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替嫁甜妻:萧少狂宠101次

第2章 被嫁人了

直到佣人给林夕微泡茶,她才收回目光,实在是想不起来,既然想不起来就不再去想,免得一会头疼。

林夕微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喝茶,刚刚喝完一杯,宋渊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袋文件,后面还跟着两个人。宋渊将文件递给她。

“先看看吧!”萧老爷子发话了,声音浑厚,带着威严,让人不容拒绝。

林夕微看了看他们,接过文件,里头是一叠文件,最上面的两本红本本赫然醒目,她皱起眉头,心头凸凸直跳,按下心里头的不安,打开结婚证,落入眼帘的是她跟一个陌生男人的合照,领证日期是上个月。再看那叠文件,竟然是模仿她的笔记签下的文件和债务。要不是她没做过,还以为真的是自己签的。

“这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签过这样的文件,这些应该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林夕微虽然这么说,却没几分底气,心里直打鼓,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水润的双眼望着萧老爷子。

“苏阡霁私下改了标书,使得苏氏竞标失败,欠下萧家五千万,我拿这五千万当聘礼跟苏家联姻,原以为苏绍儒会把掌上明珠苏阡言嫁过来,结果他们把你嫁过来了,这些都是苏绍儒亲自找人办的。知道他们把你骗回国,我就先请你过来了。至于有没有法律效力,这位是余池生,余律师,是我的法务顾问,你有什么疑问可以问他。”

老爷子发话了,余池生给林夕微递了张名片,笑了笑。“林小姐,合同和文件你都看过了,别的也许跟你没有关系,当然这还的看你请的辩护律师的能力。但这结婚证却是实打实的,具有法律效力,虽然你不在场。”

林夕微苦笑,看萧老爷子平静的笑容,他肯定是故意的。别的不说,就这结婚证就够她闹心的了!就算她现在回家大闹一场,也无济于事。文件上有苏绍儒的亲笔签名,林夕微想不承认都不行,他居然要她代替苏阡言嫁进萧家!

心灰意冷的林夕微冷笑,“我说他怎么转性了,从来不承认我是他女儿,这次居然急冲冲把我叫回来。”林夕微攥紧手里的文件,颇为咬牙切齿地问:“如果我要离婚呢,你们总不能拦着我离婚吧?”

余池生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文件,“那你个人就需要偿还八千万的债务。”

“苏家不是欠五千万吗,怎么会是八千万,高利贷呢。”林夕微不淡定了,不觉提高了音量,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萧老爷子低低笑了两声,心想这脾气还真像。“丫头,那些是精神补偿费。”

“他金做的要三千万补偿,人都没见过。”林夕微毫不客气的夺过余池生手中的婚前协议书。书上写了林夕微嫁给萧祁寒五年内不得离婚,否则赔偿精神损失费三千万……这苏绍儒摆明了不给她有反悔的机会。

“你进萧家的门,萧家自然不会亏待你,婚内的这五年里,每年我都会过户你名下一套房产,每个月也有20万供你日常开销。而且你平时生活并不受限,只要照顾好祁寒就够了。五年后你们俩随时可以解除婚姻关系,我绝不会干涉。人前你是萧家大少爷萧祁寒的妻子,人后那是你们两自己的事,没人敢插手的,至于其他,有我老头子在呢。你大可以放心。”

“有这么好的事?要有这么好,为什么苏阡言不嫁过来?”林夕微可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这种事,况且真有这么好得事,以苏阡言那不甘落后的性子绝对不会放弃嫁入豪门贵族的机会,怎么都轮不上她,反常必有妖。

“传言萧家大少爷在八年前因车祸容貌尽毁,双脚残废,是个废人,是萧家的弃子。”

“那实际上呢?”刚才她可是看到照片的,怎么看都不像容貌尽毁,只怕真人会很加让人移不开眼。

“你亲眼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萧老爷子对林夕微越看越欢喜,不禁跟她开起了玩笑,逗逗她。

“就算是传言,苏阡言也不会就这样放弃吧。萧家,这可是萧家啊,长宁市数一数二的贵族世家,多少人想进都进不了,她会不嫁?萧大少该不会还有什么隐疾吧,比如不行,同性?”

