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巫蛊

第六四四章、花婆

隔着十多米的距离。

那双空洞的眼睛忽然布满了贪婪的光芒。

声音听起来非常地陌生。

根本就不是麻丝儿原有的话语。

我心中一惊,叫道:“麻丝儿……不,你不是麻丝儿,你也不是阴幽幽。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女子冷笑一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阴幽幽……你太自以为是了呢。”

我脑袋嗡地一声作响,开始有些发蒙。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从未表明自己是麻丝儿。

只是此人样貌、身形与麻丝儿非常地相似。

所以刚刚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我误以为就是麻丝儿了。

现在我可以确定,她并不是麻丝儿了。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她见到郭复的时候,没有任何波澜。

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郭复。

我道:“看来阴小花说过,在家主府邸见到过两个大小姐,看起来是真的了。你是巫女吗?”

阴无命也是一惊,嘴巴张开,半天才说道:“你不是幽幽小姐吗?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就是幽幽大小姐啊!”

那女子笑道:“阴无命!我也没有跟你说,我是阴幽幽啊!你也太自以为是了。”

连阴无命也被蒙在鼓里吗?

那女子目光跳过发愣状态下的阴无命,对我说道:“萧昆仑,巫女是谁啊,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我一直住在家主府邸,负责照看尸花的。我看你骨骼惊奇,所以我觉得你可以当尸花的花费。”

阴家家主府邸的养花人?

我不由地皱眉,听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

她仅仅因为我骨骼惊奇,就要拿我当花肥,世上岂有这样的道理呢?

我看着阴无命,问道:“你们阴家真的有养花人吗?”

阴无命摇摇头:“我不知道!”

我再看阴无涯与阴无寿,两人更是莫名诧异地摇头,皆是说道:“我不知道,竟然有人专门饲养尸花!不对,我们在这之前,根本不知道阴家有尸花!”

如果这骷髅三兄弟有表情的话。

我相信他们肯定一脸发懵!

自己在小仙境岛上住了这么多年,虽然偶尔会到陆地上去活动。

可是阴家府邸的养花人,却从未见过。

那女子笑道:“三位老爷都是办大事的人。对于我这种小角色肯定是不伤心的。虫王的脑袋虽然适合当尸花的花费。不过家主现在要跟他说话。我也只能忍住冲动,过一会儿再取他的脑袋了。”

听她话中的意思。

取我的脑袋,就像在菜地里摘西瓜一样容易。

我能感受她贪婪双眼背后,蕴藏的恐怖力量。

能够饲养尸花的人,就表明她可以承受强大的怨念。

一定是有强大实力的人,才可以完成的。

我笑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花圃园丁。那我就先多谢你了,让我脑袋可以在肩膀上多呆上一会儿。你真是世上最好的好人!”

那女子眼神又恢复固有的空洞,指着我身边的阿飞,道:“等你见过家主之后,我也会用你的脑袋当话费的。你这个少年的脑袋也不错。”

阿飞搭理都没有搭理那女子的话。

阴无命抱拳道:“不知花圃园丁如何称呼呢?你是我阴家的人吗?”

那女子道:“我的身份只有家主一人知道!我这么多年还是正常人的样子。我又怎么可能是你们阴家人呢!你蠢笨得很,看来你的脑袋不适合当花肥!”

阴无命连连点头,竟然不敢反抗。

阴无涯与阴无寿则是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

我道:“我觉得叫老妖婆比较合适吧。用人做花肥,叫做老妖婆再合适不过了。”

那女子恢复空洞眼神之后,并未生气,道:“名字只是个代号。你叫我老妖婆。我也不会生气的。可惜不能现在取你的脑袋当花肥了。”

“花婆!”通道之中响起了死人般的声音,“你又要弄花肥了。我们阴家的贵客,你就不要胡乱打主意了。”

那女子的外号叫做花婆。

而发出声音的人,正是阴双阳。

那花婆应道:“家主,他们有人识别出尸花。所以我就多说了几句话。花婆多嘴了。我马上带他们来见您老人家。”

花婆径直朝里面走去。

通道两边灯火幽暗。

还有各种岔路口,出现了很多的房间。

房间除了房门拉扣是银色的,其余皆是黑色系。

墙壁上偶尔会出现一些装饰的壁画,上面呈现出来的图案,也多是压抑恐怖的。

如果心理承受不够强大的话,在这里走上一回,晚上肯定会做噩梦的。

其中一幅壁画。

我与阿飞齐齐收住了脚步,不由地多看了一眼。

那壁画上绘制的大蛇,异常地充满了力量,用血红色的颜料点缀它的双眼。

分明就是一只巨大的腾蛇图案。

“大哥!”阿飞叫了我一声,并没有说出来。

我应了一声,也没有多说话。

这腾蛇图案给人的感觉,与黑煞虫墟腹地里的腾蛇图案,竟然非常地相似。

大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说阴家与黑煞之间,有某种千丝万缕的关系!

