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七百三十二章 杜宇之死

而刘娜听到陆清风的话后,整个人受到的震惊,甚至比季风波还要强烈,她一直以来,都是以张大师为为傲,更是将其视为自己的梦中情人,可是如今,她没想到,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那个青年,竟然就是人人望而生畏的张大师,这种巨大的落差,差点没让她震惊的一口气上不来,给晕厥过去。

就在来之前,她还想着带张扬来到这里,让一众大人物压的张扬透不过气来,好让其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是现在看来,她本身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在堂堂武道绝颠的张大师面前,又有谁敢称呼自己为大人物?又有谁配呢?

“难怪小蓉会一直处处的维护你,而你又对任何人都没有半点兴趣,老是一副老天老大,你老二的姿态,原来你是真的拥有独傲一切的实力,这世间,除了老天之外,又有谁能让你放下姿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此时的刘娜,忍不住摇头叹息,心中情绪莫名,她一想起之前的种种所为,简直就是蠢到了极点。

而木婉溪的一双美眸之中,却是精光闪闪,此时的她,一想起跟张扬第一次见面时,就从张扬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别人从未有过的独特气质,当时她怎么都说不上来,这种气质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来看,那是一种睥睨天下,莫敢不从的凌天傲气。

之前她还以为张扬说出那些种种惊人的话语,只当他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小屁孩,可没想到,连自己的父亲见了都要畏惧无比的陆清风,都在张扬的面前如此的卑躬屈膝,这一下,她终于明白了。

“张大师?你到底是谁呢?”

不过木婉溪毕竟对武道界的事情不太熟知,自然对于这个名头很是陌生,她看着张扬那傲然的态度,实在想不通,这个青年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底牌,能让的风波堂的门主,都如此尊崇。

不过,在场人中,脸色最为难看的,还是要数杜宇了,此时的他,不仅仅是脸色难看无比,就连心中,都是惊慌到了极点,他实在想不明白,张扬到底是谁,竟然能让得季风波的师父陆清风,都是如此的恭敬无比,可是,无论如何,他一想到自己先前对张扬说的那些威胁加嘲讽的话语,整个人都顿觉不好了起来。

至于其他人,一个个则是目瞪口呆,不明所以,他们谁都想不到场上局势竟然反转的如此之快,之前所有人都认为张扬已经被逼到绝境,无路可退,此时一想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仿佛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疼。

不过,他们震惊之余,也是非常的不能理解,这个穿着普通衣服,浑身上下加起来恐怕都超不过千把块钱的青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本事,能让得陆清风如此的恭敬对待?

“哦?这么说,看来你是知道我的身份了?”

张扬淡淡的看着陆清风,似笑非笑的说道。

“知道,当然知道。”

陆清风闻言,顿时苦笑一声,背后的冷汗如雨一般,将这位雄踞一方的大宗师强者的后背,都完全的浸湿了。

对于这个年纪二十来岁,又自称海州是他地盘的青年,他若是还不知道对方是谁,恐怕他们风波堂的下场,就跟前几天被灭了门的天巫教,没有什么两样了。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就应该知道,得罪了我的下场到底是什么。”

张扬说着话,忽然声音骤然变得冷厉了起来,说完,他的目光也是淡淡的落在了季风波的身上,没有任何情感的说道:“你这位徒弟三番两次对我出言不逊,甚至还大打出手,你说这事,该如何解决?不过,你若是给不了我满意的答复,那我只能自己解决了。”

陆清风闻言,心中顿时一沉,他心中非常清楚,如果这次不能让张扬满意的话,那么天巫教的下场,就是他们风波堂的明天,天巫教的实力,即便是他们风波堂都有些自愧不如,他可没有什么信心,去挑战这位当世绝颠,而对于天巫教的覆灭,他也是得到了一些准确的消息,乃是因为天巫教劫掠了张扬的好友,张扬才一怒之下,将天巫教上上下下彻底踏灭。

而现在,可不单单只是劫掠张扬好友那么简单了,这可是着着实实的将张扬本人给得罪了,如果处理不好的话,恐怕他们风波堂的下场,比天巫教来,好不到哪里去,怎一个惨字了得。

想到这里,陆清风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眼神中也是闪过了一丝阴狠之色,猛地转身,狠狠的一掌便是重重的抽在了季风波的脸上。

只听砰的一声,季风波整个人便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在这一股巨力之下,猛地向后倒飞了出去,足足倒飞了数十米远,才重重的摔落在地上,狂吐血不止,此时在看季风波的脸色,惨白一片,甚至连说话都虚弱到不能,很显然,这一掌即便要不了他的命,也得让其在床上躺上十天半月。

