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三界迅雷资源群

第四章 女友

这一夜,陆游做了个超级美梦。

梦中,他梦到自己凭靠这逆天的三界迅雷资源群,以及超级黑科技的霸道迅雷,一步步从平凡农村小子,超级逆袭,变成高富帅,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小游,起来了!跟老子下地去!”

正梦到缓缓脱下女神的衣服,露出那羊脂白玉的滑嫩肌肤,陆游全身血液流动加快,某个部位变成高高的帐篷。

突然间,一声沙哑的咳嗽声响起,与此同时,父亲陆天佑的声音也传入耳朵,直接让陆游迅速睁开眼睛。

咔嚓!

像是受到重力的玻璃,美妙的梦境彻底化作无数碎片,陆游双手抱住脑袋,发出一个无声的嘶吼,满脸颓丧,郁闷的几乎要去撞墙。

老爹呀,你什么时候叫人不好,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怎么着也等他把洞房圆了才行吧?

郁闷的坐起身,郁闷的穿好衣服,郁闷的下床,郁闷的刚要洗脸刷牙……

嗖!

突然,陆游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个闪身抓起枕头边的手机,快速指纹解锁,进入界面。

三界迅雷资源群里,未读消息99+!

陆游快速点开群组,发现里面全都是一群神仙聊天打屁,别看这些神仙被传说的三头六臂、无所不能,其实也和普通人没啥两样,喜怒哀乐,全都具备,聊起天来,一个比一个能侃。

随意翻了翻聊天记录,发现没有啥实质内容后,陆游迅速离开群组,点击进入迅雷里面。

他要看的,首先是自己的功德值,貌似昨晚睡觉迷迷糊糊忘了退出QQ和迅雷,不知道一晚上时间,消耗了多少功德值?

点开自己【大地飞鱼】的头像,看到里面的功德值后,陆游终于长舒一口气。

还好,一晚上挂机,消耗了两点功德值,现在剩余97点,这个数字完全在陆游接受范围内。

不过,当他想到一点功德值就是等于一百软妹币时,陆游刚刚长舒一口气的心顿时又紧绷如弹簧。

草你大爷的,这么算的话,岂不是一晚上挂机就等同于花了两百软妹币,坑爹的玩意啊!

陆游心中骂娘,再也不敢耽搁,迅速退出两个坑爹的软件,然后把数据图标也关了。

简简单单吃了个馒头就咸菜,外加小米粥,陆游和他老爹陆天佑扛着锄头又下地了,而目前江凤兰则端着一盆猪食,去猪圈里喂猪……

地里,锄着绿油油的谷苗,陆游的心思全然不在干活上,时不时掏出手机,进入群组。

今天的群里显得比较冷清,只有灶神和门神两位神仙在聊天打屁,内容则是有关于人界的。

说什么现在的俗世人心越来越浮躁,许多人已经不敬他们,这让他们的业绩日渐下滑,长此以往下去,真不知道怎么才好?保不准还会被革职,到时候只能另谋他就了。

陆游看的直撮牙花子,不过,貌似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太阳越来越高,接近中午十二点时,陆游和父亲陆天佑算是完成了上午任务,大汗淋漓的回家。

这个时间点,是大部分农民都选择的时间,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好几拨都是从地里回家的乡亲。

陆天佑笑眯眯和大家打招呼,只是,大家虽然也说着话,但看向他们父子的眼神都带着一种怪异之色,尤其是这些目光,大部分都落到陆游的身上。

一拨人是如此,连续两拨人,三拨人同样都是如此神色,陆天佑哪怕反应迟钝,也感觉到了不对。

至于陆游,从第一拨人怪异的目光开始,眼皮就缓缓垂下,一副淡定自在的模样,如果不是那紧握锄头手掌上面根根凸起的青筋……

这时候,从左侧田地里又走来四五个带着草帽,从地里回来的妇女,其中就有昨天见过的王庆丽。

当看到陆天佑陆游这一对父子时,王庆丽黝黑的面孔上,先是目光一闪,紧接着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哎哟,这不是我们南沟村的陆大学生么?哦,不对,现在应该是陆大名人才是?”王庆丽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在她的身边,几名妇女则面露讥笑,纷纷抱着胳膊站在周围看戏。

“王庆丽,你什么意思?”

陆天佑阴沉着面孔,向前迈了一步,看似微微弯曲的身子却将陆游很自然的护在后面。

身后,陆游低垂的眼帘注意到父亲这种动作,身体微不可查的一颤,却依旧默不作声。

他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岂能不知道农村妇女的彪悍?

农村妇女是豪爽、仗义、热情没错,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同样代表了泼辣、悍勇等词眼,如果不把她们惹毛一切都好说,可一旦惹毛了她们,这些娘们发起飙来,简直比男人都厉害十倍!

所以,当感觉自己理亏时,最为明智的办法就是躲避,任凭她们辱骂也好,嘲讽也罢,一切无视,总之,不要和对方讲理,因为她们性子起来,根本就蛮不讲理。

“陆天佑,你还有脸跟老娘这么理直气壮说话?”

