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都市逍遥兵王

第九百五十章 先天之骨!

张怀义也是没有想到,一直被他没有放在眼中的攻击,竟然如此的凌厉,尤其是当他看到张扬嘴角露出来的那一抹冷笑之时,心中也是猛然一惊。

“怎么可能!”

正当他准备再度施展力量的时候,他的表情,也骤然僵在了脸上。

那一道金光巨掌,骤然横贯虚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直接将其身形吞噬而没,无尽的金色火焰,生生的包裹住他的身体,将其肉体,生机,以及神魂,全都炼化而去。

一掌灭地仙!

“地仙,不过如此。”

看着快速消失在空气中的张怀义,张扬负手而立,目光淡漠。

其实在他心中,还真以为地仙有多么的难杀,少说也得让他动用大虚无心经的大杀器才行,可是没想到,张怀义这个地仙,竟然败得如此干净利落,不过转念一想他也是了然了,虽说张怀义的实力已经是地仙初期的强者,可终究是刚刚步入地仙,对于地仙真正的力量,还没有参悟透,实力肯定是大打折扣,再加上张扬的实力早就远超半步人仙,张怀义败在他的手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嗡!”

就在这时,笼罩着张怀义的那团金色火焰之中,张扬仿佛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存在,旋即张扬便是手掌一探,直接将那异样的东西给抓在了手中,旋即,张扬的脸色就变得玩味了起来。

这竟然是先天之骨!

先天之骨,乃是只有步入了先天的强者才有,这道先天之骨,就跟佛家舍利一般,乃是修仙之人的本源之骨,坚韧无比,纵然张怀义的尸身已经被金色火焰化为虚无,可这道先天之骨,却还依然能够支撑下来,要知道,张扬的那火焰可是离天圣火,世间能与离天圣火相比的火焰,也只有渺渺数几,到现在张扬都是没有遇见过,可既然这先天之骨,能在离天圣火之下还没化成灰烬,足以说明,这先天之骨,不是什么凡物了。

只要有这先天之骨,张扬的实力少说也能再提升一个档次,毕竟这先天之骨可要比某些兵刃厉害多了,这可是地仙才有的东西,尤其是在地球这个地方,只要稍加炼制,就是一个神兵宝刃,虽说张扬很少会用武器,那只是没有合适的材料来锻造罢了。

“真是送货上门,服务到家啊。”

张扬摸了一把张怀义的先天之骨,便是直接将其收了起来,如果张怀义能够听到张扬这番话的话,一定会郁闷的吐血吧。

清扫完了战场的张扬,目光也是落在了远处早已呆滞的张自道的身上,此刻的张自道,早就被眼前所发生的那一幕给深深的震惊到了,尤其是他堂堂一个半步人仙强者,双腿竟然在打着颤抖,直到张扬收起了先天之骨后,他才是反应过来,一声悲呼,顿时响彻天空:“师父!”

可是他除了失神的跪倒在地,悲痛不绝之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知道,他师父的实力,那可是地仙啊,真正的地仙,无数人仙强者梦寐以求的无上境界,只要进入了地仙,那就从此脱离凡尘了,无数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但他师父却是做到了,按道理来说,以他师父地仙的强大实力,吊打一个半步地仙根本就不在话下,然而,被地仙视为蝼蚁的半步地仙,却是完成了史无前例的越级强杀,让他作为旁观者,看的是心神震撼,惊骇不已。

对于张怀义的死,张扬没有任何怜悯之情,对方为了从他手中得到长生之法,敢打上五湖星集团的总部大楼,去威胁林雨汐,光是这一点,张怀义都够死上十次的了,更何况张怀义还是打着济世为民的幌子,这无疑更让张扬心生厌恶,你要说自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张扬或许还不会引以为然,但你披着仁义的道德去行不义之事,这就人神共愤了。

如果张怀义一开始就来求他帮忙的话,他或许还真念在张怀义乃是华国武道界第一地仙的份上,帮他这个忙,可对方却仗着自己身为地仙,就胆敢从他手中抢东西,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不过现在一切已成定局,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张自道在悲伤过后,也是强忍着站起身,目视着张扬,这一下,让得张扬不禁莞尔道:“你这么看着我,难不成是想替那个老家伙报仇?”