“咳咳咳……”萧老爷子被茶水呛了,一阵猛咳,她连忙给他拍背,让他顺顺气。接到宋渊责备的目光,林夕微不自然的摸摸鼻子,老实地坐在一边。

老爷子好不容易顺气了,指了指促狭的林夕微,带着几分无奈,解释道:“听他们打听回来的说苏阡言看上老二。”

老爷子这么说,她就明白了,一个弃子当然没法和炙手可热的候选人相提并论。

林夕微盯着手中那份烫手的协议,五千万对于他们而言也许只是一笔生意,一句话,一个签名,可与她来说,那是天文数字。

萧老爷子默默地看着她,也不急着催促,清茶一杯接一杯。见她犹豫、思考、算计、衡量……

直到一壶茶见底了,他才问:“丫头,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能说不吗?”

萧老爷子摇头,到手的孙媳妇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了。

“那我还有的选吗,本来我就爹不疼舅不爱的,苏绍儒和叶雅云联合把我给卖了,老爷子您又不想吃亏,我还能怎么办。别说八千万了,五千万估计我这一辈子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我手里自己挣的,加上我妈走时留给我的,满打满算也就50万,都不够你们塞牙缝。”而她更知道,这笔钱,她哥哥也还不起。

这话惹得他们一阵笑声,林夕微白了萧老爷子一眼,认清事实。与其垂死挣扎,不如将利益最大化,可不能白白让自己吃亏了。每年一套房产呢。

她认认真真地审阅这份婚前协议,除了那个五年协议,其余还真的不苛刻,正如老爷子说的,这哪里是婚前协议,简直就是雇佣合同,只不过换了名,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照顾某人饮食起居,人前扮演大少夫人而已。

这么想,林夕微心里舒坦了些,再三和余律师确认,又和老爷子提了要求,老爷子都爽快的答应了,这才心一狠,咬牙签了协议。

“这两天你先在这休息,等后天荣哲会过来接你,带你去景园。你的行李,一会下人会送去你的房间,有什么需要直接问他们要,把这当自己家。”

林夕微颇为无奈地点点头,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人就感觉十分疲惫。坐了一天的飞机,说不累那是骗人的,何况一下飞机,还来不及休息就被人带到这里,又是惊又是吓的。现在她只觉得浑身无力,跟着下人去客房,顾不上吃东西,关上门,一沾床,倒头就睡。

安顿好林夕微后,萧老爷子和宋渊在院子里下棋,一颗白子落下,“老爷觉得微丫头怎么样?”

“变化挺大,不过懂进退,举手投足也有规矩,曼青养了个好女儿。不过还是小时候肉嘟嘟的可爱。”一颗黑子落下。

“您这么算计她,不怕她日后知道了,跟您翻脸?”白子落下。

萧老爷子皱起眉头,手指夹着黑子,半天不动,冷笑道:“这话你就说错了,可不是我算计她,是苏绍儒急忙忙的把她推出来,我当初说以五千万当聘礼,苏家嫁个女儿过来,可没指名道姓的要哪个女儿,不过也好,本来我还想着要不要直接把微丫头要过来,这样也省的我再开口。那苏阡言不合适,挑三拣四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黑子终于落下。

宋渊摇摇头,“我输了,您是算准了叶雅云舍不得把自己女儿嫁给大少爷,必定会让微丫头代替苏阡言,才故意逼苏绍儒。”他开始收拾棋子,“五年时间,大少爷能喜欢上微丫头吗?强扭的瓜不甜,万一到时候微丫头先动心了,怎么办?”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况且两人还朝夕相处,五年都拿不下一个女人,那我可以考虑换个接班人了。唉,他心心念念的小丫头!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那个姓木的女人进萧家的大门,什么货色。”老爷子嗤之以鼻,十分不屑提起那个人。

宋渊摇头无奈的笑了笑,老爷子看人一向很准,就他们调查的资料来看,她确实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能短时间内笼络萧家大部分人,怎么可能简单。他不禁有些期待微丫头和那个女人碰面的情景,这个家终于要开始热闹了。

长宁市天气多变,昨天还是烈日炎炎,今天就有些沉闷,天边灰蒙蒙一片,似乎随时会下雨。足足睡了一天的林夕微终于起来了,闲来无事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清冷如水的眼眸里带着些许疲惫,回想昨天的事,感慨着自己就这样被贴上已婚人士的标签了?要说不恨,那不可能,平白被家人算计,被卖给了萧家,任谁都无法接受。五千万,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瞒过哥哥的,到现在都打不通他的电话。

离线