王庆丽看见陆天佑黑着面孔质问自己时,顿时撒泼了,随手将肩膀上锄头扔在地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陆天佑的鼻尖,破口开骂。

“你问问你那好儿子,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王庆丽将手指转移到被陆天佑挡在身后的陆游身上,黝黑的长脸上,一双水泡眼外翻,冰冷讥讽之色毫不掩饰,说完还对着地面呸了一口。

陆天佑老实巴交的面孔上肌肉一阵跳动。

“哎哟,陆天佑,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你辛辛苦苦把他供上大学,可你这儿子倒好,竟然公然在大学强•奸人家女孩子,真是有够给我们南沟村长脸的!”另一个妇女开口,满脸冷笑。

“可不是嘛,现在全村人都传开了,说你陆家人有种,不仅老子年轻时厉害,现在儿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又有妇女说道,脸上挂满嘲讽。

随后,四五个妇女如同开了嘴仗,噼里啪啦,叽叽喳喳,指着陆天佑、陆游父子二人一阵开炮,不断飞溅的唾沫星子几乎要将父子二人淹没。

而正中心位置,陆天佑则气得浑身不断颤抖,脸色黑的几乎能滴下水来。

“够了!”

突然间,一声低沉的咆哮从人群中央炸起,吓了所有人一跳,辱骂声戛然而止。

原本一直低着脑袋的陆游不知何时已经抬起头,那张向来温和如风的脸上,神情冰冷如铁,像是一只沉睡中苏醒的睡狮,让人莫名有一种畏惧感。

尤其是对方那双漆黑色眸子,锋芒刺骨,犹如一双尖刀,但凡被其视线触及的人,都不敢直视。

而就在王庆丽等一群妇女发呆之时,陆游已经一把抓住父亲陆天佑的手臂,直接撞开发呆中的王庆丽,大步离开,转眼间就走出十几米远。

而直到陆游父子离开许久,一群妇女方才从发呆中恢复清醒。

“我干你娘的,小兔崽子,既然都做了,还怕别人说!”

“有胆做没胆子承担,孬种!”

“这种小王八犊子,怎么不去坐牢呢!”

身后,跳脚大骂的咆哮声传来,陆游直接无视,拉着父亲陆天佑的手腕低头疾步走着。

突然,陆游发现父亲停下脚步,疑惑回头,却发现陆天佑黝黑的面孔上,一双眼睛直盯盯看着远处。

陆游好奇回头,便看到不远处路边的一颗垂柳下,站着一个俏盈盈的身影。

女子年龄和陆游差不多大,也是二十三四左右,相貌秀丽,身高大约一米六五左右,高挑修长,上半身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卡通短袖,饱满的胸部晃人眼帘。

下半身则穿着一件七分牛仔半裤,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紧身牛仔裤包裹着一双翘臀,前凸后翘,身形曼妙玲珑,原本八十分的容貌被这般身材衬托,硬生生拔高到九十分标准。

“晓霞!”

看见不远处俏盈盈站着的女子,陆游原本充满暮气的眼眸稍微露出一丝神采,而父亲陆天佑则用手拍了拍陆游的肩膀,对远处女子咧嘴一笑,悄无声息走了。

陆游迈步走过去。

眼前出现的这个女子叫刘晓霞,是他曾经的高中同学,又是附近邻村人,关系自然亲密。

只不过,当年刘晓霞成绩远远比不上陆游,所以,陆游考上了云省理工大学,而刘晓霞却只读了专科,现在凭关系在县城一家高档酒店上班。

陆游被学校开除后,一次无意间的机会,在县城遇到了刘晓霞。

当年陆游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仅是学霸而且相貌俊逸,性格温醇,不知道是多少学妹的梦中情人。

刘晓霞也是其中之一,当再次遇到陆游后,尤其是得知陆游现在还是单身一人,刘晓霞便发起了猛烈倒追模式。

原本陆游是没心思的,但自从被学校开除回家后,看到父母亲那苍老的面孔,耳边缕缕白发,微微驮着的脊梁,尤其是当得知陆游被学校开除,二老只问了句:可是按本心所为?

当陆游点头后,二老一句责备也没,反而和颜悦色安慰他。

偶然间的一次,陆游父母看到了陆游和刘晓霞在一起,身为过来人的他们一眼就看出刘晓霞对陆游的爱慕,所以便催促陆游如果感觉合适,就早点结婚吧,反正年龄也不小了。

在农村,二十三四的小伙子,结婚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看着父母为了自己一生受累受苦,一道道皱纹爬上面孔,原本挺直的脊梁逐渐弯曲,陆游心如刀绞,满心愧疚。

原本,这个家最大的希望就在他身上,为了供他上大学,父母起早贪黑,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一年唯有过年时候才能吃顿肉。

可他还是辜负了二老这么多年的期望,再次看到父母那双渴望的眼神,再加上心灰意冷,陆游不忍心让二老再次失望,点头就答应下来。

“陆游,我已经和我父母说过了,他们答应你家的上门提亲!”

茂密的垂柳之下,刘晓霞上前亲密抱住了陆游的胳膊,秀丽的俏脸上满是浓浓兴奋。

“真的啊?”陆游微笑。

“嗯嗯!!”刘晓霞快速点头,旋即面露一抹迟疑之色,为难道:“只不过……”

“咱们现在都马上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陆游伸手揽在了刘晓霞柔软的腰肢上,轻轻摩挲。

“那我可就说了哦,前提是你不能生气!”刘晓霞大眼睛忽闪忽闪,灼灼盯着陆游的面孔,甚至都忽略了陆游在她腰上摩挲的手指。

再看到陆游和煦如风的面孔时,刘晓霞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十万八,我父母要最低十万八的彩礼!”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