“张大师,劣徒冒犯了您,本应罪该万死,但我已经将他的一身修为尽数废除,我恳请张大师看在陆某人的面子上,能够放他一条生路,也放我风波堂一条生路。”

做完这一切,陆清风看都不看季风波一眼,便是直接转身,恭恭敬敬的对着张扬再度抱拳道。

而季风波闻言,本来就惨白一片的面色,变得更加死灰了起来,他此时已经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真气,已经被他师父这一掌给生生抽的荡然无存,真气消失,就代表着这个武者一身的修为也彻底消失,想要修炼,恐怕只有从头再来了。

不过,听到这里,张扬的眼神却从来都没有变幻过,一直都是淡漠平静,但是即便如此,对于陆清风如此果敢的态度,他还是多少有些诧异的,但也仅仅只是一瞬罢了,因为他知道,在他的威胁之下,如果陆清风不这么做的话,那么等待他们风波堂的,就只有灭亡,但是废了季风波的一身修为,恐怕比杀了季风波还要难受,所以张扬也点点头道。

“行了,还算你识相,这次我就不追究你们风波堂了,但是若有下次,可没有这么好运了。”

“多谢张大师海涵,陆某感激不尽!”

听到张扬松了口,陆清风的脸上,也才是浮现出了一抹喜色,他又怎能不喜?他们风波堂这简直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死里逃生如果还让人高兴不起来的话,那么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人高兴了,虽然他非常疼爱自己的这个大弟子,但是谁让他有眼无珠,招惹到了张扬的身上去,如果他反应稍迟一分的话,他可不会相信,以张扬的性格,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张扬一举杀了季风波倒还事小,徒弟没了再培养便是,可是张扬一但踏灭了他们风波堂,他们老祖宗留下来的百年基业,可就彻底的毁在了他的手中,即便以后下了阎罗殿,他都没脸去老祖宗面前交代。

“嘶!”

不过陆清风的话,听在众人的耳朵之中,却又是另外一番味道了,陆清风亲手废了自己的大弟子,竟然还要感谢罪魁祸首,这简直可以看出,陆清风对张扬的恐惧,已经忌惮到了极点。

而从侧面便是足以看出,眼前的这个二十来岁的普通青年,背后究竟拥有着多么恐怖的威慑力,不然的话,又怎么能将陆清风逼到这种境地?

而此时的杜宇,已经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张扬千万不要找他的麻烦,就把他当成一个屁最好。

张扬处理完了季风波的事情之后,目光也终于落在了杜宇的身上,顿时,让得杜宇整个人都为之一紧。

“你之前可是要我自己游回去的?现在你还敢不敢这么说了?”

杜宇闻言,顿时让他紧张到狂咽唾沫,当他听到最后一句话之后,整个人的身子都吓软了一般,噗通一声,便是跪倒在了张扬的面前。

“我我,都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您是大人物,才出言得罪了您,求求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如果您绕我一条狗命,您要什么东西,我们杜氏集团都会竭尽全力满足您的。”

此时的杜宇,是真的从心中惧怕了,他原本以为张扬只是一个任由他踩压的普通人,可是谁能想到,这简直就是一尊打死他都惹不起的大佛啊。

“哼,在这天地之中,还有什么是我张某人得不到的东西?若是我真想要的,你杜氏集团恐怕也给不了,既然你得罪了我,又给我不了我任何补偿,那你只能去死了。”

说完,张扬便是冷哼一声,眼神骤然一冷,连半点动作都是没有,杜宇整个人的双目,忽然失去了焦点,顿时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半点反应。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杜宇恐怕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此时,每个人看着地上横尸当场的杜宇,又满脸惊恐的瞧了瞧张扬,每个人都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发出一口。

虽然他们都没有看到张扬有所动作,可是他们知道,杜宇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就这样直接横死,这件事一定跟张扬有着很大的关系,可是没有人知道,张扬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在无声无息之间,就将杜宇置之死地。

不过在场的人中,也只有陆清风,对于杜宇的死因多少有些眉目,在方才,他能够隐约的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真气,从张扬的身上散发而出,直接打入了杜宇的脑海之中,将其生机尽数剥除,这般对真气控制自如的手段,即便是他,都根本无法做到,此一幕,顿时让得他的心中,对张扬的敬畏,更是由内而发了出来。

‘难怪传闻都说张大师横压天下,武道卓绝,光是这般平凡手段,就足以让我等难以企及,不知道张大师的修为,到底到了何等的境界啊!’

陆清风心中暗暗的叹息道,至于杜宇身死,对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死不死,与他何干?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