对于张自道,张扬压根就没放在眼中,毕竟连地仙他都杀了,更何况是张自道这种半步人仙的了,张自道眼中的怒火,在这一句话之下,也顷刻间就熄灭了,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世人都说云天帝无敌于天下,以往我还不信,今日一见,实在震撼我心,我自知不是云天帝的对手,师父既已被你所杀,我也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行了,今天我心情好,放你一马,滚吧。”

张扬随意的摆了摆手,张怀义已经死了,而且还送了他一个先天之骨此等大礼,他要是赶尽杀绝的话,还真有点对不起人家了,再加上张自道这点实力,张扬压根就没看在眼里,也不怕对方会找他报仇,经过这件事,张扬也是明白,不能只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也是时候将林雨汐等一众女的实力,给提升上来了。

正如张扬所想,张自道闻言,并没有被如蒙大赦一般,反而心中越发的冰冷,想着要尽快提升实力,替他的师父报仇,张扬不把他放在心上的原因很简单,张自道现在的修为才是半步人仙,而他已经半步地仙巅峰,等张自道有了张怀义这般修为的时候,他的境界,早就不知道达到什么层次了,以张扬的性格,没有强大的底气,张扬是肯定不会留下这种后患的。

“既然来了海州,那就到处再看看吧。”

张扬已经将近快一年的时间没有出现在海州了,让得海州这片小城,仿佛已经渐渐的淡忘了还有张扬这么个人的存在,而且在海州,还是有着不少跟他有些瓜葛的女孩。

此刻警察局的门口,一群人熙熙攘攘的聚集在一起,耳边不时还传出一句‘快点去看看,竟然有个富二代向杨队表白呢!这下让我们队惦记杨队的大老爷们可都傻眼了!’

‘杨队这么漂亮,谁能娶了她,那就是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分啊,咱们快过去看看吧!’

两个年轻的小警察,匆忙的从张扬的身边经过,他们两人的对话,倒是让张扬眉头一皱。

难怪每天都冷清的警察局,突然变得这么热闹了起来,原来是发生了这么回事啊。

张扬也没有什么犹豫,直接跟在了这两个小警察的后面,一直来到了警察局里面的大院之中,来来往往的干事们,看到张扬之后,也仅仅只是抬了一下眼皮,就匆匆而过了。

此时,警察局的后院之中,早就被人给围满了,在地面上,还有一排用鲜花铺就成了心形图案映入眼目,一个年纪看起来,大概在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正手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单膝跪在杨若兰的面前,嘴唇上下蠕动着,好像在说着什么,而杨若兰的表情,却是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她三番五次的想要离开,可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让她一时之间抽身不出,只能无奈的站在那里。

“若兰,你知道嘛,我从小就喜欢你,今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天发誓,我周元,一辈子只喜欢你一个人,只要你肯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青年说完话,便是将手中的大束玫瑰花递在了杨若兰的面前。

周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也都跟着瞎起哄了起来,杨若兰一直都是他们警队的警花,无论走到哪里,都有追求者的存在,不过让他们好奇的是,面对一茬又一茬的追求者表白,杨若兰却是谁都没有接受,也没有看到她跟什么陌生男子走动过,这顿时让他们都有些不解了。

而这个叫周元的青年,有钱有势,而且看起来还挺专情的,如果杨若兰跟他在一起的话,一定会比找一个普通人幸福的多。

只是杨若兰双手环抱,看着周元手中的玫瑰花,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流露出来,本来脸色就经常冷冰冰的她,此刻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周元,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合适,我要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呢?”

这个叫周元的青年闻言,不为所动道:“若兰,你就别骗我了,这一年来,我一直都在暗暗的观察你,压根就没看到你跟别的男人走动过,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

说着话,周元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淡淡的微笑:“若兰,我知道我出国这十几年,让我们之间变得陌生了许多,可你只要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会努力的!”

他自始至终都不相信杨若兰有男朋友这句话,因为他早就打听好了,杨若兰一直没有男朋友,他才接近杨若兰的,这种事情,杨若兰能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他。

“周元,我从小就把你当哥哥看待,我们之间,即便有感情,那也是兄妹之情,根本不可能成为恋人的,所以还请你忘了我,去寻找属于你的幸福吧。”

杨若兰也是大为头疼,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毕竟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上面肯定又少不了找她谈话了。

“若兰,咱们十几年都没见了,你难道就这么狠心吗?宁肯编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对象来欺骗我,也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吗?”

周元的心中也是有些不爽了,毕竟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死乞白赖的求爱,若是不成功的话,指不定这群人在背后怎么笑话他呢,当他正准备上前去拉住杨若兰问个明白的时候,忽然,一道手掌便是抓住了他的手腕,让他身形戛然而止。

这一下,也着实让得周元脸色明显不好看了起来,他狠狠地转过头,想要知道到底是谁敢有这么大的胆子,阻拦他的好事,转过一看,却是发现一个青年正站在他的身边。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