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八百八十三章 林振山

张扬看着林欣,倒是也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真诚,或多或少的对林欣有了改观,只见他伸了个懒腰,从林欣的手中接过那张支票道:“五千万,还真是大方啊,好啊,那就谢谢你的肺腑之言了。”

见此一幕,林欣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欣喜之色,只要打发走了张扬,那么即便林奕再不同意,在林家的运作之下,也会乖乖的跟西北武家正式联姻的,不过再欣喜之余,她也是多少有些失落,因为,在爱情和金钱面前,张扬最终还是选择了金钱,不由得让她心中冷笑,呵呵,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终将抵不过物质。

然而,张扬接下来的举动,却是超乎了她的想象,只见张扬直接将那张写有巨额数字的支票,当着她的面,给生生的撕裂开来。

“你,你干什么?”

林欣又是惊喜,又是愤怒和不解。

“做什么?没看到啊?要不要我再撕一遍给你看看?”

张扬一脸人畜无害的说道。

“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你们这什么林家和那个什么武家,我到时候会处理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因为你今天的这一席话,放你一马的。”

张扬说完,再度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林欣了。

看到张扬着狂傲无比的样子,林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心中非常生气,可她也是十分好奇,到底张扬有什么能耐,能让他这么悠然自在。

毕竟没有人是傻子,在知道西北林家和西北武家的名头之后,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还要付诸于行动,这不是杀鸡取卵,自找死路吗?

她看不透张扬,最终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暗暗道:“唉,算了,等西北武家真不打算放过他的时候,到时就帮他一把吧。”

这时,紧闭多时的书房门,也在这一刻打开了,只见林奕一脸冷然的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张扬之后,脸上也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她知道张扬有能耐让她不用嫁给什么西北武家的大少,可是林家这样绝情的将她推出去成全他们西北林家的未来,这无疑本就让对林家没有好感的她,更加的寒心了。

“阿扬,林老爷子想单独见你。”

林奕心事重重的说道。

“哦,正好,我也想见见他。”

张扬起身,径直走进了书房之中。

此时的书房之中,一位带着老花镜的白髯老者,正坐在一张有些年头的木制书桌前,朝着张扬这边看来,虽然老者身上并没有什么气势发出,可无人敢小看于他。

张扬大刺剌剌的坐下之后,便是对着老者道:“林老爷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同时,张扬也是注意到了,在老者对面的坐着的,还有张扬在燕京见到的中年男子,程老。

看到张扬这副模样,还有他说话的语气之后,极其的傲慢,程老顿时冷哼一声,斜眼瞟了张扬一眼,不过林振山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份严肃之色。

他们不知道的是,张扬对他们的态度,已经算是再好不过的,这要是换做别人敢这么欺负到他头上来,早就将这屋顶给掀翻了。

“小伙子,你就是林奕正在交往的对象?”

林振山打量着张扬,语气严肃的说道。

张扬眉头一挑,理所应当道:“好像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我想奕奕已经跟你们说的够清楚了,既然知道,何须再问一遍呢?”

林振山见此,也是暗暗点头,之前的时候,程老就已经给他打过预防针了,他从程老的描述中,也是得知,张扬是一个非常狂妄的人,现在看来,真是比描述中还要更胜一筹啊。

“你们年轻人都是这么直率吗?既然你不喜欢拐弯抹角,那我也就痛快的直言不讳了。”

林振山话音一转,低沉道:“我想天行已经跟你说过,做我们林家的女婿,最低要求是什么了吧?”

说着话,他也是直接转过身,面对张扬,接着说道:“我西北林家,虽说在整个西北区域,算不上顶级的大家族,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辱的,而我林家的女婿,哪一个不是精英中的精英,走出去,都是备受瞩目的存在,身家过亿都是最低标准,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说到这,他的声音也变得严厉了起来:“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有自知之明,可你非但如此,反而扬言叫嚣着要来我们西北林家讨要说法,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意欲着什么?”

“我是林奕的爷爷,婚姻大事由我来替他做主,你来跟我讨要什么说法?你讨要的着吗?如果你以林奕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抱歉,我不同意。”

林振山掷地有声的话音落在了张扬的耳朵之中,虽然他的年纪已经八十多了,可眼神却依然凌厉无比,而且身上上位者的气势,在此刻也展现的淋漓尽致,全都倾压在了张扬的身上。

面对林振山如此咄咄逼人的气势,张扬却是淡淡一笑:“林老爷子,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想好了再说,你不过见我一面,怎就知道我做不到?我念你是林奕血亲的份上,不与你计较,可你也别太把自己放的太高,以免到时候摔得更惨。”

“还有啊,你林家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我又岂会在乎是不是你林家的女婿?既然不在乎,又何谈需要你的同意?”

