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七百四十四章 败云天!

“而当时位列云天榜第一的,便是谭天宗!他因嗜血好战,杀人无数,但凡有挑战他的人,都被其阴狠毒辣的手段虐杀致死,从此雄踞云天榜,无人能敌,世人送其名号‘败云天’,意思就是,云天榜之上的强者,都不足以与他一战,当真傲视群雄,纵横无匹!”

说到这里,傅地元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更是沉声道:“你们应该知道华国战神秦楚河吧?而秦楚河在他的面前,只能以晚辈自居,甚至当年秦楚河,都曾得到过他的指点,现在你们应该了解他的身份了吧。”

听到这里,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都充满了浓浓的恐惧,而薛清雨此刻一双美眸之中,更是光彩凝固,惊然不已。

她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苗衣老者,在上世纪中叶,竟然还有如此霸绝人寰的一面,他在五十年前就被奉为败云天,那么在五十年后,实力又该强横到什么地步?

“呵呵,既然你们知道了我的身份,那还不快滚?”

谭天宗冷喝一声,顿时宛若雷霆一般,滚滚的炸响在了众人的心头,这一下,让得一些实力稍弱的三宗弟子们,皆是忍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面色惨白不已。

而即便强如薛清雨等一众天骄弟子,也都被这一喝声震得面色惊骇,连连倒退。

宁惜月和傅地元苦笑的对视一眼,只能流露出了不甘之色。

很显然,谭天宗自然是知道寒冰灵魄的存在,而此时他这般样子,明显就是想一个人独吞了这寒冰灵魄,他们如今拿不到,也只能不甘咽下,毕竟在谭天宗的面前,谁人敢放肆?

霍九真的实力跟他们两人在伯仲之间,然而对方在一招之内,就被谭天宗生生斩杀头颅,寒冰灵魄虽然诱人,但他们可不想为了这宝物,而枉送了性命。

“走,赶紧走!”

两人再度对视一眼,便是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过身去,催促着众弟子们离开。

而这些弟子们,早就吓得两股战战,谁还想呆在这里?薛清雨也是混迹在人群之中,紧跟着宁惜月,希望谭天宗不要看到她。

“呵呵,看来我刚才说的话,你们并没有听见啊!”

忽然,谭天宗声音一冷,整个人骤然一步跨出,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再出现时,已然来到了众人的头顶上方,然后便是伸手一抓,直接冲着人群中的薛清雨抓了下去。

他方才一眼扫过人群之后,便是发现了冷玉薇和薛清雨这两个冰水属性的绝佳鼎炉,用来盛纳寒冰灵魄正好合适,此时他又怎么肯放任其自由离开?

宁惜月想要出手阻拦,可是谭天宗只需一震,她整个人便是犹如断线的风筝,倒飞而出,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之后,一口鲜血,便是狂吐了出来,再也没有了一战之力。

“师父!”

薛清雨看着自己的师父为了救自己深受重伤,凄厉的惨叫一声,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以她为周身的空气,却是完全的被封锁住了,她整个人仿佛处在了一片真空之中,只能看着谭天宗的枯槁的真气大手,冲着她狠狠的抓来。

就在薛清雨闭上眼睛,彻底绝望之际,就在这时,一道修长白皙的手掌,却是忽然从旁边探入到了真气囚笼之中,将她整个人揽住腰肢,给甩到了后方之中。

“唰”的一声,就在谭天宗想要将被封锁在空间中的薛清雨擒住之时,却是只见,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突兀的从旁边,毫无征兆的探入了进来,一下便是落在薛清雨的肩膀上,将薛清雨整个人给拖拽了出去,此时的薛清雨,只感觉浑身上下轻盈盈的向后飘飞而出,在她倒退的同时,一双美眸也是模糊的看见,一只不算多大的拳头,擦着她的脸颊,狠狠的冲着那冲她抓来的真气巨手,硬轰了上去。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传出,巨大的音爆声,顿时让得整个山谷都为之震荡,而在场众人的耳朵之中,也是传来了一阵翁鸣之声,而从两道拳掌硬悍之中散发出来的狂暴能量,也顿时向着周围席卷开来,将无数的花草树木摧毁殆尽。

“哼!”天空之上,谭天宗闷哼一声,连连的向后倒退数步,虚空之中也是留下了一连串的脚步影迹,当他目光落到下方拳头的主人身上时,整个人的脸上,也是充满了诧异。

“呼!”薛清雨险险的落地之后,整个人也是长长的舒了口气,先前满脸的绝望之色,才稍稍的有所缓解,能够在谭天宗那惊天一掌之下侥幸逃脱,她自然知道是有人在暗中相助,否则的话,光是凭借她的力量,想要在谭天宗手中逃脱,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当她美眸似水的朝着挡在她身前的那个人影看去之后,然而,却是看到了一张让她极其熟悉,又极其讨厌的侧脸,让她忍不住惊呼出声:“张扬?”

