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陆老爷子!

“家主,我倒是有个建议,不如我们连夜派人前去贫民区,让人一把火把那里给烧的一干二净,谁要是敢跑出来就杀无赦,那些下等人只是一些普通人,肯定都活不了的!”

一个冯家高层,满脸阴森的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冯天扬并没有做声,他也知道贫民区的人都是普通人,就连陆家也没有多少反抗的力量,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陆家突然多了一个强者,难保派去的人能够对付的了。

想到这里,冯天扬便是摇头说道:“这件事先不用着急,等梦晴回来了,向她打听清楚再说。”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他们冯家早就成了归墟界的第一大家族,没人敢挑衅他们冯家的威严,而这个突然出现的强者,如果不了解他们冯家的实力,做出这样事情的话,或许还情有可原,可是对方若是了解他们冯家,还敢这么做,那足以证明,对方是拥有着不小底气的。

冯天扬身为冯家家主,几乎是一言堂,话一说出,无人再敢反驳,听到冯天扬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也只有点头的份,冯天扬接着问道:“对了,远堂什么时候回来?”

“禀家主,远堂少主说是处理完了大道宗的事情,就会赶回来。”有一冯家人连忙说道。

“嗯,这些天你们要时刻监视着陆家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常举动,随时向我禀报。”

冯天扬闻言,当下点了点头,于是吩咐道,其他人见此,也都领命告退。

晚上的时候,前往中荒山脉的陆家族人,也尽数返回了陆家小院,陆剑秋看着为数不多的陆家族人,这些人有男有女,不过相同的是,全都衣衫脏破,这般模样若是放在外面,跟叫花子也没什么区别,陆剑秋目光不忍的看着陆家族人的同时,陆家族人们也都是好奇的看着他这个陌生人,不过让得陆家族人更加好奇的是,还是陆剑秋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横气势。

陆家族人大都是普通人,但修炼传承并没有丢,对于修炼一途的事情,也都非常了解,所以他们感受到陆剑秋那强横的气势之后,全部都变得十分震惊起来。

来的时候他们也都听说,这个年纪比起众人,看起来大不出多少的五旬老头,居然是陆老爷子的亲侄子,而他们都是陆家的后辈,在辈分上,陆剑秋可以说是他们老祖级别的存在了,所以他们一个个都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陆剑秋。

“既然大家都回来了,那我宣布一件事情,从今天起,我们就返回咱们陆家庄园住。”

陆剑秋看着众人,当下声音平淡的开口说道。

在来的路上,他们也都知道要重回陆家的事情,可现在,当他们亲耳听到之后,还是感到十分的不安,毕竟他们已经退出陆家祖地数百年之久,除了陆老爷子和老妪之外,大部分的陆家人压根就没有在陆家祖地生活过,他们有时候路过陆家祖地的时候,都只敢远远的望上一眼,知道这处气势恢宏的庄园,曾经是他们陆家人生活过的地方。

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能够重新入主陆家祖地,可一想到悬在他们陆家头上的那柄利剑,他们就生不出那个勇气,虽然此时他们感到惶恐和不安,但还是跟着陆剑秋,离开了贫民区,前往了本该属于他们居住的地方。

此时所有陆家人,包括陆老爷子,都不确定,他们此次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陆老爷子走在后面,被方桦搀扶着,老妪也跟在其身边,陆老爷子满脸担忧的问道:“锦惜,你说剑秋这次,能不能面对的了冯家人?”

要不是老妪从中劝说的话,他不一定能够答应陆剑秋的请求,正因为他了解老妪,知道对方是一个万事都会考虑周全的人,所以他才会将此事答应下来。

“老家主,这次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既然剑秋少主说了,他自然是能够做到,而且就算剑秋少主做不到,还有那位张公子在背后呢。”老妪闻言,当下笑着说道。

自从见识过张扬一日便横穿十万里的大手笔之后,老妪对于张扬,也是充满了信任。

陆老爷子听到这话,当下便是好奇的问道:“对了锦惜,之前太忙的缘故,一直没有问,这位张公子,我听剑秋说,竟然是他的主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对于张扬的身份,陆老爷子无疑充满了好奇,在他看来,张扬无论是气息还是样貌,都十分的普通,而陆剑秋可是堂堂半步金丹的强者,这般修为的人,哪一个不是横霸一方的存在,怎么会死心塌地的去给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年轻人当仆人呢?这让身为陆剑秋叔父的陆老爷子,心中根本就接受不了。

“老家主,一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好奇这件事情,觉得剑秋少主是何等身份,怎么能去当一个普通人的仆人呢?可是后来,经过相处之后,我才知道,这位张公子,可不是一般人物!”