又或者根本没有关系。

只是因为阴家家主也非常崇拜腾蛇,毕竟腾蛇代表某种可以重生的力量。

阴家是长生世家,崇拜腾蛇倒也说得过去。

我与阿飞对视了一眼,接着往里面走。

走过一些台阶,七拐八拐,应该已经到了阴家府邸的深处了。

最终我同时闻到了两种气味。

一种是刺鼻的腐臭味,一种是沁人心脾的尸花香味。

花婆停在中间走廊中。

“左边是花房!右边是家主休息的雅居!”花婆说道,“你们先去见过家主,然后再到花房来当花肥吧。”

传出刺鼻腐臭味的房间,竟然是阴双阳的雅居。

我只感到翻江倒海,差点把胃里的苦水给吐出来了。

我要是长年累月活在这种地方,一定会选择自杀而亡的。

阴无命道:“花婆大人。家主的命令是,我们兄弟三人在门外等候。他会和萧昆仑谈一谈的。这个命令没有改吧。”

花婆冷冰冰地说:“没有改变。你不要着急嘛……总会见到家主的。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见家主,是不是想刺杀家主呢?”

阴无命一愣,随即拨浪鼓地晃动脑袋,叫道:“手下对家主忠心耿耿。又怎么会生出如此狂悖的想法呢?上一次还是我挡住了老二的冲动之举。”

阴无寿忙说道:“我是一时心急,所以才……其实我是中了‘命符’,才没有办法的。我对家主绝对是忠心耿耿的。”

花婆道:“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何必紧张呢。就算给你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家主动手的。你们虽是骷髅人,却没有一个有硬骨头的。”

话说到这种份上。

阴无命与阴无寿,依旧是笑脸相迎,压根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

真是可悲到了极致。

花婆道:“萧昆仑,听说你擅长蛊术,还擅长用一把大黑伞。不过在我家家主面前,你最好还是收起你那些小把戏。你再厉害,也永远追不上我家家主的。”

花婆言语之中,充满对阴双阳的崇拜之意。

我笑道:“花婆!我是来和阴双阳商量事情的。又怎么会打架呢。只要你不把我做成花肥,咱们之间就不会打架的。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刺杀阴家主的。”

到目前为止,花婆给我感觉,非常地古怪。

我总感觉她不正常。

说话不正常,举止也非常地不正常。

就好像一个病态的人。

她的这种病态,与阴家众人的变态又不太一样。

花婆满意地点点头说道:“那就好!”

我说道:“在进门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花婆可否替我解答呢?”

花婆道:“你可以问,至于回不回答再说。”

我问道:“麻丝儿究竟在哪里!还有,你为什么可以催动情蛊虫呢?那阴天卫之所以敢跟我挑战,就是因为知道你可以催动情蛊虫。你与苗疆终究有什么关联呢?”

那花婆空洞的眼眸收缩,忽然多了一股杀意。

这股杀意是发自内心深处,忽然涌现出来的。

好像在说,你萧昆仑知道得太多了,我不能留你在世上。

这股浓烈的杀意,一闪而过。

花婆说道:“萧昆仑,你的脑袋果然很聪明,的确可以作为花费。你猜到了很多事情。可惜的是,我不会解答你任何一个问题。你记住一件事情,麻丝儿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你虽然想办法压制住了情蛊虫,但是总有一天会被情蛊虫折磨死的。但是麻丝儿不会,她虽然变成骷髅人,可她可以保持着活下去的状态。”

这话里面,依旧带有浓浓的恨意。

看来,我猜得没错。

花婆的确与苗疆有很深的关联。

甚至麻丝儿出现在苗疆,也有可能与花婆有关系。

“花婆,你今天的话好像格外地多。是不是觉得舌头是多余的,不想要了呢。萧昆仑是我的贵客,你跟他说个什么话。莫非是想打听苗疆的事情吗?”屋内有响起阴双阳的声音。

花婆忙道:“我不敢!”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