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破阵!

可是过了半晌之久,张扬便是发现这个大阵并没有对他们发动攻击,只是单纯的将他们困在里面而已,张扬当下便是放下心来,如今张扬能够做的只有在这剑冢的边缘寻找出路。

毕竟这是在一个护冢大阵之中,现在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不代表以后没有危险,再说被困在这里没有食物,当真如同天妖鼠说的一般,会饿死在这里。

真是稍有不慎可能就万劫不复,张扬暗叹自己太过莽撞,没有考虑到这般事情,张扬看了一眼手中的残刀,黑漆如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若是非要说什么特别之处,恐怕就是他是把断刀了。

不过张扬看了许久都无法看出一丝的端倪,也便是将断刀收了起来,这里的一切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之处,,灵气也是浓郁无比,而没有之前的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还有从剑冢那里飘来的淡淡悲伤之感,想必是神兵之中的意道散发而出。

张扬此时也不在到处徘徊,反正又找不到办法破解此阵,当即便是盘膝而坐,这里的灵气浓郁无比,不如在这里安心修炼的好,是死是活听天由命了。

张扬运转功法,体外的天地灵气不疾不徐的进入体内,不断的壮大着真元之海,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张扬只感受到的背后突然发出一阵强烈的波动,一股庞大的真元自上而下,冲入到了他的四肢百骸之中。

“咚”

一声轻微的波动,张扬背后突然变得金光大亮了起来,隐藏在张扬体内的那金色龙纹也是在此刻显现了出来。

对于这道龙纹的出现,张扬早已经习以为常,毕竟这个时代都是说灵根之称,而张扬却是没有灵根,功法练到现在,也只是练出了这金色的龙纹,张扬曾经感受到一丝淡淡的灵根之意从这金色龙纹之中散出,不过自这以后不曾再感受到过,如今这金色龙纹却是再度显现了出来。

“呼!”

一口浊气从张扬的口中吐出,感受着体内壮大了不少的真元,心中满是慰藉。

张扬从入定之中睁开了双眼,脸上并没有任何晋升后的喜悦,此时的他更加的沉重了,毕竟自己现在还被困在护冢大阵之中,还未想到办法如何破解。

张扬从真元之海之中取出了些许食物,加上特制的调料开始享用起来,毕竟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想办法离开这里,越是到了危险的时候越是需要冷静,唯有大脑条理清晰才会临危不乱,也会有离开的希望。

张扬打量着这困在他里面的的混沌雾气,四面皆是虚无缥缈,似乎没有边界,头顶上方,暗沉一片,隐隐有一道强大的禁制在上面流转,不过在未知的前提下他不敢擅自行动。

自己获得现如今的境地都是因为动了那把断刀,才引起这里所有神兵利器的共振,无意之间开启了护冢大阵,若是想从这里脱困而出,看来还是只有从这断刀之上做文章。

张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度来到了将断刀拔出的地方,那里残留了一道浅坑,并不是很深,却是让张扬废了不少的力气。

不过其他的那些兵刃,此时看起来很是奇怪,此时这些兵刃似乎都失去生机一般,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光泽,漆黑如墨,如同废铁一般,仿佛这一刻时间完全禁制了。

张扬将那断刀插入到了地面中之后,断刀依旧古井无波的躺在那里纹丝不动,好像和整个山峰融为一体,重如山岳。

张扬眼见周围没有任何的反应,想再度将断刀提起来重新插入,可是拼劲全身之力居然又提不动那把断刀了。

“还真是邪门了,这护冢大阵绝对与这柄断刀有关联。”张扬此时看到这般情景,不禁发笑道。

“我就不信,拔出你一次,还拔不出你第二次。”张扬手中真元不断汇聚,用力一提,断刀还是纹丝未动。

此时张扬气恼不已,手中力气更是加强了许多,断刀还是纹丝未动,仿佛生根在了地上一般,任由张扬用力都是无从拔起。

“你大爷的,和我来脾气了是不是。”张扬指着断刀气骂不已。

“你不是犟么,我这次偏偏不用力气,我看看你是不是吃软不吃硬。”张扬说罢,便是缓慢的伸出手去,握住剑柄,轻轻的往外一抽。

没想到这断刀竟然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

张扬手中握着残刀的刀柄,运转真元不断的催动着手中的力道,终于,这残刀再次有了松动的迹象,张扬顺势而下,一口气提上来,手中力道一沉,力压千钧一般,直接将那残刀再度抽将了出来。

