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我和美女上司

小雪的身世

这时,说要吃口香糖,我摸出一个,塞到她嘴里。

发现王国园区分为六大景区,分别是疯狂小镇、神秘沙漠、金属工厂、魔法森林、传奇城堡和婚礼殿堂。

其中,每个小主题公园都融入了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地域文化的不同建筑,歌舞表演,商品餐饮,娱乐设施等,而且每个主题区都有一个故事线贯穿其中。

我们按次序游玩,当然,说是游玩,其实是3个大人陪一个小朋友玩。

李顺此时显得格外有兴致,一直拉着小雪的手,亲自陪同她游玩各种项目,我和四哥倒清闲了,除了观赏景物和节目,就是在旁边看小雪玩。

小雪玩的十分开心,不时尖声欢叫着,李顺此时也显得极有耐心,笑呵呵地陪同小雪玩。

我和四哥站在旁边,我目视前方,轻声对四哥说:“四哥,你怎么跟上李顺的?”

“跟踪悍马车跟上的。”四哥面无表情地说。

“哦……那今天。”

“我把车停在李顺住的地方门口,专门等他上车的,”四哥说:“我知道,他必定不会坐白老三送的车出来,果然……”

果然四哥说的和我猜测的一样。

这时,小雪嚷嚷说口渴了,要喝水。

我打开秋桐准备的小包,拿出水瓶,打开,过去给小雪,小雪“噗——”把嘴里的口香糖吐了出来,吐到了地上,然后接过我手里的水瓶开始喝水。

李顺这时低头看着小雪吐在地上的口香糖,眼神突然一亮,接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自然地弯腰下去,用纸巾把口香糖包了起来,边说:“哎——小雪,可不能随地吐东西啊,呵呵……叔叔把它捡起来扔到垃圾箱。”

说着,李顺往旁边的垃圾箱走过去,我没有在意李顺,继续看着小雪喝水。

很快,小雪喝完了水,李顺也回来了,然后带着小雪继续玩,我和四哥还是在旁边闲逛溜达。

小雪到底是孩子,只顾玩,一直没有认出带着太阳帽戴着墨镜留着络腮胡的四哥,当然,四哥一直没说话,小雪是很难认出的,就是我,也一时也认不出。

这时,四哥站在我身边说了一句话:“老弟,我告诉你一个事情,你听了不要激动,要沉住气。”

我说:“嗯……你说——”

四哥顿了顿:“到目前为止,我基本判断,小雪极有可能是李顺的孩子。”

虽然四哥刚才给我打了预防针,我一听到这话,还是吃惊地“啊——”叫了出来,然后猛地一转头看着四哥:“四哥,你……你说什么?”

四哥依旧面无表情,目视前方:“我是说,李顺极有可能是小雪的亲生父亲,小雪是李顺的亲生女儿。”

“这——这——”我顿时结巴了,四哥告诉我的这事情实在太让我震惊了,太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了,如此可爱的小雪竟然会是黑社会大佬李顺的孩子!我睁大眼睛看着四哥:“四哥,你……你说的是真的?真的?你……你怎么判断出来的?”

“因为我对小雪身世的了解,因为这一路上我听到的李顺和小雪的谈话内容,因为我听到的李顺和小雪谈话的语气和我从观后镜里看到的李顺的神态:“四哥沉声说道:“还因为,刚才我看到,李顺拿着那小雪吐出的口香糖,虽然是在走向垃圾箱,却没有仍进去,而是——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哦……李顺把小雪吐出来的口香糖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我吃了一惊。

“是的!”

“为什么?”我说。

“为什么?你说呢?”四哥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都让我心惊肉跳:“另外,还有一个故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如果没有今天李顺和小雪的谈话,或许我不会把这个故事和李顺联系起来,但是,到目前,我基本可以断定,这个故事的男主角,如果我没有说错,应该就是李顺……这个故事,和小雪的身世紧密相连。”

我看了看小雪和李顺,正在旁边玩得带劲,于是对四哥说:“四哥,这旁边有一个茶座,我们过去要杯茶,边喝边谈。”

四哥点了点头。

我和四哥去了附近的茶座,找了一个座位坐下,要了两杯茶水,在这里正好能看到李顺和小雪。

“四哥,快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故事?”我急切地看着四哥,心砰砰直跳。

四哥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看着我,声音平缓:“老弟,这个故事发生在2003年的冬天,当时,在医院附近的人,没有人不知道这事。”

四哥开始给我讲故事,我聚精会神地看着四哥,听四哥讲述一个发生在6年前的故事……

“6年前,也就是2003年的那个寒冷的冬季,那时已经是我在星海隐姓埋名安居的第二年,也是第三个年头……也就是我在医院门口开包子铺的时候:“四哥面部表情很沉静地说:“那阵子,在市人民医院妇产科爆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一个刚生完孩子不久的女子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突然就不辞而别失踪了……