老妪说着话,本想说雪神宗的宗主,都被张扬收为侍女的事情,可是一想,这件事万万不能透露出去,不然的话,就连雪神宗,恐怕都要发难他们陆家了,当下含糊其词道。

“不是一般人物?”陆老爷子闻言,眉头不由皱起,目光不由看着张扬的背影,细细打量着。

“老家主,我告诉您一件事,您的心里就肯定有数了,前些日子,这位张公子,吩咐剑秋少主,当着数以万计的众人面,直接将刻有雪神宗禁规的镇山石给生生劈去了!”

老妪也是看了张扬一眼,想了想说道。

“什么?他这不是无事生非吗?”听到这话,陆老爷子顿时一惊,他曾经也是与冯家家主冯天扬分庭抗礼的存在,自然知道雪神宗那块刻有禁规的镇山石,对于这块镇山石,雪神宗可以说十分看重,再加上雪神宗的实力,足以抗衡大道宗,这让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老家主,我话还没说完呢,张公子让剑秋少主毁了雪神宗的镇山石后,雪神宗不仅没有怪罪,反而好吃好喝的招待了我们,而且从雪神城到咱们中荒城,少说也有十万里路,即便是最快的天舟鹰咻,都要飞行三天才能抵达,可是张公子,一人一剑,带着我们只用了不到一日时间,就赶回了中荒城,这般手笔,岂是寻常之人能够做到的?”老妪满心感概的说道。

听到这话,陆老爷子彻底震惊了,即便他曾经身为当世大能强者,都做不到这般地步,可是张扬一个看起来跟陆瑶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小辈,竟然做到了,这让他的心中难以置信,可是他一想到,老妪不会在他的面前说谎后,心中更是难以平复了。

“老家主,我再跟你说一件事情,不过这件事情,可千万不能对外人提及半字,否则的话,将会对我们陆家引来杀身之祸。”这时,老妪看着陆老爷子震惊不已的面色后,当下说道。

“哦?何事这么严重?”陆老爷子好不容易平复心情之后,面带疑惑的问道。

老妪小声的在陆老爷子耳边低语道:“家主可知,这位张公子前往雪神宗,所谓何事?不过您肯定是猜不出来,这位张公子,之所以去雪神宗,实则是让雪神宗的宗主,当他的侍女,而且更令人震惊的是,雪神宗的宗主,竟然还真答应了!”

老妪的这一番话,无异于霹雳一般,重重的轰在了陆老爷子的心头,一时之间,陆老爷子连脚都不知道该如何迈了,怔怔的站在了原地,老妪也发现了陆老爷子的失态,当下连忙提醒了陆老爷子之后,满脸惊骇的陆老爷子,才是反应过来,失魂落魄的向前走去,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只是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张扬的背影上,不知在想着什么。

“家主,这次剑秋少主之所以有这般底气,靠的并非是他的实力,而是这位张公子啊,这位张公子的来历十分神秘,恐怕不是我等能够想象的!”老妪边走边感叹道。

陆老爷子闻言,点了点头,老妪的这一番话,对于他来说,无疑太过震惊,即便是见惯了大世面的他,都一时间无法接受的了,在这般死寂的气氛之中,陆家一众人,也终于是迈进了中荒城的内城区域,所有陆家人都知道,这一次,关乎着他们陆家的生死存亡。

此时的中荒城之中,已经临近深夜,不过还有不少人在街道上走着,但是这些人大都是锦衣华服,毕竟中荒城的内城,居住的都是达官贵人,陆家这些破衣烂衫,直接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真是脏的要命,中荒城的执法呢?也不快点把这些低等人驱逐出去!”

一些自觉高贵无比的内城人,见到陆家一众走来之后,纷纷掩鼻躲避,生怕被沾之分毫,不过对于这般冷嘲热讽,陆家众人也早就习以为常了,只是陆剑秋的脸色,变得越发不好看起来,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意,让得那些嘲讽的人,全都闭上了嘴,不敢多言。

陆家大宅,在中荒城内城的东侧,在西侧则是冯家,中荒城的内城十分庞大,东西两侧距离徒步的话,都得需要一天时间才能走完,虽说这数百年来,中荒城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根据记忆,陆剑秋很快便是来到了陆家祖地所在之处,此时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占地面积十分广博的豪华庄园,气势十分宏伟,足以看出,当年陆家是有多么的鼎盛了,不过这倒也与现在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陆家残余相比起来,还真是一个鲜明的对比。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