当残刀随着张扬再度的抽出,这方空间也是随着残刀之上散发出来的波动,再度变得热闹了起来。

不过张扬却是见到原本困住他的那方大阵,也在此时逐渐的消失了,那原本混沌一片的空间,也渐渐的露出了原本的面貌。

“没想到这大阵竟然是靠这把断刀来催动的!”张扬略有好奇的看着手中的漆黑断刀,此时他不可能细细查看,紧紧粗略看了一眼,便是将断刀收了起来。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现在就走!”匍匐在张扬肩膀上的天妖鼠目光微沉,对着张扬说道。

“好。”张扬也是这般所想,看了一眼周围,除了那几把神兵宝刃之外,没有什么可留恋的,等以后实力大涨,再来这里看能不能获得。

张扬思罢,便是直接飞身向着远方的空间疾驰而去,只是眨眼般的功夫,便是出现在了数千米之外。

这一走不知道飞了多久的时间,张扬只感觉到自己整个人浑身冰凉,此时空气中的气温也明显比之前的地域低了许多,即便是张扬使用真元来保持体温,可那种消耗之下,还是颇为费力,无奈之下,张扬只能降落在地面之上。

此时的地面之上已不再是一片荒芜之景,满眼望去,尽是白雪皑皑,张扬使用了几道丹符,恢复着损耗的真元。

张扬只记得自己并没有飞出去太远,怎么突然从那战天门的区域来到了这么一个寒冬的地方,难道这上古遗迹的空间已经紊乱了不成?

之前还是阴风阵阵,魔煞之意令人蚀骨,接着便是沙海荒芜,一片萧条,如今张扬逃亡之下,却是又来到了这般鬼地方,转眼之间便是冰天雪地,这别人一年才体会到一次的场景,张扬数十天来便是尝了个鲜。

休息了半天之后,张扬也是感觉好多了,在此回过神细细的打量着所处的这方天地,一眼望去,皑皑白雪连成一片,仿佛没有边际。

不过张扬没有走上几步,便是看到一具死尸躺在雪地之上,上面还有鲜红无比的血水被冰封在了雪地上,不过看起来,这些被冻僵的尸体好像不是死了没多久。

张扬也只能从死尸的衣着之上,分辨这尸体是什么时代的修士,毕竟张扬对于现在的世界也并不是太过了解。

“小心,这伤口之上有致命伤,不过看起来不是人类修士造成的。”天妖鼠也是极为紧张的看着外面的死尸,旋即它便是发现了这被冻僵的死尸的疑点。

张扬听到天妖鼠的话之后,也是略有凝重,看来这上古遗迹果然到处都是危机重重,毕竟这上古遗迹曾经是以前的东荒,东荒之地无比广袤,不知道因何原因竟然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才造成了东荒如今的南北两域。

张扬看着这充满肃杀之意的冰霜之地,真元也是悄然在自己的体内运转起来,防备有意外的发生,以防万一。

张扬可不会认为这里还会有人类的存在,若是人类那也一定是老妖怪一般的存在,绝对不是张扬能够对付的。

虽说上次张扬获得蒲团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盯上,但那实力绝对是恐怖无比,对方光是施展出来的两道光球便是让张扬重伤昏迷,还差点被藏匿在岩浆之底的天妖鼠给吃了。

可见这上古遗迹之中,并不是没有生命的存在,但是当年的无数天地大能都是身死陨落,能够存活下来的也一定是老怪物一般可怕的存在。

即便是如今的天妖鼠,若不是碰到了实力非凡的太清真君,恐怕在这上古遗迹之中,还真不一定有什么人能够对付他,若是张扬遇到的话,恐怕就不会是他囚禁天妖鼠,而是天妖鼠把他当一顿美餐了。

张扬在这冰天雪地之中步行了半天之后,便是看见一个巨大的石盘盘旋在半空之中,这道石盘灵体通透,宛若玉雕一般,浑然之间,恍若天成,大气磅礴,上面还有不少的光芒笼罩,祥和瑞彩照耀四方。

与这充满死寂之地的冰天雪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也仅仅只是石盘这边略有光彩,而周围却是一片死地,毫无生命之气。

张扬小心的靠近石盘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当他来到石盘近前之后,一路走来,发现地上竟然都是被冻僵了的尸体,而且这些尸体最可怕的竟然都没有头颅,而且身体都是被什么东西给洞穿而死,与张扬发现的第一具尸体死状极为相似,不同的是第一具尸体还有头颅,而这些则是没有。

这些人的闹到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脖颈上的痕迹整齐而且光滑,不像是被利刃切掉一般,倒像是生来就如同这般,而且脖颈周围并没有血迹的出现。

张扬看的头皮发麻,他心中的不安也是越来越强烈了起来,也就在这时,张扬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气息,将这里的空间尽数的笼罩了起来,张扬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真元甚至连神魂之力都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压制。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