“而那刚生下不久的孩子一时也没人知道去了哪里。在那女子失踪的第二天,又传出一条爆炸性的消息,那女子所生孩子的父亲,竟然是当地一高官之子,那高干子弟得知女子和孩子均突然失踪,疯狂癫狂,来到医院大闹一番,几乎就要将妇产科给砸了,在医院领导和某些头面人物的斡旋下,此事最终没有闹大,那高干子弟之后哀嚎愤怒着离去……

“此事的原委很快就浮出了水面,原来,这是一个官二代高干子弟和歌女的露水情缘故事,高干子弟在歌厅认识了一位艺人,也就是那位歌女,很快疯狂爱上了她,投其所好,为其大把掷金,疯狂烧钱,穷追不舍,金钱面前,歌女隐瞒了自己已经结婚有丈夫的事实,并隐瞒着自己的老公继续和高干子弟交往,很快有了身孕,自然这孩子是那高干子弟的,因为那位歌女的老公一直在外地,有一年时间没见到自己的老婆了……

“得知歌女有了自己的孩子,高干子弟欣喜若狂,发誓要冲破重重阻力和她结婚,歌女似乎也对这位官二代萌生了真情,答应生下孩子后就和他结婚……为了确保孩子顺利生下来,这位官二代一把甩出100万给歌女,承诺只要孩子生下来,这100万就归其所有,并会将其娶进家门……

“就在此歌女憧憬着嫁入豪门的美好人生前景,并暗自决定和老公离婚的时候,高官夫妇知道了儿子的风尘之恋,大为恼火,一个卖艺的歌女岂能成为自己家的媳妇?这也太丢自家的面子了?官二代被官一代父母狠狠训斥,并被派人看管隔离起来,不许和歌女再接触……

“在得知歌女有了孩子并确定孩子确实为自己儿子血肉的情况下,一心想当爷爷奶奶的官一代夫妇断然决定,要孩子不要人,再追加100万给那歌女,孩子生下来,留下孩子,让她带钱走人……歌女得知美梦破灭,大为羞恼,但是为时已晚,因为已经到了预产期……不得已,歌女只得在医院生下了孩子,是个女孩……

“官二代家人很讲信用,得知孩子生了下来,立刻就派人将200万送到了医院孩子母亲的床前,同时来人撂下一句话:孩子满月后,留下孩子,带着钱走人,从此再无瓜葛。此时,歌女可能被血肉和母子之情所打动,突然反悔,不要钱,也不再奢求嫁入豪门,只要求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但这要求被官一代夫人断然拒绝,放下钱后,同时暗中叮嘱医院人员监视好歌女……

“正在此时,歌女的丈夫从天而降,得知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还生下了孩子,愤怒异常,在将歌女痛殴一顿之后,在一个暴风雪的夜晚,用安眠药将歌女处于昏迷状态,然后趁医院值班之人熟睡之机,雇人将歌女抬进一辆车,带着200万和自己出轨的妻子悄然离去,临走之前,狠心的男人带着对绿帽子的满腔仇恨和对200万的无限热爱,将未满月的孩子扔进了医院门前的垃圾箱……

“从此,那歌女就仿佛人间蒸发,再无影踪,那被扔进垃圾箱的孩子大命不死,被在垃圾箱附近露宿的乞丐爷爷捡到并收养……从此,祖孙俩相依为命,以乞讨为生……后来听说那赔了钱又赔女人还搭上孩子的官二代疯疯癫癫来医院大闹了一次,接着也不知所终……

“这个命大的孩子就是小雪,爷爷带着小雪白天在医院门口乞讨,晚上就住在医院附近的屋檐下,小雪就是喝着我给做的小米粥,吃着我的包子存活的……

“今天,我突然听到了李顺和小雪的对话,根据李顺的话语内容和行为举动,结合以前我所知道的情况,我敢断定,那位官二代就是李顺……李顺就是小雪的亲生父亲,小雪就是李顺的亲生女儿……

“李顺一定是从小雪的面貌和神态里感觉到了什么,或者,是血脉的自然感觉让李顺不自觉接近小雪……同样,或许是因为血缘关系,让小雪在对李顺短暂的惧怕之后,很快就没有了距离,和李顺很亲热亲昵。”

说着,四哥又看了看正在附近一起兴高采烈玩耍的小雪和李顺:“李顺刚才之所以要捡起包起小雪吐出的口香糖,自然,他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是想用科学的依据做出最后的判断,为确定自己和小雪的父女关系排除最后的障碍……虽然他还没做DNA鉴定,但是我已经确定了李顺和小雪的关系……而李顺,此刻,他心中自然也是有数的。”

四哥的叙述让我心中震撼感慨不已,我睁大眼睛久久看着四哥,一时难以从突然降临的现实中解脱出来……

离线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