,这战天门有一处山崖,这山崖可不普通,是战天门收藏了世间的奇兵神刃所成,战天门里面的弟子达到一定实力,或者奖励的时候,便是让其进入这山崖之中挑选神兵利器。”天妖鼠说道。

“就是类似归墟神殿一般的藏宝阁了吧。”张扬听后喃喃自语,旋即问道:“那这战天门在什么地方?”

“就在前方不远,不过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还有没有遗迹残留,说不定当年发生的大事也将战天门的那山崖摧毁了不成。”天妖鼠一指前方,说道。

“说吧,你告诉我这些,想要让我替你做什么事情?”张扬并没有着急前往之意,看着地上的天妖鼠,冷然问道。

“竟然被你猜中了,好,只要你能够在山崖之中寻到趁手兵器,你便要为我做一件事情。”天妖鼠被张扬猜中了心事,面色一红,说道。

“什么事情?”张扬好奇的问道。

“帮我找到战天神珠!”

“战天神珠?那是什么东西!”张扬听到天妖鼠想要让他找到的东西之后,略有惊讶的问道。

“战天神珠是什么我也没见到过,不过遇到它的时候我便能够感应的到,若是进入战天门遗迹之中存在,我自会找你帮忙。”天妖鼠道。

张扬想来应该是不凡之物,毕竟战天神珠沾了一个神字,恐怕不是那么普通的东西,一定是当年战天门的至宝才对,不然这只火老鼠也不会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如此眼热不已。

“既然这样,那我们便是去那战天门中闯上一闯。”张扬将火老鼠抓在手中,放在肩膀上之后,直接施展缩地成寸大秘之术,一步数十里向着前方行去。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