见此一幕,薛清雨原本还是一双柔情似水的美眸,顿时变成了满眼的震惊,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想到,把她从谭天宗手底下救出来的,竟然是张扬?这怎么可能?

在场的人中,不只是她如此震惊,就连其他人的脸上,都浮现上了浓浓的难以置信的神色,尤其是宁惜月和傅地元两人,他们的脸上,那震惊之色,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盛的多。

此时的两人,使劲的揉搓着眼睛,在他们看来,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不成?要知道,谭天宗可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就已经成为了华国武道界的第一强者,就连后来的传说境强者秦楚河,见了他都得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前辈,更是一出手,便在眨眼之间,就将天一教的门主霍九真瞬间秒杀,一身通玄的实力超凡入圣,称之为当世神话,都无人敢反对,可就是这么一个顶天立地的强者,悍然一击,却是被一个普通的青年给逼退了?这也太邪门了吧?

不过,在场的人中,却是只有冷玉薇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

“离我远点。”

张扬收回了拳头,看都没看薛清雨一眼,便是冷淡的说道。

薛清雨闻言,先是微微一愣,当她反应过来之后,便是带着满肚子的疑惑,乖乖的跟着宁惜月站在了一边,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知道,张扬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到底是凭借着什么力量,把她从谭天宗的手底下给救出来的。

“呵呵,有点意思,没想到我谭天宗纵横一世,竟然还有看走眼的时候。”

谭天宗凌空而立,衣袍滚滚,一双苍老却如苍鹰一般锐利的眼睛,牢牢的将张扬给锁定着。

“我原本以为,这群蝼蚁之中,最强的人也不过大宗师巅峰境界,可是没想到,其中竟然还藏着你这么个绝世高手的存在,可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呢。”

刚才张扬轰出的那一拳,看似平华无奇,可是直接将他震退了三步之多,虽说这其中张扬有着偷袭之嫌,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张扬确实有着非同寻常的力量,至少实力也在传说境之列,否则的话,光是凭借着一个大宗师巅峰,还不足以做到这般。

“是啊,我也没想到,罗霄山之中,竟然还隐藏着你这么个家伙存在。”

张扬的眼眸之中,也是露出了一丝玩味之色,在他的感应之中,谭天宗的实力,比起在江城遇到的顾洞溟,可是要强上不止一个档次。

当时的顾洞溟,才刚刚突破到传说境不久,气息和实力都还没有稳固住,根基不稳,而谭天宗却是不一样了,他早就迈入了传说境之中,而且侵浸了半载岁月,一身修为通天彻地,至少也已经到达了传说境中期的地步,远非寻常传说境强者可比。

从张扬自出道以来,谭天宗可以说是他遇到的对手之中,最强的一人了,即便是先前在剑湖山庄遇到的那黑暗裁决的复仇特能组,使用审判药剂之后,再联合出手,都未必及得上谭天宗一人。

此时的整个山谷之上,谭天宗和张扬两人隔空对话,让得在场的其他人,皆是只能站在原地干看着,却是一句话都插不进去,当然,即便能插嘴,他们也没那个胆子。

薛清雨更是满脸疑惑的看着张扬跟谭天宗高谈阔论,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可恶家伙,又怎么会在谭天宗的面前,竟然如此的气势洒脱,这哪里还是一个纨绔子弟啊?看起来明明就是一个能跟谭天宗一较高下的无敌强者!

“呵呵,我记得大约在五十年前,一个小子曾闯入罗霄山之中,久困不出,我见他天赋异禀,便是指点了一二,之后他的修为便是突飞猛进,当时我还以为,以他的天资,即便放眼华国武道百年之内,都是无人可比,可是我没想到,这世间竟然又出了你这么个家伙出来。”

“我想,你说的那人,应该是秦楚河吧?”

张扬闻言,淡淡的摸了摸鼻子。

“可惜啊,以秦楚河的天赋,放眼华国武道,确实鲜少有人能比,不过据我所知,他好像已经在三十年前,就被国外的一个势力给围杀的不知生死了。”

“哦?那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谭天宗闻言,也是微微的摇了摇头,接着道:“如此说来,这华国武道之中,除了那些不世出的老不死之外,恐怕就只有你一人能独当一面了吧?”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