张扬直视林振天,反唇相讥道。

在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如果林振天客气的话,他或许还不跟林振天直接挑明了说,多少敬他一分,可是现在,既然林振天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明显就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他又凭什么要敬着后者了?

什么西北林家,西北武家?惹得他不耐烦了,直接灭了便是。

林振山听着张扬话语中的嘲讽之意,眉头也是不由一皱,他活着了八九十年,什么人没有见到过,所以,他觉得自己看人的本事,也不会出错,当即便道:“小娃娃,就你敢跟我说出这番话来,足以说明你在你同龄人中,算得上名列前茅了,可是……”

突然,声音一转,冷然说道:“你光凭这些东西,是远远还不够的,虽然林奕跟我林家十几年没有交集,无论她承认是不是林家人与否,她都是我林家的女儿,她的婚事如何,也理应由我林家做主,想入我林家的门,你还不够资格!”

听到林振山沉凝的话后,张扬的嘴角却是一扬,似笑非笑道:“哦,既然谈到了奕奕的身上,那么我倒是想问一问林老爷子,你这十几年来,自己都承认没有跟奕奕有过交集,却还妄称奕奕的爷爷,而且还将奕奕推出去,成全你们林家的未来,我是真得佩服,你这脸皮厚的程度,估计都水火不侵了吧?”

“奕奕和她母亲,母女两人孤苦伶仃,她母亲靠着起早贪黑,卖些餐点,含辛茹苦将奕奕培养成人,她们饥一顿饱一顿的时候,不见你们林家人,她们被恶霸欺辱的时候,不见你们林家人,现在你们林家要去抱人家大腿了,缺一个漂亮的女孩当筹码,这时你们反而想到奕奕了,还什么西北林家,能与燕京八大家族齐名,你林家有什么脸啊,传出去不怕人家笑话?”

张扬说完,也是嗤的一声摇头笑了。

听到这话,旁边的程老眼神一怒,当即起身就要动手,林振山却是一摆手,制止了他。

林振山阴沉着脸,从抽屉中取出了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推到了张扬的面前道:“小伙子,年轻气盛固然是好事,可有些事情,知道可以,说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里有一张一亿的支票,足够你在燕京生活一辈子都无忧了,回去开一家公司,也能让你在你同学面前高人一等,而只要你离开林奕,这些钱就都是你的,如何?”

他十分自信,像张扬这么大的年轻人,看到一亿现金巨款摆在眼前,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他却是失算了,张扬看都没看支票一眼,反而目光冰冷的盯着他,而张扬接下来的话,也是让得他和身边的程老,脸色都是不由一变。

“老东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林振山闻言,也彻底勃然大怒,阴沉说道:“你说我什么?敢再说一遍?”

他们西北林家盘踞西北秦州百年之久,他更是身居高位,即便连西北天鹰门的大弟子李修涯,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的,即便连西北武家的武易风,也得称呼他一声林爷爷,哪曾有小辈敢这么跟他说话,不仅直呼他老东西也就算了,还敢说他活腻歪了?

“没听清楚啊,我说你个老东西活腻歪了,敢拿着奕奕当你林家未来的筹码,要不是看在你们都是奕奕血亲的份上,就凭你们也有资格在我面前说三道四?”

张扬一番话说下来,直指林振山道。

顿时,气的林振山吹胡子瞪眼,即便他的养气功夫再好,也终于忍不住大怒道:“你个小东西,你知不知道是在跟谁说话?我林振山今天能跟你坐在这里,已经是看的起你了,若是我想,早就将你赶出林家大门了,岂会让你安然的坐在这里?”

他活着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像张扬这么狂妄无礼的小辈,顿时气的直骂道。

“哦?是吗?那你可以试试啊。”

张扬闻言,脸色依然平静。

听到张扬的挑衅,林振山也没有丝毫犹豫,当即便是要吩咐人将张扬扫地出门。

他现在只是老了,可不代表他的脾气也跟着消了,只是学会了隐藏而已。

当即,便是回过了神来。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